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6章靠,你怎么在这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26章  靠,你怎么在这

    “喂,培城公安局刑侦大队,请说,嗯,金华街28号,好,我们马上安排出警。”向晚歌放下话筒的同时,手中的笔也放下,拿着记录本快步进了林成的办公室:“头儿,金华街28号有人闹事,已有人受伤。”

    林成点兵,这才发现人手不够,先前副队刘威带了几个人出去了,这会儿办公室除了文职,就剩一个还待考察的向晚歌。

    向晚歌主动请缨:“头儿,我跟你一起去吧。”

    林成也没得挑了,“叫上小张他们。”

    十分钟后,林成和向晚歌到了金华街。

    金华街是一条休闲娱乐街,到处都是咖啡店,茶吧,酒吧,等。

    28号是一家咖啡馆,店主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人,三十出头的样子,手里夹着一支烟。

    向晚歌负责笔录,从她言语中猜出,原来,这个女人是个小三。

    这家店就是那个男人给她开的,今天人家正牌找人来,把她一个店员给揍了,店也砸了。

    人已经送医院。

    现在的问题就是,小三要告原配。

    这个世界的三观,已经彻底被玩坏了。

    这种场合,小菜鸟向晚歌没插嘴的余地,老老实实的做笔录。

    店里店外围了很多人,向晚歌随意一瞟,就看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特别不客气的把手伸进了他旁边那个看热闹正看得入神的大姐皮包里。

    我了个草,敢在警察眼皮子底下犯事,这哥们,牛逼大发了。

    向晚歌手里的记录本一合,那哥们恰好看过来,两人的视线刚一对上,小贼脸色一变,抓着钱包拔腿就跑。

    向晚歌也拔腿就追,有人大喊:“有贼,捉贼啊!”

    此时,秦墨池和齐非也恰好就在金华街某家咖啡馆内。

    两人刚谈完一个项目,等会儿还有约,就随便找了家店进来休息一下。

    齐非在刷网页,秦墨池的视线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白晃晃的街道。

    突然,两道身影唰的一前一后从他眼前跑过去。

    齐非那么巧就看见了向晚歌,咦了一声:“老大,那是小晚晚?”

    “……”

    “她在干什么?”说话的这空档,只见向晚歌纵身一扑,小贼被抓住了,手铐戴上,一脸出门踩了狗屎的倒霉样。

    “哟,小晚晚抓贼啊!”齐非激动了,“瞧那小样,还挺有范儿啊。”

    林成迎上来,一把薅过小贼,又在向晚歌头上揉了一把,“干得不错,没有给咱们刑侦大队丢脸。”

    “那是,警校的时候,我长跑在女子里面可是全校第一。”至于武力值就不用多吹了,林成就是冲着这个才把她弄到队里来的。

    齐非见外面两人互动,摸着下巴,“老大,情况不妙啊!”

    “……”

    “老大?”转头一看,秦墨池在看手机,根本就没看外面。

    齐非耸了一下肩,提醒道:“小晚晚还等着请你吃饭呢,你不会假装忘了吧?”

    “老爷子准备让我接管非洲那边的公司,你先去考察一下,尽快动身。”秦三爷头也不抬的说。

    “=口=!!”齐非立刻摆正脸色:“先生,小的刚才只是开玩笑的,请您不要介意。至于非洲那边,介于小的实在不忍心离开先生身边,还请先生另外派人走一趟吧。”

    搞笑,非洲那是什么鬼地方?打死也不去,晒黑了怎么办?遇到坏叔叔怎么办?

    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外面的向晚歌竟然不见了,只剩林成揪着小贼往回走。

    人呢?

    齐非顾不得会不会被流放非洲,趴玻璃上到处找,好歹给他找到了,向晚歌跟着一个女人进了街对面一家茶室。

    “老大,那人,好像是你姐。”

    …

    “晚歌,把这个血样让你同学检查一下。”刘威把一个证物袋丢在向晚歌的办公桌上,走了三步,见对方没有反应,又退回来敲了敲桌子:“喂,该起床啦!”

    向晚歌无聊的瞟他一眼,有气无力:“知道啦,副队。”

    所有人:“?”这小妮子不会大姨妈来了吧?

    对于一群大老粗来说,每个月都会有大姨妈准时造访的生物是个神奇的物种,他们天生有种警觉性,绝对不会在女人这个时候上去自讨没趣。

    于是,所有人都自动忽略向晚歌的异常情绪,林成和张浩午饭的时候一个贴心的帮她带了乌鸡汤,一个特别狗腿的去超市买了一袋阿胶蜜枣。

    向晚歌:“= =!!”

    这天下班的时候,无精打采的向晚歌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

    “六点半,大宅门。”

    向晚歌挂了电话,愣了五秒才突然反应过来--他要跟我吃饭?吃饭?吃饭!

    等等,现在都五点四十了。

    等等,钱……

    向晚歌摸出钱包,只有可怜巴巴的三张毛爷爷,嗯,还有卡。

    卡里有五千,是她的小金库,应该够了。

    向晚歌信誓旦旦的出发了--骑着她萌萌哒的美羊羊电动车。

    林成和刘威看着她突然又云开雾散的脸,同时松了一口气,心想果然是这样,女人就是可爱又善变的物种。

    向晚歌:= =!!

    大宅门是本地有名的高档酒楼,据说里面的主要色调就是土豪金,极尽高调奢侈,反正向晚歌从来没来过。

    她在隔壁的商场停了车,挎着她的斜挎包进了大宅门。

    说真的,大宅门还真是,豪啊。

    入目就是一片金黄,闪瞎人眼。

    幸好这里没有“非正装免进”的规矩,因此向晚歌给大宅门点了一个赞,美滋滋的在大厅来了一张自拍,微信给了苏芷:骚年,猜猜我在哪里?

    苏芷:又去哪浪了?背景比你有看头。

    “小姐,请问你是用餐还是找人?”

    这里连服务员都跟空姐似的,啧啧,向晚歌收了手机,“我找人,嗯,秦墨池,秦总。”

    服务员眼中划过一抹好奇,不动声色把向晚歌从头到脚的打量一遍,笑得跟抹了蜜似的:“秦总在四楼包厢,请随我来。”

    “谢谢!”

    刚上四楼,就见齐非张开怀抱老远就迎了上来:“小晚晚,好久不见啊!”

    向晚歌一愣,“靠,你怎么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