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4章不小心又看到了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24章  不小心又看到了

    向晚歌这一觉睡得可谓昏天暗地,好不容易醒了,睁开眼睛,房间里有光。

    跳下床,拉开窗帘,呕卖瓜滴,天果然都亮了。

    她掏出手机一看,好吧,五点!

    这是她以前住过的房间,拉开衣柜,里面还挂着她以前在这里穿的衣服。

    她看了看身上的t恤,皱的不成样子了,干脆挑了一条连衣裙换上,又手脚麻利的梳洗一番。

    佣人们也都起来了,搞卫生,做饭,个个动作麻利却无声无息。

    齐非正要去跑步,看见向晚歌吹了一声口哨:“嗨,早上好,向小姐。”

    向晚歌抓抓头:“都这么熟了,能别小姐小姐的叫吗?你这样很容易让我想到一些不光明的从业者,齐大叔,叫我名字吧?”

    齐非不乐意了:“小晚晚,我有那么老么?我可跟我们家‘三爷’同岁呢?”三爷两字是嘴型。

    “他不是舅舅么?你们得同辈儿啊。”向晚歌在客厅扫了扫,也做了一个嘴型--你们家三爷呢?

    齐非指了指楼上。

    向晚歌:“三楼?”

    齐非竖起大拇指:“聪明!”

    “幼稚!”

    三楼是健身区域,这会儿那人应该也是在晨练吧?

    向晚歌想到自己原本是来道谢的,结果等人等睡着了,连怎么爬上床的都不知道……

    等等,谁送咱去客房的?

    齐非?

    秦墨池?

    不会吧吧吧吧……糟糕,小心肝又不听话了。

    健身房很大,摆满了各种健身器材,比向晚歌常去的那家健身馆的设备都齐全。

    不过秦墨池不在里面。

    健身房一面全是玻璃,另一边就是露天游泳池了。

    向晚歌以前住这儿的时候心里有事,也没心情游泳,这还是第一次来。

    游泳池里有人,她看见了扬起的水花。

    向晚歌着魔一般走过去。

    她只看见一个颀长的黑影在水面下快速游动,矫健的手臂,宽阔的肩膀,紧窄的腰身,修长的腿,秦墨池光着身子的画面猛地蹿进脑海,心脏的位置仿佛突然间被某种情绪胀满。

    向晚歌捂着胸口,看着那个男人上了泳池,看着他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他没有戴泳镜,也没有戴泳帽,自然色的黑发湿漉漉的垂在额前,让他那双本就深邃的眸子看起来更像两个黑洞,似乎能把人吞噬。

    向晚歌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就是入党宣誓那会儿,穿上警服那会儿,被那个搞乌龙的教官摸了一下小手那会儿,被陆景庭求婚……从未有过哪怕那么一秒像此刻这样,她紧张的心脏都要蹦出来了。

    可是该死的,秦墨池竟然直接越过她,就那么……走了?

    秦墨池目不斜视进了浴室。

    真是让人抓狂的无视啊,赤果果的,气死了。

    “秦墨池!”

    砰的一声,向晚歌推开了门,然后她就,斯巴达了。

    秦墨池正在冲澡,这个可以理解,人家刚游了个泳,当然要冲一下。

    只是,“你为什么不锁门?”向晚歌捂住眼睛,哎呀,不小心又看到那里,那里了,好羞射呢。

    “出去!”男人的声音很冷。

    向晚歌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砰的一声甩上门,靠在门上大口大口喘气。

    秦墨池开门的时候她顺着惯性差点就倒进对方的怀里,“你洗完了?这么快?”

    “什么事?”男人的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了,问的是向晚歌昨晚为什么会在他家门口这件事。

    向晚歌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的说话方式,不然还真搞不懂他在说什么。

    “我是专门来道谢的,谁知等着等着就……”

    “说完了?让让,我该下楼用餐了。”

    向晚歌满头黑线的意识到自己还把人家堵在浴室呢,而秦墨池身上也只在腰间围了一块浴巾,向晚歌因为避免跟他视线接触,此时目光恰好就落在对方古铜色的胸膛上。

    某人的羞耻心只有那么一点点,所以此时此刻,她不是脸红,而是在心中感叹,果然是本姑娘看上的男人,身材就是正啊,赞一个先。

    “那我陪你一起啊。”向晚歌开心的说,说完自己先走了。

    秦墨池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一愣。

    从他第一次见面起,他就从没见她如此开心过。

    就连有些人的故意冷淡都没察觉出来。

    齐非也跑完了,见向晚歌下楼,招呼道:“小晚晚快来,今儿厨房准备了你最爱吃的蒸饺,三鲜口味的,还有你最爱的咸豆浆。”说完才发现自己老大也跟在后面,赶紧狗腿的加上一句:“先生运动完了,你今天起色看起来不错哦,红光满面,吉星高照!”

    秦墨池凉飕飕的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改看相了?”

    向晚歌吐吐舌头:“活该!”落座的时候又补刀:“狗腿子。”

    齐非:“……”爱呢爱呢?大家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吃完饭,向晚歌再一次郑重道谢:“你哪天有空,我想请你吃饭。”

    --这句话绝对没有私心,向那个因为摸了她小手,结果被她狠揍一顿的教官保证。

    人家尊滴只是为了表示感谢,请看哈士奇属性的向晚歌萌萌哒的大眼睛。

    这下轮到齐非补刀了,“小晚晚啊,你确定就凭你那点点薪水,就敢在我家先生跟前开口请客?”坏丫头,吃不死你。

    向晚歌豪迈的拍拍胸膛:“不差钱。”

    齐非顺着的手势看过去,因为穿着合适的裙子,平日里被隐藏在宽松制服和宽大t恤下的身姿也还是活色生香的。

    正在评估尺寸的齐非不经意一抬头,对上的就是他家秦三爷凉飕飕的眼睛。

    哎哟老大,咱啥都没看见,你请你请。

    向晚歌浑然不觉,一脸严肃的看着秦墨池,“你帮了我家那么大的忙,不管怎么样,这顿饭我是一定要请的,时间和地点你定。”

    齐非觉得向晚歌这道谢道的方式太不对了,当然,以身相许什么的不敢想,你怎么也得想个别出心裁的吧?

    秦三爷缺你那口吃的么?

    你不知道秦三爷的饭局已经排到年尾了么?

    并且,除了公事,齐非就没见过秦墨池跟谁吃过饭。

    可怜的小晚晚,不过,三爷,你到底是腹黑呢还是腹黑呢还是腹黑呢?

    “等我电话。”秦墨池突然说。

    向晚歌:“=口=”

    齐非:“=口=”

    等两人回过神,秦三爷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