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36章不介意被你乱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36章  不介意被你乱

    向晚歌和秦墨池赶到医院的时候,向颖恰好被推进病房。

    “孩子没保住,病人失血过多,需要卧床静养。”医生对陆景庭说。

    向颖不知是昏迷了还是睡着了,闭着眼睛很痛苦的样子。

    陆景庭没啥表情,挥手赶走医生,才朝向晚歌走来,视线却落在后边的秦墨池脸上。

    真是哪都有你啊,亲爱的池舅舅。

    显然,他已经从陆宏昌那里知道他们的计划又被秦墨池粉碎的事了。

    对于这个舅舅,陆景庭是没有半点好感的。

    他小时候听到最多的话就是他外公对他说,你看你池舅舅如何如何,你要好好向他学习,不要如何如何。

    秦墨池只比他们孙子辈大几岁,从小就是学习的榜样。

    偏偏陆景庭是个不知好歹的,他能把这些话听进去才出了鬼了,学习没有,对秦墨池的厌恶和埋怨倒是与日增多。

    最要命的是,他爸妈还老是让他扮演乖孩子,没事就把他丢到秦家老宅去讨秦老爷子的欢心。

    最后,陆景庭看见秦墨池就恨不得绕道走。

    “池舅舅,你这么三番两次的出手帮这个丫头,不仅仅是因为江家吧?”

    陆景庭歪着头,一只脚抖啊抖的,一副纨绔模样。

    江家?

    向晚歌敏感的捕捉到这两个字。

    并且敏锐的直觉告诉她,这个江家,似乎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不然陆景庭不会这么说。

    秦墨池对陆景庭的挑衅只给出了精辟的四个字:“好自为之。”

    “……”陆景庭真是恨死了他这副目中无人的姿态,心说你要不姓秦你算个屁?跟本少装什么装?

    他自己没意识到,如果他不姓陆,在向晚歌眼中,他恐怕连个屁都算不上。

    向晚歌没空跟他废话,推开他就进了病房。

    向颖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那会儿还生机勃勃的。

    “你假惺惺个什么劲?”陆景庭双手插裤兜进来,满眼嘲讽:“你现在满意了,撇开了我,榜上了更粗的大腿……”

    “啪!”

    向晚歌甩手就是一耳光。

    她以前打这人渣只是揍肚子,这一次,没办法给他脸了。

    “这一巴掌,是替向颖那个脑残打的。”

    “你敢打我?”

    “啪!”

    “这一巴掌,是替我爸妈打的,你不是人,把他们辛辛苦苦养的女儿玩弄于鼓掌之间。”

    陆景庭被她接连两巴掌打的头晕眼花,满脸不敢相信,“你,你居然打我?”

    向晚歌心说我忍你很久了,抬腿,一脚把陆景庭踹了出去。

    这么大的动静,向颖也没醒。

    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肯定很疼吧?

    向晚歌垂着脑袋走到秦墨池跟前,刚才打人的泼辣劲不见了。

    “秦墨池,你能找个人来看着她吗?”

    秦墨池看了看胸前漆黑的头顶,眼眸一深,掏出电话吩咐下去。

    等他挂了电话,才听头顶的主人闷声道:“我不想面对她,却又不能不管她。”

    秦墨池迈开长腿就走。

    向晚歌这一会反应很快,赶紧跟上。

    上车,她拉住男人的袖子,可怜兮兮的:“我不想回家。”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两人一眼,秒懂,车子朝着橡树湾的方向驶进。

    向晚歌看着车外不再说话,成了锯了嘴的葫芦。

    她实在想不通,到底什么地方对不起向颖了?

    让她不惜伤害无辜的孩子、损害自己的身体也要陷害她。

    为什么呢?

    耳边传来轻微的抽泣,秦墨池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哭了?

    他还以为她不会哭的。

    这一点可不像江家的人。

    不过,要是江晋安和江谨言知道陆家做的好事,陆家的好日子恐怕要到头了吧?

    想起秦素,连秦三爷都不得不感叹,这个世界上,还是女人狠啊!

    到了橡树湾,向晚歌依旧住她住习惯的那间客房。

    她泡了一个热水澡,可惜这都没能让她的心情好起来。

    这会儿已经很晚了,只有值夜的佣人还没休息。

    她穿着浴袍,光着脚,偷偷下楼。

    “向小姐,请问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就……找点酒喝。”

    “这边请。”

    向晚歌选了一瓶上面全部是法文的酒,她也不知道是什么酒,反正不是红的,估计度数不低。

    顺手取了两只酒杯,她拿着酒敲响了秦墨池的门。

    秦墨池也刚洗完澡,正坐在窗前看美国股市。

    “进来。”

    “你果然还没睡,要喝一杯吗?”

    秦墨池闻言抬头,看见向晚歌的装扮眉头一皱,直接下令:“回去睡觉。”

    “我不。”向晚歌用脚勾上门,走到秦墨池跟前,笑得食人花似的:“池舅舅,你是在担心我们酒后乱那什么?”

    “……”

    “你放心,我不介意被你乱。”

    秦墨池眯了眯眼,他是真没看出来,这小丫头竟然如此大胆。

    还以为上次被袭击那一下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呢。

    向晚歌被他看得头皮发麻,满腔豪情开始一点点撤退,却仍旧不甘心,开了酒,倒了两杯。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喝酒,要么告诉我那个‘江家’的事。”

    秦墨池眉头一跳,果然被她察觉到了。

    不愧是干警察的。

    “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反正,也快了。

    “又是这句话。”向晚歌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你不喝?

    好,我喝!

    仰头,本想一口气干了,结果因为喝太猛,酒呛进了气管里,然后就……呛了个半死。

    “咳咳咳……”真是咳得眼泪都出来了。

    秦墨池皱紧的眉头渐渐舒展开,看着咳得面红耳赤的向晚歌,不自觉的勾起了唇。

    “不会喝就不要喝。”

    很难得的,他伸手,轻轻拍着向晚歌背,帮忙顺气。

    语气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温和。

    虽然还算不上温柔,却也不是冷酷。

    可怜的向晚歌却没注意到这些,这会儿她咳得脑子都要炸了。

    那酒辛辣无比,一路火辣辣的从喉咙烧到胃里。

    她又是个一杯啤酒就能醉的人,这么半杯白酒下肚,又咳了这么一会儿,脑子就开始晕乎了。

    她抬头看着秦墨池,笑嘻嘻的:“池舅舅,你两个脑袋耶。”

    醉酒的速度也是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