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38章她说她喜欢秦墨池(加更)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38章  她说她喜欢秦墨池(加更)

    秦墨池一边解西装扣子一边往里走,看见向晚歌站在餐厅门口也神色无异。

    他脱了西装交给佣人,又解了领带和衬衣袖口的扣子,才吩咐道:“上茶。”

    向晚歌一听,特别狗腿的跑过去,“你喝什么茶?红茶还是绿茶?”

    秦墨池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龙井。”

    一个佣人立刻道:“茶室在这边,向小姐请跟我来。”

    向晚歌就屁颠屁颠跟着去了。

    秦墨池愣了半晌,对于向晚歌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他的思维有点跟不上。

    按照他的惯性思维融合向晚歌的性子,这丫头正常的反应,要么就是跳起来跟他掰扯一下昨晚差点被他剥光的事。

    或者脸皮更厚一点,探讨一下为什么他作为一个男人竟然半路刹车也是有可能的。

    这跑去给他泡茶是个什么路数?

    很快,向晚歌端着托盘出来了。

    上面放了一只烫好的茶壶和两只青花瓷茶碗。

    样子做的很像。

    “我爸也喜欢喝茶,我常给他泡。”

    她穿一条棉质的长t恤,白色,胸前一个大骷髅,长度刚好到大腿。

    当初这些衣服是齐非帮着挑的,他说小女孩就喜欢这类非主流图案。

    秦墨池第一次觉得齐非那货还是有眼光的,向晚歌t恤下面两条腿细腻笔直,看上去年轻得都让人嫉妒。

    “我们去楼上喝吧。”向晚歌眼睛眨啊眨的。

    就好像被蛊惑了一般,秦墨池就跟着她上去了。

    他喝茶,要么是茶室,要么是书房,要么是阳台,卧室喝茶,还是第一次。

    向晚歌倒了两碗,茶水色泽清润,一片碧绿的叶芽沉在碗底,看着就让人神清气爽。

    “池舅舅,请。”向晚歌调皮的吐吐舌头,白腻的脸上泛着蓬勃的朝气。

    秦墨池见过很多女人,热辣的,端庄的,做作的,内敛的,活泼的,各式各样。

    向晚歌绝对不是最美的,但却是让他一点一滴看进眼里的。

    明明是从来没有过分关注的人,不经意的一次凝视却陡然发现,脑子里居然到处都是这丫头的影子。

    倔强的,耍赖的,明媚的,撒娇的,胡闹的……

    发生了昨晚那样的事,虽然陆家的阴谋被破坏了,这丫头一觉睡醒就跟全部忘了似的。

    没有对陆家抱怨,也没有说向颖半句不是。

    甚至都不担心自己的名声会怎么样。

    该说她心大还是该说她豁达?

    喝醉了,哭一场,然后过去的就过去了。

    还真是豁达啊!

    她还说喜欢秦墨池。

    你知道秦墨池是什么人吗你就敢说喜欢?

    可笑的是,自己竟然连会都没开完就连超三个红灯赶回来……

    秦墨池端起面前的茶,抿了一口,神情渐渐冷下来。

    向晚歌不知道对面男人的心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喜滋滋的端起茶杯跟秦墨池砰了一下,小口小口的喝着茶,一双咕噜噜的大眼睛从茶碗里忽闪忽闪地盯着对面的男人。

    秦墨池淡淡地道:“没吃早餐不宜饮茶。”

    “我就尝尝你的龙井。”

    向晚歌听话的放下茶杯,捧着小脸,专注的望着对方:“秦墨池,我就想知道江家的事,是那个四大家族之一的江家吗?”

    “……”

    “那,是江家的人拜托你照顾我的?”

    “……”

    “江家的人呢,为什么没出现?”

    如果是四大家族之一的江家,向晚歌是知道一些的,上警校的时候她们老师还用当年江家的案子当过案例讲。

    江家啊,二十年前可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大黑帮。

    能被陆景庭这样的人挂在嘴边的江家,肯定不会是默默无闻的江家。

    秦墨池还是不说话,只是目光沉沉地看着对面的丫头。

    向晚歌仰着小脸,一脸的疑惑,眼睛随着思绪转来转去的,很是古灵精怪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丫头果真有一颗相当聪明的脑子。

    向晚歌也不理会秦墨池会不会回答,继续问:“江家的人,是不是出事了?”

    秦墨池端茶碗的手一顿。

    向晚歌兀自喃喃道:“跟陆渣渣订婚那日你接过一个电话,齐非说是江家。”

    好吧,这丫头记性还好,心也细。

    向晚歌绕过玻璃桌扑过来,趴在秦墨池的膝盖上,得意道:“你不说也没关系,就像你说的,反正我早晚会知道的。”

    她眉眼全是笑,“你拜托帮我妈找心脏的人也是江家吧?替我妈付手术费的也是江家吧?我知道,玛利亚医院就是江家的产业。”说着挠挠头,“只是,他们为什么要帮我呢,真是好奇死了。”

    难道是什么向家对江家有救命之恩的桥段?

    向晚歌摇摇头,嚯的一声站起来,“算了,我也不想了,秦墨池,咱们来谈谈咱们的事。”

    秦墨池眉头一跳,他发现跟这丫头在一起,他总是容易失态。

    “什么事?”

    “我说过要请你吃饭的,昨晚你又帮了我一次,一顿饭好像已经不够了呢。”

    秦墨池一愣,他好像……想多了。

    “没空。”

    “那等你有空我就请你,不过地点得我来订,先说好,我没钱,也没拉菲给你喝。”

    “……”

    吃了午饭,秦墨池把向晚歌送到向颖那里才又去上班。

    向颖的事爸妈还不知道,向晚歌也不会让他们知道。

    好在向颖也不经常去医院,借口比较好找。

    向颖已经醒了,脸色还是苍白没血色。

    看见她进来,护工识趣的把空间留给两姐妹。

    向颖转过头,恶狠狠的瞪着向晚歌,“你满意了?”

    哈哈,向晚歌简直觉得好笑极了,这句话难道不是该咱说吗?

    “向颖,到了现在,你还在埋怨别人?你傻吗?你看不出来陆景庭就是个畜生,他在玩弄你,他根本就没想过要你把孩子生下来,你这个傻b。”

    “闭嘴,不是这样……”

    “你才闭嘴,傻瓜,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男人把你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你还是向颖吗?你的泼辣劲儿呢?你对付你亲妹妹的狠劲儿呢?”

    “哈哈哈……”向颖笑得眼泪直流,“亲妹妹?向晚歌,你不是我妹妹,我恨你,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

    向晚歌只觉无力。

    “你好好休息,爸妈那边你别管了。”

    她看着向颖,却依然只是看见对方满眼的痛恨。

    殷月秀的身体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好了很多,脸庞都丰盈了。

    医生说再调养一段时间,等有了合适的心脏就可以立刻动手术。

    全家人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祈祷那颗心脏早日找到。

    等妈妈睡着了,向晚歌收拾好床边的书刊,又端来果盘,给他爸削苹果。

    “爸,咱们家以前有没有救过特别厉害的人物?”

    向文武戴着眼镜正在看小说呢,闻言头也不抬道:“你老爸我要是有那际遇,现在还能连出租车都没得开?”

    向晚歌黙,谁说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