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40章我也有一个女儿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40章  我也有一个女儿

    向晚歌看完,把手机还给苏芷。

    苏芷见她没啥反应,不由纳闷:“完了?”

    “看完了啊,秦墨池不上相,真人帅多了。还有,这女的太丑,嘴唇太红,跟吸了血似的,啧啧。”

    = =!!

    苏芷不死心:“你就没别的想法?”

    “什么想法,吃醋?然后像个神经病似的跑去寰宇国际大吵大闹?”向晚歌热得快疯了,尤其是身上的制服质量太好,如果是雪纺的多好啊,那才透气呢。

    心中吐完槽又瞟了苏芷一眼,“姐姐,你好歹也是痕迹检验专业的,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这女人是故意扑上去的,拍摄角度虽然取的妙,但还是逃不过咱这专业级别的法眼啊。”

    苏芷忍不住在她得意洋洋的小脸上揪了一把,“哎哟,你这是准备抢我饭碗啊,死丫头,我就是故意考考你,行,没给姐姐丢脸。”

    向晚歌捏着下巴:“呵呵,某人会不会发怒?”

    事实证明,对于这种雕虫小技,秦墨池是不会放在眼里的。

    别说他逛夜店会外围女会产生什么不良影响,被陆景庭这么一搞,“秦墨池”三个字当日就上了热搜榜,秒杀一切明星大腕。

    秦墨池被动火了一把。

    然后网友就发现,这位酷霸拽的钻石王老五身上干净的不像话,别说八卦,连他的生日血型都查不到,人肉也人肉不出来。

    人家就是正儿八经干企业的,完全没有秘密可挖。

    这让众网友对本就神秘的秦家又多了一份好奇。

    四大家族就像给他们自己加了一层防护罩,外人休想窥探。

    所以,秦墨池是真的没有把陆景庭这小把戏看在眼里,都是他玩儿剩下的。

    可以想象,秦老爷子第一个发现了陆景庭干的好事,那货被人揪回去又是一通敲打。

    …

    一周之后,向颖出院。

    向晚歌没有看到她,护工说她一早就走了。

    向晚歌办理了出院手续,又去了玛利亚医院,向颖没在这里。

    她肯定去找陆景庭去了,不用想。

    据说,向颖住院这段时间,陆景庭一个面都没露。

    向晚歌暗暗叹了一口气,她爸妈都管不了向颖,她也懒得管了。

    帮妈妈洗了澡,又去附近的超市买了新鲜的水果,向晚歌顶着太阳,骑着美羊羊回了玛利亚医院。

    她不知道,在十二楼的某个窗户后面,有三双眼睛正紧紧地看着她。

    看着她停了车,细细的胳膊提了两大袋子物品,步伐轻快的进了大楼。

    安心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不行,我要去看看她,她,她都那么大了,这么多年了,从她生下来,我甚至没有摸过她一下。”

    江晋安紧紧抱住妻子,他的身体刚刚稳定就回了国,长途跋涉的,这会儿几乎站不住。

    秦墨池过来,和江谨言一起把他扶到床上躺下,江谨言道:“我们总不能就这么突然出现,晚晚跟那家人的关系出乎我们想象的好。”

    安心心如刀绞。

    亲生女儿就在眼前,却不能相认,还有比这更残酷的吗?

    秦墨池道:“至少她已经知道江家的存在了。”

    安心一把抓住秦墨池的胳膊,与向晚歌酷似的双眼通红:“墨池,我能去看看她吗,我不跟她说话,就近距离看看。”

    秦墨池看了看被她抓住的胳膊,心想,果然是母女天性,连这小动作都一模一样。

    江晋安也激动的不行,紧紧看着秦墨池。

    秦墨池和江谨言对视一眼,到底没办法拒绝。

    …

    向晚歌到底还是有点担心向颖的,但是她自己不想跟向颖碰面,就让爸爸回家去。

    向文武这段时间几乎都住在医院里,虽然是高级病房,也不能当自家住,沙发睡着也没家里的床舒服。

    向晚歌就让他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反正明天她不上班,可以在医院守着妈妈。

    拉开门,外面站着一个穿着洋装,一看就出身不凡的女人。

    安心在外面等了一会儿了,实在没忍住,正准备敲门呢,向晚歌的脸就突然出现在她眼前了。

    她看着向晚歌,一时忘记了周遭的一切。

    这就是她的女儿,她好不容易生下来,还没吃她一口奶就不得不丢弃的女儿。

    向晚歌父女两面面相觑。

    “请问,你找谁?”向晚歌扬起一抹笑脸,虽然被安心这么目不转睛的盯着,向晚歌却不觉得尴尬。

    相反,她心里莫名一热,对这个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的女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哦,我探病的。”安心回过神,往病房里扫了一眼,抱歉的笑道:“看来他出院了,不好意思,打扰了。”

    向晚歌笑着道:“没关系。”

    安心的视线又落回向晚歌脸上,怎么也看不够。

    “既然我朋友已经出院了,那这些东西就送给你妈妈吧,祝她早日康复。”

    她提着礼品的,干脆就顺手送了出去,只是希望向晚歌跟她多说几句话。

    “这怎么行呢?阿姨,您客气了,我们素不相识的。”

    “没关系,我看你面善,我也有一个女儿,跟你一样大,很懂事,很漂亮……”眼眶已经红了。

    安心把礼盒往向晚歌手里一塞,落荒而逃。

    向晚歌看着手里的礼盒,不明所以。

    刚送走爸爸,门又被敲响了。

    这一次,门外站着秦墨池。

    “你怎么来了?”

    “路过。”

    妈妈睡着了,向晚歌看看时间,已经快下午五点了,不由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秦墨池:“今天有空?”

    秦墨池看了她一眼:“你会做?”

    “啊?”

    “……”

    “呵呵,会一点点。”

    秦墨池叫来护工,带着蔫耷耷的向晚歌回了橡树湾。

    向晚歌绞着手指头--人家想的明明不是这样子哒。

    她想的是,在这种秋老虎肆虐的日子,请秦墨池吃碗刨冰,吃完刨冰去吃火锅,吃完火锅去ktv,保证他这种人这辈子都没享受过那种酸爽。

    她才不会说她想的就是扒下秦墨池那高贵的外衣,特别想一脚把他踹进平民堆里。

    那样的秦墨池,会是个什么表情?

    真的好期待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