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41章秦墨池,我以身相许如何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41章  秦墨池,我以身相许如何

    向晚歌站在厨房里,看着擦拭的锃光瓦亮的锅碗瓢盆,顿时不知道手脚往哪里放了。

    佣人很贴心的提醒她:“向小姐,先生不吃葱蒜香菜,姜少许,麻辣味不喜,咖喱不喜,芥末不喜,胡椒适量,糖适量……”

    向晚歌怒了:“那他到底吃什么?”

    佣人:“除了动物内脏和羊肉,先生不挑食。”

    是不算挑食,就是难伺候而已。

    佣人:“冰箱的东西都是先生爱吃的,您可以随便取用。”

    “知道了。”向晚歌挥手赶走佣人,又关上门,掏出手机,暗搓搓的找度娘去了。

    秦墨池看了看厨房的方向,上楼进了书房,也掏出手机,给江谨言拨了一个电话。

    “没有异常……嗯,在我家……”

    一个小时后,向晚歌的晚餐出炉。

    秦墨池已经坐到餐桌旁,摊开了餐巾。

    向晚歌首先端出了两碗……嗯,白米饭。

    “嘿嘿,中餐,你懂的。”

    秦墨池挑眉。

    第一道菜,凉拌西蓝花,只放了盐和香油,切了彩椒丝拌在一起,还别说,至少从视觉上来说,这道菜品相很不错。

    第二道菜,炝空心菜,好吧,好像炒老了。

    第三道菜,鲫鱼豆腐汤,汤挺浓白的,向晚歌很不好意思的斗虫虫:“好像盐搁多了,你吃豆腐,豆腐还成。”

    第四道菜,也是最后一道菜--蒸鸡蛋羹,当当当!

    向晚歌隆重推出:“我跟你说啊,我唯一拿手的就是这鸡蛋羹,绝对细嫩爽滑,叫你吃了还想吃。”

    秦墨池眉毛一皱:“没了?”

    “没啦!”向晚歌摊摊手,四道菜呢,差点要了姑奶奶的老命了。

    秦墨池的视线在餐桌上嫌弃的扫了一遍,“我家没肉?”

    “有,我不会弄。”

    其实她弄了,本来打算来个孜然牛肉的,谁知……反正那锅牛肉现在在垃圾桶里呆着。

    秦墨池拿起勺子,伸向向晚歌隆重推出的鸡蛋羹里,挖了一勺子,送进嘴里。

    秦墨池一愣。

    “怎么样?”向晚歌巴巴儿地看着他:“是不是很好吃?一定很好吃,看你都恨不能把勺子都吞了。”

    秦墨池咽了鸡蛋羹,在向晚歌期盼的目光中终于点了点头。

    “还行。”

    “欧耶,我就说嘛,那你就多吃哈。”

    秦墨池把鸡蛋羹端到跟前,默默吃起来。

    向晚歌傻眼了,有那么好吃?

    吃完了,秦墨池才擦嘴道:“以前在美国的时候,我也常这么弄。”

    “啊?”向晚歌再一次傻眼。

    秦家三爷,国外留学就吃鸡蛋羹?

    秦墨池对此却并没多解释,叫来佣人,吩咐下去重新做饭。

    向晚歌很不好意思:“还是等你有空我再请你吧,我知道几家很好吃的餐厅,你绝对没吃过。”

    “不用了,下次你再蒸碗鸡蛋羹就可以了?”

    “啊?”

    …

    佣人很快就重新做了一桌子好吃的,向晚歌吃得心满意足。

    “喂,秦墨池,我忘了跟你说一件事?”

    “……”

    “今天在医院我碰到一个女人。”

    秦墨池手一顿,这丫头的反射弧敢不敢再长点?

    “怎么?”

    “也没什么,就是感觉很奇怪,她好像认识我似的,我是个警察嘛,对人的表情和眼神还是颇有研究的。”

    “嗯。”

    向晚歌偏着头,好似无意识道:“现在想想,我的眼睛跟她还挺像呢。”

    “这个世界上长的像的人很多。”

    “也是,也许我跟她有缘。”向晚歌很快乐的把这个话题抛开,望着秦墨池:“我今晚要回去陪妈妈。”

    这淡淡的不舍绝对不是你的错觉。

    秦墨池很干脆:“我让司机送你。”

    = =!!

    肿么可以这个样子呢?

    人都被你摸了,亲了,看光了,好歹,你得给点暗示啊什么的吧?

    最终,向晚歌还是被司机送走了。

    秦墨池给江谨言发了条短信:“那丫头已经察觉了。”

    过了半个小时江谨言的电话才回过来,直接就调侃道:“都多少年没发过短信了,你会玩啊。”

    秦墨池一愣……顺手了……

    …

    江家的认亲没有如愿,因为,适合殷月秀的心脏出现了。

    就算心脏不出现,江家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就刨出来认女儿。

    殷月秀被第一时间送进了手术室,经过漫长的手术,她又被推进了重症病房悉心看护。

    手术很成功,就等看术后的排异现象,这关挺过来了,殷月秀也就相当于重生了。

    向晚歌给秦墨池发短信:“池舅舅,等我妈妈好了,我就以身相许如何?”

    这个短信当然没有得到回复。

    向晚歌并不气馁,她觉得很幸福,妈妈有救了呢。

    这都是秦墨池的功劳,他是一个好人啊。

    这天,向晚歌在医院终于见到了向颖。

    她好瘦,脸颊深深陷阱去,眼睛就显得特别大。

    她穿了一件黑色的蕾丝裙,不贴身,空荡荡的挂在她身上。

    “我什么都没有了。”向颖看着她说:“孩子没了,陆景庭不要我,爸妈也不要我,向晚歌,你满意了?”

    向晚歌无语。

    “你抢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向晚歌,你该死,你根本就不是向……”

    向晚歌一把捂住她的嘴,把她拖到走廊的尽头,冷冷地看着她:“向颖,妈妈刚做完手术,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她需要静养。”

    “哈哈,妈妈?你这个贱人,你……”

    “难道你想她醒过来就看见我们吵架吗?”

    向晚歌再一次打断她:“向颖,最自私的人是你,在你的心里,你可想过他们?当你跟陆家勾结的时候,你可知道就是陆家让爸爸在看守所呆了差不多一个月;就是陆家,差点让他变成了杀人犯;就是陆家,让开了几十年出租车的爸爸现在没有车开了,向颖,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你有什么资格骂我?”向颖失态大叫,就跟疯了一样:“要不是因为你,我们家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都是你,是你害的爸妈,你这个扫把星,都是你……”

    向晚歌抬手,一个手刀砍向向颖后颈。

    向颖终于软到在向晚歌怀里,闭上了她咄咄逼人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