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34章先生,向小姐出事了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34章  先生,向小姐出事了

    八月的天,能把人热成人干。

    向晚歌被苏芷折腾了一通,早已汗流浃背,就算屋里有空调也不能阻止她快要晕倒的事实。

    “不行,你先帮我挑,我再去冲个澡。”

    她脱了身上那件刚刚包裹住小屁屁的抹胸裙,双手捂着前面就往浴室冲:“警告你,没有过膝的裙子别拿给我。”

    “切,没眼光。”

    苏芷捡起那条黑色的抹胸裙在自己身前比了比,搔首弄姿道:“多好看啊,多性感啊,你丫懂不懂审美?”

    “要过膝,不要深v,不要漏背。”向晚歌在浴室里喊。

    “好啦,知道啦。”

    最后,向晚歌选了一条白色的背心裙,齐膝的,裙摆蓬蓬的,配上一双裸色的高跟鞋,淑女又大方可爱。

    苏芷自己干脆也选了一款样式差不多的背心裙,不过是黑色的,衬得她肌肤更加的白腻。

    两人又画了淡妆,收拾好,苏芷开着车,出发了。

    这辆红色tt是苏芷二十二岁生日她爸送的,还没怎么开过,一路上向晚歌都心惊胆战的,好容易到了陆家的私人会所才松了一口气。

    苏芷还以为她紧张,搂着她的肩膀道:“别怕,有我呢,陆景庭要敢耍花样,我就给她好看。”

    “别乱来,我们见机行事。”

    向晚歌惹不起陆家,苏芷也惹不起。

    “等等,我先发个短信再进去。”

    她拿出手机,很快就编了一条短信发送成功。

    苏芷扑过来:“给谁发的……池舅舅,秦素的生日宴你来吗……哎哟我去,池舅舅,你们两这什么爱好啊?”

    向晚歌恨恨道:“这男人轻易不搭理我,每次只要叫他池舅舅,他才会不耐烦的理睬我,可恶。”

    苏芷笑得停不下来:“哈哈,秦三爷的口味可真够重的。”

    “哈哈,就是。”向晚歌也忍不住乐。

    秦墨池果然回短信了,只有冷酷到底的一个字:不!

    “擦,什么男人啊这是?”苏芷没好气的翻个白眼。

    向晚歌叹了口气,“算了,他不来就不来呗,没有他,我还就不相信这个婚约我解不了了。”

    …

    两人到的时候秦素都准备切蛋糕了。

    有心人发现陆家的准儿媳没在婆婆身边,圈子里渐渐嘀咕开了。

    向晚歌毕竟是平民,那些人的说辞就有点难听。

    有那看过陆景庭订婚宴偷吃报道的,对此事也就呵呵一笑了之。

    他们不会去同情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姑娘,也不会去关心两人的婚事到底怎么样了。生日宴这样的场合对这些商业圈子里的人来说,那也是战场,无时无刻不在争名逐利。

    看见向晚歌终于来了,秦素和陆景庭对视一眼,招呼向晚歌过去。

    一家人一起切了蛋糕。

    向晚歌刚放下刀,就看见向颖也来了。她居然放弃了一贯的性感装扮,穿了一条白色的曳地长裙,大波浪长发被精心挽起来,一下子就良家淑女起来了。

    姐妹两的目光在空中相遇,竟也不像以往那般火花迸射。

    向颖微笑着,仿佛胜利者的姿态。

    向晚歌忍不住摇头苦笑,她什么时候跟向颖争过?

    “别理她。”苏芷也看见向颖了,厌恶道:“手里还扶着一个服务员,她当她自己是慈禧老太后啊,贱人就是矫情。”

    向晚歌确实没有理会向颖的意思,她还有重要的事要办呢。

    视线在会场扫视一圈,陆宏昌和秦素在跟宾客说话,陆景庭不见踪影。

    苏芷指了指楼上:“我看见他上去了。”

    陆家这家私人会所是两层,左侧一部旋转楼梯。

    不过眨眼功夫,没想到向颖竟然先他们一步到了二楼,正被陆景庭抱着,就在楼梯口拥吻。

    对于这两个人的不要脸,向晚歌是已经麻木了,苏芷却是头一次看到,气得浑身发抖,“你们欺人太甚,陆景庭,你既然这么爱这个女人,正好,赶紧下去宣布跟晚歌解除婚约,免得你们还要偷偷摸摸见不得光。”

    向颖娇喘吁吁地从陆景庭的怀里退出来,笑脸妍妍,“我们有偷偷摸摸吗?”

    陆景庭邪笑道:“我们本来就光明正大。”

    向晚歌再一次确定,她当初肯定是脑子被狗啃了,才会错把人渣当好人。

    “废话少说,陆景庭,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跟你解除婚约,我们一起下去吧。”

    向颖一把拉住向晚歌的手:“别急啊。”说着不动声色与向晚歌换了一个位置,背朝着楼梯。

    向晚歌太清楚她这个姐姐的尿性了,直觉她不安好心。

    此时,楼下的宾客们已经开始跳舞,音乐轻柔,比较安静。

    只见向颖倒退两步,朝向晚歌轻轻一笑:“向晚歌,这是你欠我的。”说完就跟变脸似的,突然惊恐的大叫:“妹妹,你为什么要推我?”整个人朝后倒去。

    事情发生的实在突然,向晚歌条件反射想要去拉……

    向颖的身子咕噜噜的滚了下去,倒地后,身下鲜血直涌。

    那一刻,向晚歌只觉天塌地陷,浑身冰凉……

    陆景庭一把推开她,怒吼:“向晚歌,没想到你如此丧心病狂,那是你姐姐,她肚子里还有孩子。”

    什么都听不见。

    楼下的人都聚拢过来,对着她们指指点点。

    耳边,苏芷紧紧抱着她安慰:“晚歌别怕,我看见了,是她自己跌下去的,他们就是想陷害你,你别怕。”

    向晚歌不怕,她只是……被陆家人和向颖,再一次刷新了三观。

    她只是没想到,这种狗血竟然活生生存在。

    总裁小说诚不欺我……

    …

    秦墨池洗完澡又去了书房,看完两份文件,又亲自操刀修改了一份合同,一份秋季营销企划书,最后啪的一声丢了笔,习惯性的喊齐非。

    接连喊了两声,门外管家恭敬的声音传来:“先生,齐非去非洲了,请问有什么事?”

    秦墨池一愣,“没事。”

    他捏了捏眼窝,又把手机里的短信翻出来。

    --池舅舅,秦素的生日宴你来吗?

    怕陆家?抓贼时的勇气哪去了?

    手机突然响起来,秦墨池眉头一动,来电显示却是他手下。

    “先生,向小姐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