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32章三爷有隐疾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32章  三爷有隐疾

    真是稀奇啊,老大竟然没有发怒。

    齐非暗搓搓的寻思,果然女人是一切暴君的克星,连秦三爷都不能免俗。

    “老大,你打算怎么跟人家江董江总交代?”某货不怕死的嘴贱。

    三爷冷眸一扫。

    齐非顶雷上:“你这又亲又摸了,总得有个说法吧?”

    “我不是男人?”

    “那也不能乱啃,再说,外面排着队等你啃的女人多的是,您老人家想要泄火,指头一勾,环肥燕瘦随你挑。”关键是也没见你啃一个啊!

    秦墨池拉了拉领带:“去非洲的名额定下来了,你带队吧。”

    齐非如遭雷劈:“不,不是王胖子带队吗?”

    秦墨池:“我觉得还是你比较适合。”

    齐非:“=口=!”

    第二天,齐非被三爷一脚踢到非洲去了。

    …

    “晚歌,重大消息重大消息。”

    向晚歌刚坐下,就见苏芷风一般卷了过来。

    “怎么了?你的学长大人劈腿了?”

    “呸呸呸,他敢!靠,又被你拐跑了,你别说话听我说。”苏芷凑到向晚歌的耳朵上,“死丫头,我跟你说了你可要稳住,听说啊,秦墨池身有隐疾。”

    “隐疾?”oao

    “嗯嗯,还是那方面的。”

    “你确定?”向晚歌哭笑不得,秦墨池有没有隐疾,她可是深有体会呢。

    苏芷的表情却相当严肃:“死丫头,这种事我能开玩笑?传说秦三爷就是因为那里不好使,所以都三十二岁了还没女人,身边连个女伴都没有。”

    这倒是跟齐非说的差不多,不过,秦三爷那里不好使?

    记忆中某人那里的硬度可是鲜明的很啊,绝对好使。

    “咳咳,谣言不可信。”

    “嗯?”苏芷拖长了音,怀疑的盯着向晚歌的眼睛,“你为什么这么肯定谣言不可信?”

    “我,我猜的,嘿嘿。”

    “你眼神闪烁不定,脸颊发红,口干舌燥心跳加快,老实交代,你干了什么好事?”

    “不是我。”向晚歌伸臂一挥,“该上班了,去去去,我忙着呢。”

    “你忙个蛋蛋。”苏芷可没那么好糊弄,“说,你们是不是……上床了?”

    “嘘嘘嘘。”向晚歌一把捂住苏芷的嘴,“我们只是……么么哒了……”

    oao

    “进展够快啊,害我还替你紧张一把,是不是亲着亲着就差点擦枪走火了?哎哟,说的我都心跳加速浑身燥热了。”

    向晚歌:= =!!

    “看来你跟你家学长……”

    “别跟我提那个死人,走了。”

    向晚歌:= =!!

    …

    下班后,想到妈妈说想吃家附近的烧麦,向晚歌干脆就顺路回了一趟家。

    钥匙插进钥匙孔,就听见屋里有说话声,伴随着一听就让人面红耳赤的喘息。

    她推开门,客厅的沙发上,陆景庭和向颖正一丝不着的抱成一团。

    向颖的肚子还不到四个月,不显,身材好得没话说。

    两人估计是闹了好一会儿了,那雪白的肌肤都透着粉,迷人的很。

    见她突然回家,向颖也是慌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反正她也从未把这个妹妹看在眼里。

    倒是陆景庭,好事被打断,表情颇不爽。

    也不怕把孩子折腾没了。

    向晚歌实在懒得看他们的嘴脸,径直去了父母的卧室,收拾了一些必须用品,又去她自己的房间,结果一进门,就见她的床乱得不像样,床单上貌似还有可疑的凝固物。

    向晚歌怒了,扔了手里的袋子,“向颖,你到底要不要脸?”

    “我怎么了?景庭说想到你的床上试试,有什么?又没睡你。”向颖说这话的表情很扭曲,想到陆景庭在向晚歌床上的激动样,用脚丫子想也知道为什么。

    “无耻!”向晚歌冲过去,揪住正在穿衣服的陆景庭照着肚子就是一拳,打完还觉得不解气,退后两步,一个回旋踢,直接把陆景庭踹到沙发后面去了。

    “向晚歌,你给本少等着。”陆景庭声音都变了。

    “人渣,以后不许踏进我家半步,否则,我见一次打一次。”md,既然动不了你,揍你应该可以吧!

    向颖气得都要发疯了:“向晚歌,你要搞清楚,这是我家,你这个……”

    “闭嘴。”

    “闭嘴。”

    向晚歌和陆景庭同时喝道,两人同时一愣,向晚歌冷冷扫过两人,回卧室随手扯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胡乱塞进包里就甩门而去。

    真是太不要脸了。

    一直到给妈妈买了烧麦,她的怒气都没办法消。

    这个样子是不敢去医院的,向文武和殷月秀现在听见陆家两个字都要生气,向颖这么做不是要妈妈的命么?

    她推着粉嘟嘟的美羊羊,慢悠悠往玛利亚医院挪。

    过了两站的样子,向晚歌突然停住脚步,把电动车一放,视线往车流中一扫,人就跟小豹子似的冲上马路,隔了三五米远的距离拦住了一辆黑色大奔。

    大奔停了,向晚歌过去敲了敲车窗,前面是两个黑衣人,看着很不好惹的样子。

    “为什么跟踪我?”

    黑衣人没说话,向晚歌的视线往后座一扫,愣住了。

    秦老爷子!

    …

    向晚歌没想到秦老爷子居然会干这么无聊的事,对这老头有了新的认识。

    “丫头,还是上车说话吧,咱们挡着道儿了。”老爷子笑眯眯的说,一点都不像上次在秦墨池公司看到的吓人。

    向晚歌的美羊羊还在路边呢,她刚这么想,就见后座上一个黑衣人下了车,朝她的美羊羊去了。

    向晚歌上了车。

    这是她第二次见老爷子,秦老太太她是见过的,那也不是一个好相处的老太太,都说女儿随母,向晚歌可以想象,秦素老了肯定也是那个样子。

    不过秦老爷子嘛,这种感觉与秦墨池很像,不管外人传说的他们如何严肃恐怖,向晚歌却不觉得害怕。

    只是,不知道说什么而已。

    难道是为了陆景庭?

    毕竟那是这老头的亲外孙。

    “丫头,遇到不开心的事了?”

    向晚歌扯了扯唇角:“这年头不开心的事天天都有发生,老爷子指哪件?”

    秦老爷子暗中点点头,果然是江家的种,天生不怕人。

    “是因为景庭那小子吧?”

    向晚歌暗道,果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