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30章亲完就赶人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30章  亲完就赶人

    向晚歌觉得秦墨池坐着她站着这个高度实在爽,因为,她也可以俯视他了。

    “秦素跟你说了什么?”

    向晚歌一愣,“你怎么知道秦素找我了?”

    秦墨池:“……”

    “没什么,就我办案子的时候偶然遇到了,就一起坐了一会儿。”秦素那样的人,只要是在外面,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上流贵妇,举止投足都透着范儿。

    那天也确实没说啥,只是她恰好看见她抓贼的豪迈了,委婉的提了几句。

    那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陆家的媳妇只要会花钱,会帮男人撑门脸就够了,警察什么的,不行就辞了吧!

    然后又温温柔柔的把向晚歌的着装打扮从头到脚批判了一遍,意思就是,陆家的人绝对不能穿着热裤板鞋就上街的。

    = =!!

    向晚歌当时就郁闷的不行,这还没嫁呢好吧?

    再说,发生了这么多事,她就不信秦素一点都不知道。

    这女人竟然还能一副“我啥都不知道”的准婆婆姿态出现在向晚歌跟前摆谱,真是不知道说啥好了。

    让向晚歌在被秦墨池批评之后还厚着脸皮找上门寻求帮助的罪魁祸首是陆景庭。

    向晚歌把她整理的笔录递给秦墨池,“我实在不能忍了,必须赶紧跟这种人渣划清界线。”

    笔录不是可以随便给人看的,向晚歌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这里面有猫腻。

    昨晚热里面死的是个女人,嫩模,化验结果是药嗑多了,洗澡的时候在浴缸淹死了。

    而她淹死的房间,恰好就是陆景庭在热的私人房间。

    这说明什么不言而喻。

    本来热的老板昨晚就报警了,却被某些人压了下来,早上找好了背黑锅的,所以才让林成他们出警。

    秦墨池只是随便翻了翻,就完全明白。

    这种事圈子里多的是,早已经不新鲜了。

    向晚歌与陆景庭的婚约,秦墨池是不打算插手的,江晋安和安心要回来了,他们自会帮她办好。

    “我无能为力。”秦墨池把笔录还给向晚歌,面无表情。

    向晚歌一愣,“难不成你还真想当我舅舅?”

    秦墨池眉峰一挑。

    向晚歌微微弯腰,看着眼前的冰山男人,咬牙切齿:“你不帮我,我就去告诉陆景庭……”

    “什么?”

    “……我跟你上床了,是你强迫我的。”

    那天,某人可是当着陆景庭的面把她从人家床上抢走了呢,还丢下那么一句话,不信陆景庭不信。

    “……”秦墨池眸色一深。

    某人以为她已经掐住了秦墨池的七寸,洋洋得意,“舅舅跟外甥抢女人,这在豪门里面,也算是够劲爆的新闻吧?”

    秦墨池的视线在她身上扫了扫,尤其是胸前的重点部位,“你?凭什么?”

    草,人身遭到侮辱了,坚决不能忍。

    向晚歌今天穿的是一件格子衬衣,到屁股那种,下面依旧是热裤,三围全部被挡住了。

    她双手往腰上一插,抬头挺胸,不服道,“你那什么眼神,看看,人家个子虽然不高,也是有料的好吧,b呢!并且我还小来着,还有发展空间。”

    秦墨池眸中一抹光,点头,“确实还有发展空间。”

    “啊?”向晚歌迎上他深沉的视线,不确定刚才那句算不算调情。

    沙发上的男人突然站起来,向晚歌悴不及防,身子反射性往后一仰,于是,重心不稳,身体直直向后倒过去。

    正当她琢磨着要不要伸腿勾住某个东西稳定一下身形,腰上骤然一紧。

    总裁文常见狗血桥段之一,冰山男主紧紧搂住呆萌女主的腰,把人拽进怀里避免其跌倒。

    一个眼眸深邃入海。

    一个眼带春情暧昧滋生。

    秦墨池带着魔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你就那么想做我的女人?”

    向晚歌:“……”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可惜,你不配。”

    向晚歌:“……”

    向晚歌怒了,简直欺人太甚有木有?

    老娘不发威,你还真当老娘是菜鸟?

    等着,向晚歌要放大招了。

    她的大招就是,抬起右脚,使尽全身力气往秦墨池那双锃光瓦亮的皮鞋上一跺。

    跺了个结结实实,顺带奉送鞋印一枚。

    秦墨池看了看自己的鞋子,又看了看向晚歌气呼呼的小脸,摇头,“我还是高估你了。”

    “是吗,池舅舅还高看过我向晚歌?”

    “……”

    这个男人实在忒可恶,现在当正人君子了,也不知道是谁当初看见自己就上手的?

    臭男人。

    又臭又可恶的老男人。

    “你放心,我绝对会整得你外甥哭的。”向晚歌气饱了,此地不宜久留。

    刚转身,腰上的胳膊又是一紧,向晚歌秀眉一皱,眼前一暗,接着唇上一暖。

    =口=!

    男人的吻急切中带着粗暴,吸得向晚歌唇舌发麻。

    她根本就没办法做任何反应,只能任凭男人攻城略地一般吞嗤她的呼吸。

    这一刻,她脑子里一片空白。

    男人一手扣住她的后脑,一手扣住她的身体,让她感受着他的变化。

    触感,相当分明。

    向晚歌何曾经历过这种事,身子忍不住发麻,几乎软到在秦墨池怀里。

    正是激情十分,会客室的门被人推开,“老大,老爷子……哎哟我草,我啥都没看见,你们继续。”

    门再一次被关上,门内的两人却进行不下去了。

    向晚歌一把推开秦墨池,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面红耳赤,都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秦墨池理理领带,转身倒了一杯冷水。

    齐非又在外面敲门,声音打斗:“老老大,老爷子来了,马上出电梯。”

    “进来。”

    齐非见两人已经完事了,不由松了口气,悄悄抹了一把脑门的冷汗,又犯贱的朝向晚歌挤了挤眼。

    向晚歌:“……”向晚歌已经成了一只熟透的大螃蟹,这会你让她走路,这货绝壁是横着的。

    不该怂的时候又特么怂了。

    某人内心戏:人家特么第一次,还不许人家矜持一回?

    秦墨池发话:“送她出去。”

    得,亲完了就赶人,果然冷酷到底。

    齐非赶紧道:“不行啊老大,老爷子这会儿肯定已经出电梯了,出去就得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