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5章他是不是反悔了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25章  他是不是反悔了

    “苏芷,我跟你说啊,他答应了,他答应了呢?”

    苏芷的爸是这里的副局长,于是这个假期她被抓了壮丁,痕迹检验科坐班,此时正在比对一组指纹。

    听见向晚歌的话,头也不抬的道:“答应什么,答应你求婚了?”

    “呸,答应跟我吃饭。”--骚年,明明是你请人家吃饭表示感谢好吧,这蛋蛋的约会的jq味道是个什么鬼?咱要点羞耻行么?

    苏芷还没反应过来,“谁啊!”

    “陆渣他舅。”

    “噢……”苏芷一愣,女高音瞬间爆发:“什么?那个帅出宇宙的秦……对了,他叫秦什么来着?”

    “秦墨池!”= =!

    “啊对对,秦墨池,你是说他请你吃饭?”

    “是我请他吃饭,他答应了。”

    “答应就好啊,第一次你请他,第二次就该他请你了,一来二去的,吃着吃着吃上床那是迟早的事儿啊,死丫头,干巴爹!”

    “= =!!”

    …

    遥远的太平洋彼岸,玛利亚医院的高级病房内,床上的中年男人看着手中的照片,嘴上笑着,满眼慈爱。

    照片中是一个穿着警服,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孩,她有一双清澈的眼睛,笑起来明媚动人。

    “心儿,你看,咱们的女儿长的可真像你。”

    安心擦干眼泪,一笑,眼泪又流出来,上去拿走照片,责怪道:“你都看了多少遍了,赶紧休息吧,等你好了,咱们就去把女儿接回来。”

    江晋安连连点头:“你说的对,我听你的。”

    门开了,一身白大褂的江谨言进来,边摘口罩遍道:“那人醒了,大哥,你安心休养,一切等我们回国再说。”

    江晋安先前还儒雅的脸上划过一抹杀意,“算他命大,秦家那边秦老爷子怎么说?”

    “老爷子把陆宏昌斥责了一顿,至于其他,不好说。”

    江晋安也知道不可能让秦老爷子不管秦素,那是强人所难,便道:“既然如此,那你就看着办吧。”

    “明白。”

    安心紧紧抓住江晋安的手,微笑道:“我只要你好好活着,我们还要接回女儿。”

    江晋安回握住妻子的手,“定不负你。”

    …

    向晚歌下班就去了医院,骑着她粉嘟嘟的小绵羊。

    医院门口,一辆红色的跑车格外显眼。车旁站着一个女人,黑色长裙,身材好到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要流鼻血。

    不对,这个背影有点眼熟,再仔细一看,向晚歌就怒了。

    过去一把夺了女人的烟,恨不能把烟头摁到那张漂亮的脸蛋上,“你有没有脑子?怀孕呢,你还抽烟,早晚作死你。”

    “你……”向颖脸上的怒气在看到向晚歌的美羊羊后立刻笑了,拍了拍车,抬了抬下巴,“我的,怎么样?”

    向晚歌扫了跑车一眼,“陆渣渣送的?”

    “是啊,说是对我怀孩子的奖励,向晚歌,羡慕吗?”

    向晚歌真想剖开这女人的脑袋瞧瞧里面装的是不是豆渣,“向颖,咱妈还在住院呢,你就消停几天行不行?”

    “我怎么了我?你说不许我去看她,好吧,我听你的,现在我不去,你又叽歪,向晚歌,你还真当你是警察就了不起了?”

    “……”向晚歌无言以对。

    爸爸没在原来的公司上班了,这个老实的男人一句都没抱怨,车没了,工作没了,他也不见颓废,依旧乐呵呵的,只是看见向颖就瞪眼。

    关于他出车祸那件事,向晚歌没有跟他多说,他似乎也只当是被熟人陷害。

    向晚歌也好奇的问过他,“爸,你跟那人到底是什么仇恨啊?”

    爸爸朝妈妈的方向努了努嘴,“当年那混蛋没抢赢我,被我干下去了,一直记着呢。”

    父女两背着妈妈偷偷笑。

    只是,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出租车司机能指使得动派出所的警察?

    还能把局布得那么精妙?

    估计没几个人会信。

    爸爸见医院的条件简直跟皇家级别一样,也问过向晚歌费用的事,向晚歌实话实说了,开玩笑说可能是遇到了好心人。

    其实她还是觉得应该是秦墨池在暗中帮她,这自作多情的,真是一点都不矜持。

    爸爸只是笑了笑,叫向晚歌找到恩人一定要好好感谢一番。

    至于秦墨池,因为他跟陆家沾边,爸爸很不待见他就是了。

    不过向晚歌要请秦墨池吃饭爸爸也不反对。

    他想出去找活,给人当个司机啊,看个大门什么的,向晚歌不许,让他在医院陪妈妈。

    无形中,她已经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了,每天医院局里两边跑,一家人几乎吃住都在医院,盼望着匹配的心脏早日出现。

    这么说可能不厚道,一颗心脏的出现就意味着一个生命的消失,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大家都是凡人,顾不了那么多。

    “晚晚最近都瘦了。”殷月秀看了看她身后,目光黯淡下去。

    向晚歌知道她在看什么,拉起妈妈的手在自己脸上拍了拍:“现在流行小脸,我这样正好。倒是爸爸也瘦了不少,妈,等你出院了,可要给他好好补补。”

    到走廊上,向晚歌给向颖发了微信:“妈想你了,你来看她吧。”

    想想又加了一句:“打扮正常一点,不许刺激她。”

    向颖隔了一个小时才回信息,“要你说?那是我妈!”

    向晚歌盯着“那是我妈”看了好一会儿,摇摇头,觉得向颖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一周过去,向晚歌没有等到秦墨池的电话。

    她跟苏芷嘀咕,“你说,他是不是反悔了?”

    苏芷说话向来火爆:“又不是答应跟你开一房,反悔个蛋,人家是总裁呢,等着吧。”

    “可是,我怎么觉得他肯定是反悔了呢?或者,忘了?”这蛋蛋的忧伤不要太明显喂。

    苏芷把眼睛从放大镜挪到向晚歌脸上,神叨叨的点头:“骚年,你这是思那个春了啊,瞧这明晃晃的大眼睛,瞧这白嫩嫩的小脸,一清二楚的写着四个大字‘我要发浪’!”

    “死妮子,你找死啊。”

    苏芷举着档案袋护着脑袋,“死丫头,不要以为你刑侦科的就四肢发达我们痕迹检验科的就是弱鸡,惹急了,信不信我把你的秘密大白于天下?”

    “我有什么秘密?”

    “向晚歌爱上秦墨池啦,这算不算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