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35章解脱了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35章  解脱了

    一阵忙碌过后,向颖被送去医院。

    生日宴上见血,秦素的脸难看至极。

    “向小姐,我实在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心狠手辣的女子,我们陆家门风严谨,实在不敢把你这样的媳妇儿娶回来,你与景庭的婚约,就此解除。”

    向晚歌忍不住想为她鼓掌叫好。

    原来陆家,竟是打的这种注意,不是和平解除婚约,而是以这种羞辱的姿态把她踢走,踢走之前,还要大费周章的破坏她的名誉。

    嗯,这种桥段早就被电视剧演烂了,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

    苏芷气愤道:“你怎么不说那个孩子就是陆景庭的?”

    人群中开始窃窃私语,豪门的八卦,不听白不听。

    向晚歌拉住向颖,让她少开口。

    这种事,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陆景庭搞大了未婚妻姐姐的肚子,世人听了过后不过取笑几声,女性同胞最多骂几句人渣种马什么的。

    于他陆景庭,这些算什么?

    他还是陆家的继承人,依然可以过着他绚丽多姿的糜烂日子。

    而向晚歌,推怀有身孕的姐姐从楼梯上滚下去,众目睽睽之下,鲜血淋淋,该是多么狠毒?

    世人的审判标准,向来都是比较苛责女人一些的。

    果然,秦素听了苏芷的话也只是高贵的冷冷一笑:“就算错,那也是景庭的错,孩子何其无辜?怎么说,那也是你自己的侄子,跟你骨肉相连。向小姐,算我陆家看错了你。”

    向晚歌环视一周,宾客们的视线充满厌恶和鄙夷。

    就好像他们的上流圈子混进了一个不入流手段还不怎么光彩的叫花子,一下子拉低了他们的档次。

    向晚歌深吸一口气,“清者自清,陆夫人,事实到底如何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如此也好,从今往后,我向晚歌与你陆家再也没有任何瓜葛,我想,我们也没机会再见,陆夫人,谢谢您今晚的款待。”

    至于当初陆景庭送给她的那些东西,早在订婚宴后她就打包全部寄还了,倒是省事。

    尽管被恶心了一把,到底是摆脱了陆景庭这个人渣,向晚歌也不那么沮丧。

    谁知,秦素又道,“向小姐,你姐姐肚子里的孩子是我陆家的第一个孙子,现在因为你的过失恐怕保不住了,你是不是应该给个交代?”

    “你们还要不要脸?”苏芷没忍住,发飙了:“把这种事还有脸拿出来挂在嘴上,你们不嫌丢人,我们还嫌恶心呢?陆夫人,看来你们家的家风也不见得有多正,名门世家的子弟,你见过谁没结婚就弄出个孩子的?怎么?你们家是打算迎娶向颖了?”

    秦素脸色骤变,恨恨瞪了一眼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

    围观的人有人窃笑。

    陆景庭迎娶向颖?别说秦素,就是陆景庭也都从未想过。

    向晚歌对苏芷这张嘴是彻底服气了,暗爽。

    不过苏芷她爸不好得罪陆家,所以向晚歌又拽了她一把,让她不要再开口了。

    秦素雍容华贵的笑道:“向小姐,如果你姐姐肚子里的孩子保住了,景庭必定择日迎娶。”

    这不是骗鬼吗,流了那么多血,孩子还能保住?

    一直当背景的陆宏昌终于开口了:“向家的女儿,我们陆家,高攀不起。”

    如此一来,给别人的感觉就是向晚歌阻挡了姐姐嫁入豪门的机会了。

    向晚歌知道,只要今晚的事传出去,她的名声可真就臭了。

    加上陆家肯定会暗中使些手段,传着传着,故事版本保不齐就会变成她向晚歌为嫁进豪门不择手段。

    不仅抢了姐姐的爱人,还推姐姐跌下楼梯,让她流产,而陆景庭和向颖就成了一对儿被巫婆陷害的有情人。

    这该死的豪门狗血,一泼一大盆。

    如果事态真的朝这个方向发展,向晚歌可以预见她未来的日子又将如何凄惨,说不定连警服都得扒了。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动静。

    向晚歌循声望过去,就见秦墨池带着几个保镖推开保安走进来。

    到了众人跟前,他拿出一只录音笔,看也没看向晚歌一眼,摁了开关。

    大厅里响起了向颖和陆景庭的声音:

    向颖:我怕,这是我和你的孩子,你怎么能……

    陆景庭:孩子没了我们还可以再生,宝贝儿,难道你不想我跟她解除婚约?

    向颖:可是你不是说江……

    秦墨池果断关了录音笔。

    尽管只是两句话,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陆宏昌和秦素脸色不善的看着秦墨池,心中懊悔不已。

    就知道他会来搞破坏,没想到还是没防住,可恶。

    向晚歌松了一口气,他来了,真好。

    没事了,真好!

    突然好想哭,怎么办?

    秦墨池冷冷瞥了她一眼:“还杵在那干什么?”

    苏芷也回过神,赶紧推了向晚歌一把:“哦对,咱们走,赶紧走。”

    一行人扬长而去。

    见秦墨池径直朝着车去了,苏芷眼珠一转:“秦总,我还有个约,麻烦你送我家小晚歌回家,可以吗?”

    秦墨池:“……”

    向晚歌偷偷揪了苏芷一把,小声道:“死丫头,你有个鬼约啊,搞什么鬼?”

    “给你创造机会啊,二货,快去。”

    = =!!

    车上。

    “今天多亏你了,谢谢。”好操蛋,怎么老是跟这人道谢呢?

    秦墨池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向晚歌没话找话:“咦,齐大叔呢?”

    秦墨池拧眉,向晚歌不知怎么就从他脸上看见一个问号,于是解释道:“齐非啊,怎么没看见他?”

    “想见他?”秦墨池冷冷地转过脸:“他去非洲了,下个月才回来。”

    向晚歌咬手指纳闷,这诡异的醋味是幻觉么?

    “我就问问,大家熟人嘛。”

    “……”

    向晚歌扯扯那人的袖子。

    秦墨池又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那表情明显就是在问“有事?”

    向晚歌绞着手指头,“我想去看看向颖。”

    “……”

    “好不好嘛?”向晚歌见他没有发怒的迹象,立刻顺杆爬,抓着对方的手臂摇啊摇,“你陪我去呗,陆渣渣也在医院呢,我怕我控制不住把他揍个半身不遂什么的,那多不好,行不行嘛,池舅舅!”

    舅舅两个字绝对拖得能把人腻歪死。

    “噗……”前面的司机没忍住。

    秦墨池冷眼一扫,那倒霉鬼立刻菊花一紧:“对不起先生,我错了。”

    向晚歌不怕死的又摇啊摇:“池舅舅?”

    秦墨池从后视镜与司机对视,后者点头,车子跟着转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