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2章不留名的土豪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22章  不留名的土豪

    玛利亚医院的专家是个老外,还好向晚歌英语过关,沟通无障碍。

    专家说殷月秀当年的手术是成功的,但是术后没有好好休养,这就大大拖了后腿。再加上她现在年纪也大了,最近又着实劳心劳力,一旦受了刺激,她胸腔里的那颗心脏也基本处于报废状态。

    换句话说就是,要换心脏。

    向晚歌懵了。

    做手术要花多少钱先不提,关键是,到哪去找合适的心脏?

    经过专家的治疗,殷月秀被送进了病房。

    高级医院就是高级,病房弄得跟套房似的,不仅有独立的卫生间,连会客厅都有,地上也铺着羊毛地毯,房间干净整洁,空气中飘着一股子消毒水的味儿。

    向晚歌没有心情观察这些,她还在为心脏发愁。

    外面传来秦墨池压低的声音,“……需要换心脏……嗯,交给你了……她没事,有我在你放心……好……”

    原来,受人之托是真的……

    两个小时后,殷月秀醒了过来。

    她的身体还很虚弱,医生说尤其不能受刺激。在找到合适的心脏之前,她必须住院。

    “妈,你感觉怎么样?”

    殷月秀抬手摸着女儿的脸,眼泪直流,吓得向晚歌差点晕倒。

    “妈,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疼啊?要不要我叫医生?啊对了,爸爸没事了,有新的证据出现,律师说爸爸绝对能无罪释放。”

    殷月秀眼泪流得更厉害了,嘴角却勾了起来。

    见她在笑,向晚歌放下心来,母女两都笑起来,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等妈妈睡着了,向晚歌松了一口气,出来一看,齐非和秦墨池已经不在了,她耸了耸肩,自嘲的笑了笑,门外传来苏芷的声音。

    “你都害你妈心脏病复发了,你还好意思来见她?滚滚滚。”

    “呸,是向晚歌害的,都是她,她就是个扫把星,要不是因为她,我们家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该滚的人是她。”

    是向颖!

    向晚歌拉开门,照着向颖的脸就甩了一巴掌,啪的一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她从没对向颖出过手,尽管她一直练跆拳道,尽管向颖一直挑衅,她都一直忍着。

    只是这一次,她实在没办法忍了。

    “向颖,妈刚睡着,医生说她要换心脏,因为,她的心脏已经负荷不了了。她还受不得一点点刺激,你再敢大吵大闹,我下一次出手,可就不是你那张脸了。”

    向晚歌扫了向颖肚子一眼,后者条件反射捂住了小腹。

    “向晚歌,你,你狠,好,哈哈,好,我走!”

    苏芷抱了抱好友,“别气了,跟那种贱人生气没意思,你还得照顾妈妈呢,好好休息吧,看你这小脸,不到三指宽了都。”

    向晚歌觉得苏芷的形容很夸张,她想笑,却笑不出来。

    秦墨池说的人到底是谁呢?

    她不记得向家有这么个亲戚或者旧友,并且,直觉告诉她,向颖或许知道些什么。

    …

    “向小姐,您母亲的住院费,手续费,护理费,营养费等等都已经缴了,我们医院给你母亲安排了两位资深护工,白天晚上二十四小时都有专业人员看护,请您放心。”

    向晚歌傻眼:“我能知道是谁帮我妈妈付的款吗?”

    “对不起,恕我不能告诉您。”

    竟然还有做好事不留名的?

    向晚歌从缴费处出来就看见齐非双手插裤兜,在美丽护士小姐爱心眼神中风度翩翩的进了大门。

    “齐非,我正好找你呢,我妈的住院费,手术费……等等费用,是不是你帮我付的?”这手术都还没做呢,连后续的护理费营养费都缴了,这样的土豪,除了齐非和秦墨池,向晚歌实在想不出来还有谁。

    “不是我不是我,我刚买了辆跑车,呵呵……”

    “那是你老板?”

    齐非奸笑:“应该……不是吧!”

    哎哟喂小晚晚啊,进了玛利亚医院你就等于回了家,谁敢收你的钱?你就是把这医院拿去卖了,都没人舍得说你半个字。

    向晚歌还在纠结:“不是秦墨池?”

    “你想那么多干什么,关键是你妈妈有人照顾了,你也好放心去上班,别的就不要想,你放心,这家医院有专门的营养师,你妈妈的一切衣食住行都不需要你费心。”

    向晚歌赞同的直点头:“确实,菜还挺好吃的。”

    齐非生怕她还揪着问,赶紧把人忽悠走了:“我来办点事,顺便看看你,有事儿你说话,我和老大的电话你都有了吧,得,你赶紧去忙吧,哎,全世界都忙啊,我也忙……”

    向晚歌:“……”

    …

    夜,秦家老宅。

    今晚不是秦家一月一次的聚会,不过人到的特齐。

    秦老爷子,秦老太已经坐在首位,秦老太下首坐的就是秦素,旁边是陆宏昌,接着是陆景庭。

    秦老爷子那边的位置空着,秦墨池还没到。

    秦老爷子三个儿子,大儿子没了,二儿子在国外,几个孙子辈的也都不在跟前,听着人挺多的,实际上他身边除了秦墨池和秦素就没人。

    四周站满了佣人,个个垂头待命。已经过了饭点,秦家却还没有开饭。

    秦老爷子一手杵着拐杖,目光炯炯地看着门口,面无表情。

    陆家父子两垂头丧气的,特别是陆景庭,一看就知道那货身体僵硬,背脊冒汗,在秦老爷子的威严下,他都快呼吸不畅了。

    没有人敢开口,秦素看了看秦老太,嘴巴张了张,在秦老太反对的目光,微张的嘴巴到底不甘心的闭上了。

    陆宏昌的脸色很不好,有气不敢撒。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家之主,陆家,那在本市甚至全国,都是排的上名的。他陆宏昌的大名,在商界也是如雷贯耳。

    可每次到老丈人家来,他就不得不夹紧了尾巴。

    谁叫陆家现在走下坡路了呢?

    “别等了。”秦素拍桌而起:“让全家人等他一个,他也配!”

    秦老爷子拐杖一杵:“放肆!”

    “爸!”

    大门打开,秦墨池带着齐非走进来。

    他好像没有注意到眼前的紧张气氛,兀自朝秦老爷子点了一下头,没有解释迟到原因,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淡定从容地坐到了秦老爷子下手。

    秦老爷子表情微缓,朝管家秦开示意:“开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