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8章又不是我舅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28章  又不是我舅

    “哦。”向晚歌下意识摸钱包,看着里面可怜巴巴的三张毛爷爷后知后觉瞪大了眼睛:“多少?”

    秦墨池:“……”

    齐非好心复述:“99999。”

    “有没有搞错?他们抢钱吗?”

    齐非忍着笑:“小晚晚,你喝的那瓶红酒叫做拉菲,82年的。”

    “那也……”拉菲?我操,听说很贵。

    向晚歌顿时心如血滴,恨不能把喝下去的酒吐出来还给大宅门。

    怎么办?

    她的全部身家加起来都不够一顿饭的零头。

    好想死啊!

    秦墨池吃完饭,擦了嘴,丢下一句:“别来吵我。”然后就上了楼。

    “老大有个重要的视频会议。”齐非跟向晚歌解释。

    向晚歌这下真是恨不能找个墙缝钻进去了,打死她也想不到两个人一顿饭就吃掉了十万,十万啊,她爸要开一年的出租车。

    太坑爹了!

    太腐败了!

    向晚歌可怜兮兮的抓住齐非的胳膊:“怎么办,我没那么多钱,可不可以……分期付款?”

    “噗哈哈哈……”

    “你笑毛啊!”

    “小晚晚,你实在是太可爱了。”

    “滚啊,人家快急死了呢,我哪想到他一顿饭就吃掉十万啊,早知道我就把那瓶酒全部喝了,还剩下半瓶呢,也值好几万了,我能不能去要回来?”

    “哈哈哈,小晚晚,你乐死我了。”齐非笑得停不下来。

    “笑死你好了,算了,大不了,我慢慢还呗。”

    “你工资多少?”

    向晚歌:“……”

    就算她不吃不喝,也得存个三四年啊。

    齐非招呼她:“来来来,先吃饭,吃了饭你再去找三爷说说。”

    也只有这样了。

    只是,齐非这大叔怎么看怎么像不怀好意的样子呢,他到底在笑什么?

    齐非也是很糟心啊,“小晚晚,就你这迷迷糊糊的小样,怎么当警察的?”

    向晚歌满心郁闷的啃面包,“这不在你们面前么,你们是坏人么?”

    “这话三爷听了肯定高兴。”

    “他也有高兴这种情绪?”向晚歌惊讶了,乖乖,咱就没见那个男人的脸上有第二种表情好吧?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齐非眼睛转了转,一肚子坏水,也不知道在算计什么。

    向晚歌没心情跟他废话,眨眼就欠了十万的债啊,对于一个刚参加工作的菜鸟来说,要了老命了。

    哎!

    最让向晚歌捶胸顿足的是,昨晚她就顾着郁闷了,都没有跟秦墨池好好说话,既浪费了宝贵的机会,还浪费了那瓶拉菲。

    真是蠢死。

    吃完早餐,齐非戳戳她,指了指楼上,“老大现在应该已经空了。”

    …

    秦墨池刚关了视频,书房的门就响了。

    “进来。”

    向晚歌觉得很丢脸,尤其是在秦墨池跟前。

    虽然她在秦三爷这里一直没有形象可言,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心境不一样,就什么都不一样了。

    她以前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很牛逼,很强大,很冷酷,最多偷偷在心里嗤一声“装逼”。

    但是现在,谁叫她向晚歌看上这个装逼逆天的男人了呢,他所有的特点,不管好的坏的,咱都喜欢,还越看越喜欢。

    所以,此刻,向晚歌昂首挺胸,把那个怂货向晚歌一巴掌拍进了护城河。

    “有事?”秦墨池看了她一眼。

    “是有事,不过在说这件事之前,我想先说那件更重要的事。”向晚歌迎上对方的目光,仿佛无畏的战士,表情比她第一次开枪都庄严。

    她这正满心澎湃,谁知秦墨池突然淡淡的开口,“大宅门是我名下的产业。”

    意思是,饭钱就免了。

    向晚歌被他这么一搞一时又没有及时反映过来,刚才她暗搓搓的问过苏芷了,据说82年的拉菲,报价就差不多十万,所以说,秦墨池说的99999一点都不夸张,估计这都还只是那瓶拉菲的进价呢。

    “那我改天再请你好了。”身上的债务没了,又能再跟三爷吃饭,一举两得。

    秦墨池挑眉看着她,不置可否。

    向晚歌一拍脑门,卧槽,不对不对,画风不对。

    怎么又被这男人牵着鼻子走了呢?人家正准备表白来着呢!

    只是,刚谈完钱,现在谈感情,会不会伤了钱?不对,伤了感情?

    “还有事?”秦墨池拿过一份文件,赶人的意思不要太明显。

    向晚歌这货呢,不好说,在苏芷眼里就是个二货,二得不要不要的那种。

    精明的时候很少,但是案件分析课上又条理清晰,说得头头是道,仿佛天生就是该干警察的。

    生活上却又一塌糊涂,该细致的时候心粗得漏风,该大胆的时候又比任何人都怂。

    但是,她绝对是个认定了一件事就会鼓足了劲往上冲的人。

    比如当初因为不想跟向颖同级,人家愣是跳了一级。

    跆拳道从八岁开始练,从未间断。

    说了想当警察,果断考了警校。

    喜欢上秦墨池这冰山了怎么办,那就追呗!

    于是,向晚歌蹬蹬蹬跑过去,俯身,照着秦墨池的脸就吧唧了一口。

    还,很大声。

    心里还暗爽,果然心动不如行动,行动不如动口。

    表白什么的,我喜欢你什么的,想想都腻歪,还是直接上比较干脆利落。

    于是,这次轮到被非礼的秦墨池愣住了。

    如果他没猜错,刚刚脸上那软乎乎湿漉漉的触感,是这丫头的唇?

    一定是哪里的打开方式不对!

    向晚歌瞪大眼睛与对方对视,等着他的答复。

    这男人有“女人触碰恐惧症”,她在想他会不会气得把她丢出去。

    冰山脸没有崩溃的迹象,也没有缓和的痕迹,总之,脸还是那张脸。

    那双眼睛,也还是深不见底。

    以向晚歌的道行,是不可能准确捕捉到这个男人的真实想法的。

    撇撇嘴,向晚歌大大的杏眼滑过一抹失落。

    好歹给句话啊!

    “我是陆景庭的舅舅。”

    “又不是我舅。”

    秦墨池撤走视线:“你们还有婚约。”

    “那又怎么样,我是不会嫁给他的。”

    秦墨池再一次合上文件,向晚歌清楚的看到他终于变脸了,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厉:“那又怎么样?婚姻对你来说就是儿戏?感情在你眼中如同玩笑?”

    “我……”

    “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