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9章一条床上的人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29章  一条床上的人

    向晚歌有点傻眼,如果她没猜错,秦墨池愤怒的出发点好像不是被她亲了,而是她跟陆景庭还有婚约?

    或者说是在斥责她跟别人还有婚约在身又勾三搭四?

    这……

    这还真是说不清了呢。

    于是向晚歌乖乖的滚了,不能怪人家冰山说话不好听,实在也是,向晚歌啊你丫现在头上还顶着“陆景庭未婚妻”的名号呢。

    “活该,谁叫你突然色性大发傻乎乎的就冲上去的?”

    苏芷很没义气的补刀。

    向晚歌边换制服边郁闷:“我这不是忘了吗?”

    现在,就算陆景庭站在她面前,她可能都想不起她跟这人有婚约这件事,在心里早把陆渣渣一脚揣进外太空了。

    “你忘了,于是就朝人家舅舅下手了。”

    想到昨晚的大胆,向晚歌忍不住乐:“秦墨池当时肯定觉得我要疯,都忘记生气了。”

    苏芷道:“你还是先把陆渣解决了吧,我看你那个姐姐也不是吃素的,姐妹两为了一个男人斗,有意思吗?”

    “谁稀罕跟她斗,向颖就是脑子有病,提起她我就生气。”

    苏芷是知道向颖的,从小就跟向晚歌比,比不过还爱冒酸水。

    偏偏向晚歌从小到大样样都拿得出手,又听话懂事,爸妈都没怎么操心。

    反而是向颖,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在外面浪了两年才开始正儿八经上班,卖个楼还遇到了陆景庭。

    这就是乖宝宝与叛逆美少女的鲜明对比。

    “算了,只要她不气我妈,我就忍她。”向晚歌换好衣服,推了苏芷一把:“快去你的办公室,等会儿说不定就有你忙的。啧,夏天溺亡的事儿太多,头儿他们都跑不过来了。”

    现在下面的派出所也气人,明明很多当地就可以结的案子也报上来,光是核查就很浪费警力。

    “开会,开会。”林成火急火燎的冲进办公室,“凌晨两点,本市有名的夜店‘热’发生了浴缸溺亡事件,手头没要紧案子的立刻到会议室,浩子,早餐拎进来吃,还有,晚歌,你也来。”

    “我?”向晚歌指了指自己,有点不敢相信。

    林成道:“新的接线员等会儿就到。”

    张浩朝她挤挤眼:“恭喜啊,顺利通过考察。”

    刘威顺手在她头上也揉了一把:“好好干。”

    “是。”向晚歌那个爽啊,张浩故意酸溜溜的道:“想当年,我可是接了整整三个月的电话呢。”

    “那是你蠢。”林成毫不客气的赏了他一枚爆栗子,“快点。”

    路上,向晚歌忍不住好奇道:“头儿,凌晨两点发生的事,为什么现在才报案?”

    林成:“这个……我也不好说。”

    既然不好说,那这里面肯定就有猫腻。

    到达案发现场的时候,痕迹检验科的人已经在干活了,现场看着没有被破坏,现在是早上,夜店里面也只有一些工作人员。

    当然,死者肯定已经不在了。

    向晚歌做着笔录,一边仔细观察案发现场。

    突然,一个名字跳进了她的耳朵--陆景庭。

    …

    寰宇国际。

    “小姐,请问你找谁?”

    “秦墨池。”

    “请问你有预约吗?”

    向晚歌掏出警官证,啪的拍在前台小姐眼前,“我没有预约,也没有提前给他打电话,你就说向晚歌找他。”

    一分钟后,前台小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向小姐,总裁正在开会,请您到会客室稍等。”

    电梯直接到了顶层,向晚歌一出电梯就看见了齐非。

    齐狗腿永远都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向晚歌这会儿心情很不爽,颇想揍他。

    “小晚晚,你怎么来了?”

    “我找秦墨池。”

    “直呼我们老板名号,你是第一个。”

    “别惹我,老娘姨妈来了。”

    “噗……”

    向晚歌懒得鸟他,跟着他去了会客室。

    “那个来的时候不能喝咖啡吧?”

    “你懂得还真多,哼,咖啡加奶不加糖,谢谢。”

    齐非笑了笑,“谁惹你了,说说,就算我没招儿,不是还有咱们三爷吗。”

    “等他开完会再说吧。”向晚歌狐疑的看着齐非:“为什么你没开会,你不是他的助手吗?还是,他根本就没开会?”

    “哎哎,你这就小人了啊,我是听说你上来了,专程接你来着,怎么,不信?”齐非竖起两根手指,“不信我发誓。”

    向晚歌嫌弃之极:“得了,年龄一大把,你不嫌难看我还嫌幼稚呢。”

    “是,小晚晚就好我们三爷那一口。”

    “说的不错。”

    齐非狐狸眼闪了闪。

    跟齐非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斗嘴,向晚歌的心情竟然渐渐舒坦了。

    哎,上午的事儿,可把人恶心坏了。

    坐了大概半个小时,秦墨池推门进来。

    依旧是冷冷两个字:“有事?”

    “有。”向晚歌看了齐非一眼,意思是--还不滚,姑奶奶要跟你家三爷说私房话。

    齐非识趣的滚了,为了不被腹黑的老大抓住小辫子,还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那边的合同到了,我先跟律师讨论讨论。”

    “什么事?”

    “昨晚热发生的事你知道了吧?”

    秦墨池没想到她开口就是这件事,眼中快速滑过一抹深意。

    “知道,怎么?”

    向晚歌走到秦墨池跟前,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有气势,她没有坐,就那么站着与沙发上的秦墨池对视,“你不是说我跟陆景庭还有婚约吗,你也知道,我早就想跟他解除这段婚约了。”

    “那又如何?”

    “请你帮我!”向晚歌表情认真的道。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似乎看见他的唇角勾了一下。

    “我为什么要帮你?”

    向晚歌再上前一步,“到了现在,咱们反正已经是一条床上的人了,不是吗?”

    “嗯?”

    “哦,船上,船上。”汗……

    此刻,秦墨池才算第一次把向晚歌这个人看在眼里。

    晓得把他秦三爷拉下水,不得不说她有头脑,也有魄力。

    “陆景庭是我外甥,我没有帮着外人的道理。”秦墨池表情依旧淡淡的。

    向晚歌扼腕,你老人家帮的还算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