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7章三爷没有女人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27章  三爷没有女人

    “我怎么不能在这?”

    “我又没请你!”向晚歌扁扁嘴。

    齐非一把搂住她的肩膀,朝服务员做了一个“赶紧消失”的眼神,凑到向晚歌耳边小声道:“原来我们的小晚晚只想请三爷啊。”

    向晚歌脸上一红,“才,才不是呢!”

    “小没良心的,你爸那些证据可都是我忙里忙外帮你搞的,哼,你就只记得三爷了?”

    这货也是个不要脸的,那些证据明明还有江谨言的份儿。

    向晚歌讪讪一笑:“嘿嘿,那,一起呗?”

    齐非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别有深意的盯着向晚歌的眼睛,直盯得她心虚不已。

    “看我干嘛?”

    “没干嘛。”齐非松开手,咳了一声,整理好衣服,向晚歌直觉他要搞怪,却见他突然又凑过来,“小晚晚,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

    “三爷……”说着朝向晚歌挤了一下眼。

    向晚歌心中一突,最近她只要看见某个人,听见某个人的名字就会心跳加速。

    “三爷怎么了?”

    “三爷没有女人,连暖床的女伴都没有。”

    向晚歌:“……”

    齐非站直身体,对已经傻了的向晚歌道:“进去吧,三爷等着呢。我就苦命的去帮他招呼别人了,同时伺候两桌,小晚晚,祈祷我不会失一身。”

    一直到进了包厢,对上秦墨池那双慑人的双眼,向晚歌的脑子里还回荡着齐非那句话--三爷没有女人,没有……女人!

    这样的男人怎么会没有女人呢?

    看这长相,算万里挑一了吧?

    家世背景,绝逼的豪门出身。

    才能权势,寰宇国际亚洲区总裁,比一般的总裁还总裁。

    并且又不老,霸气逼天,他这没有被女人撕碎还能全须全羽的就该万幸了吧?

    难道就是因为他太冷了,冻得别的女人不敢上?

    请注意,这里之所以用“别的女人”,就是说这里面绝对不包括她向晚歌。

    等等,齐非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

    难道那货是助攻滴?

    =口=哦卖瓜滴……

    “等了很久吧,路上有点堵。”笑得有点心虚,就好像暗搓搓的藏了某人的内裤,却被对方发现了。

    “坐。”

    “哦。”向晚歌瞅了瞅,主动坐到了秦墨池身边。

    秦墨池眉头一挑。

    向晚歌放下包,“你想吃什么?”

    “你知道这里有什么?”

    向晚歌:“……”她都没来过大宅门,能知道有什么才出了鬼了。

    秦墨池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伸手按了包厢服务铃。

    不到一分钟,包厢的门打开,一行美丽的服务员手里举着托盘鱼贯而入。

    看着满满一桌子菜,向晚歌眼睛都不够使了。

    “喝什么?”秦墨池手里拿着瓶红酒,他手边还有香槟和中国白酒。

    “就,红酒吧。”向晚歌汗颜,酒是她的死穴,一杯啤酒都能醉的孩子伤不起。

    秦墨池在她的高脚杯里倒了小半杯红酒,他自己喝的是白酒。

    向晚歌对酒不了解,只知道那是茅台的一种。

    满桌子的菜,她无从下口。

    秦墨池已经开始夹菜吃饭,这男人餐桌礼仪到位,没有半点声响。

    向晚歌抓着筷子,手心冒汗。

    跟这人在一起,你永远都处于被动,情绪和感官不由自主都被他左右,让人变得不像自己。

    而他,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王者,尔等凡人高度不够,只能仰望。

    向晚歌咬了咬筷子,脑子一抽,放下筷子端起了酒杯,“这杯酒我敬你,谢谢你关键时刻救了我爸,谢谢你帮我妈转院。”

    秦墨池眉峰又是一挑,深邃的眸子淡淡的看过来。

    向晚歌差点就打退堂鼓了。

    却见男人端起面前的酒杯,也没跟向晚歌碰杯,仰头一口喝了。

    向晚歌瞪大了眼睛,脖子一梗,也牛气冲天的干了。

    话说,红酒那滋味儿,凡人真的品不出来。

    这玩意儿跟方便面有异曲同工之妙,闻着如梦似幻,喝着估计跟泔水无异。

    当然,向晚歌是属于牛嚼牡丹,她那不是品,是灌,红酒被她喝出了路边烧烤摊的气势,那也是没谁了。

    秦墨池很体贴的又帮她倒了小半杯。

    桌上再一次陷入尴尬的寂静,向晚歌硬着头皮吃饭。

    桌上的菜她能叫出名字的没有几个,吃饭吃出了自卑,再用自卑下酒,于是,向晚歌一杯接一杯的喝,秦墨池就好脾气的一杯接一杯的倒,等红酒还剩下二分之一,向晚歌趴下了。

    上次半瓶啤酒撂趴下,这次居然被半瓶红酒撂趴下。

    秦墨池:“……”

    伸手拨开盖在那张小脸上的头发,只见那丫头已经心无城府的呼呼睡着了。

    江家居然出了这么一个怪胎。

    要知道,江家的人哪怕睡着了,其中一只眼睛都是睁着的。

    他看着向晚歌压在桌子上的脸,眸色渐深。

    齐非解决完饭局过来,就见秦墨池恰好抱着向晚歌出来,不由奇道:“老大,你把人家小姑娘灌醉了?”

    秦墨池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后者摸摸鼻子,“呵呵,我的意思是没想到小晚晚的酒量这么差,她喝了多少?”

    “半瓶……”

    “什么?”

    “……红酒。”

    齐非差点一趔跄,把红酒当做啤酒喝,这丫头是猴子派来逗比的吗?

    向晚歌表示很冤枉,我不喝红的难道喝白的?好么,白的根本就不用半瓶好吧,半杯就完事。

    “话说,这丫头不是请你吃饭吗?怎么反倒把自己整醉了?”

    秦墨池这回连眼神都没赏一个,抱着向晚歌直接进了电梯,从贵宾通道出了大宅门。

    “老大,送她回家?”

    “……”

    “好的,小的明白了。”

    于是第二天,向晚歌再一次从她熟悉的那张床上醒过来--对于她总是这么神出鬼没的从这张床上醒过来这件事,她已经淡定的接受了这个坑爹的事实。

    更坑爹的是……昨晚好像是咱请客吧?

    帐谁结的?

    向晚歌,你有没有搞错,请客吃饭让别人付账,你的脑子被你油泼豆腐脑吃掉了吗?

    今儿起的有点晚,齐非已经跑完步,秦墨池也游完了泳,两人正在用早餐。

    “小晚晚,昨晚睡的好吗?”

    昨晚睡的挺好的,一个梦都没有,一觉到天亮。

    “那个昨天实在不好意思。”向晚歌无视齐非,绞着手指头对秦墨池道:“不小心喝醉了,是你结的账吗?多少钱,我给你。”

    “99999。”秦墨池淡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