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43章宝宝,你说我是你的谁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43章  宝宝,你说我是你的谁

    秦墨池手里的烟都吓掉了,深邃的眸子深深锁住向晚歌。

    “我没喝酒,也没发烧。”向晚歌跳上去,一把搂住秦墨池的脖子,“你明知道我喜欢你,装什么傻呢?”

    “放开。”

    “不放。”

    “……”

    向晚歌才不怕他,“你再叫我放开,我就喊人了,告你非礼。”

    她刚泡过澡,全身上下都粉嘟嘟的,小脸更是嫩得一掐一把水。

    整个人还使劲往秦墨池身上蹭,干脆甩了拖鞋,直接站到对方脚背上。

    一丝淡淡的女儿香就那么肆无忌惮的钻进秦墨池的鼻腔,他眼眸一暗,双手猛地扣住了向晚歌的腰。

    他声音低哑,危险的靠近:“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向晚歌迎上他的眸子,从他眼中看到了那个渺小的倔强的自己。

    “池舅舅,我马上就二十岁了,你觉得,我还不能为我自己负责?”

    “你当然能。”秦墨池心说,你不仅能,你还主意大得很,把一票大人都耍了一遍。

    向晚歌嫣然一笑,“那你还在等什么?别告诉我你真的有隐疾。”

    话落,她的手顺着他的胸膛,游蛇一般钻了进去。

    秦墨池脸色一变,猛地弯腰抱起她,砰的一声把人抛到了床上。

    向晚歌咯咯笑起来,像个可爱又可恶的妖精。

    “记住,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向晚歌的回答是突然扑上去,直接跳到他的身上,火辣辣的吻上他的唇。

    秦墨池的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不疼,只是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他们激烈的亲吻,就像所有爱到极致的男女那样,彼此纠缠着,交付着。

    当秦墨池进入的时候,向晚歌痛并快乐着,无限的满足。

    男人压抑的喘息和女人柔媚的娇吟绞着,伴随着窗外淅淅沥沥的秋雨,渐渐融入漆黑的夜。

    迷迷糊糊之际,向晚歌听见有人在她耳边动情却又不失温柔的喊她--“宝宝……”

    …

    也不知是晚上几点,向晚歌醒了,饿的。

    晚饭没吃,又跟某人那么运动了一番,不饿不可能。

    她醒来的时候秦墨池也是醒着的,开着他那边的台灯,正在看书。

    向晚歌毛茸茸的脑袋往他怀里钻,抱住他的腰,明明很饿,却不想睁眼,嘟哝道:“饿了,好饿啊。”

    秦墨池放下书,在她头上揉了揉:“饿了就起来,下去吃。”

    --手感不错,以前看见齐非揉的时候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嗯,以后这颗脑袋就是三爷的了,别人不许碰。

    向晚歌耍赖:“不要,不想下去。”

    “身上还痛?”

    被窝里的人身子一僵,滑腻腻的娇躯随之就贴了上来,“就是不想起,床上吃不行吗?”

    以前当然不行,谁见过在床上吃饭的?

    不过现在嘛……

    秦墨池拨开向晚歌脸上的头发,看着她明明害羞却努力洋装淡定的模样,心脏募地一软,一切坚持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实在没忍住,又俯身擒住那两片丰润的红唇狠狠吻了一气,直吻得两人心脏发热差点又擦枪走火才罢休。

    “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秦三爷翻身下床,快速套了一套家居服。

    向晚歌双眼冒星星地盯着他那双长腿瞧,忍不住捧着连发花痴:“我家池舅舅真是帅翻了。”

    秦墨池忍不住勾了勾唇。

    “耶,你笑了喂,你是笑了吧?我看见了。”

    “别闹,齐非先前回来了,正在休息。”

    “ok!”向晚歌调皮的比了个手势,赶紧催他:“快去拿吃的,我快饿死了。”

    家里的佣人这会儿都休息了,秦墨池径直去了厨房。

    他和向晚歌晚饭没下来吃,家里的佣人很识趣的没有打扰,还很贴心的留了几个菜在锅里温着。

    正在给向晚歌热牛奶,齐非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了,看着他家老大的举动暗搓搓地笑。

    “想说什么直说。”

    齐非咳了两声,“老大,您老人家把我一脚踢开,原来是因为……呵呵,其实这种事儿,作为你的得力跟班,我怎么会反对呢?我不仅不反对,我还会助攻呢。”

    秦墨池把牛奶放进托盘,又取了碗筷,“说完了?”

    “啊?没啊,还有最重要的一句。”

    “……”

    “祝老大和小晚晚从此情比金坚,永浴爱河。”

    秦墨池端着托盘转过来,齐非赶紧让路。

    见秦墨池就这么端着托盘上了楼,齐非惊悚了。

    虽然他在非洲多耽搁了一段时间,但是,也不过个把月啊,怎么三爷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呢?

    竟然亲自下楼找吃的了,还端进了卧室,这都不说了,他竟然没有第一时间问非洲的情况,太吓人了。

    向晚歌心满意足的吃了宵夜,喝了一杯热牛奶,去漱了口回来,站在床边不动了。

    秦墨池一看她咕噜噜的眼睛就知道她又要搞怪,“还不睡?”

    向晚歌绞着手指头故意问:“我睡哪?”

    “客房。”

    “什么?”向晚歌怒了,后果很严重,猛地扑过来,贱手就跟滑溜溜的蛇一样,一下子就钻进了秦墨池的胸膛,摸到那一点,狠狠抠了一下。

    秦墨池脸都绿了。

    世人眼中的秦三爷,狠绝,冷酷,算是豪门中的异数。

    谁曾想,已经三十二岁的他,多年的冷酷模样就在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女人手里崩了盘。

    “向晚歌,你给我放手。”

    “不放,谁让你睡了就想跑的?”

    “放手,向晚歌。”

    “死都不放。”

    “……”

    “叫声宝宝听听。”

    “……”

    “那会儿你都叫了。”

    “……”

    “不叫就不叫,那我就不放手。”

    秦墨池压着嗓子:“小东西,看来你需要一点教训。”

    男人高大的身体猛地压了过来,向晚歌傻了。

    不要啊,又来?

    “秦墨池,我开玩笑的,你看我都已经松手了。”

    “已经晚了。”

    “靠,你都摸我,我摸回来有什么不对?”

    男人一把勾住想要逃走的小妖精,“还有,在我面前不许爆粗。”

    “靠,你是我的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哎哟,这不要脸的得寸进尺哦,好羞涩。

    男人紊乱的喘息渐渐响起:“宝宝,你说我是你的谁?”

    “谁啊,啊,当然是,是……”

    “是谁?”

    “池舅舅啊!”某个小女人坏心的说,结果就惹来男人更加猛烈的索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