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1章秦墨池,你真是一个大好人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21章  秦墨池,你真是一个大好人

    向晚歌被无视,心里也委屈。

    最近因为她爸的事,再加上向颖和陆景庭逼迫添堵,后来妈妈又心脏病复发住院,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幸好现在秦墨池出手了,只要他出手,爸爸肯定会没事的。

    心里轻松了一大截。

    “谢谢,以前是我不对,我不该那么说你。”陆家是幕后黑手,秦墨池又是陆景庭的舅舅,他帮自己就相当于是对自己亲人出手,心里肯定也不好受吧?

    向晚歌恨不能敲破自己的脑袋,怎么早没想到呢。

    她在那又是揪头发又是绞手指的,秦三爷终于转尊头看了她一眼,“你不用谢我,我是受人之托。”

    “?”向晚歌心里的问号又多了一个,“你什么意思?有人在暗中帮我?”

    不等秦墨池回答,她自觉的接口:“我知道,该我知道的时候我自然就知道了。”

    秦墨池眉头一挑。

    “向小姐是越来越识时务了啊。”齐非笑得很银荡,不出意外得了向晚歌两枚白眼。

    车里的气氛渐渐轻松起来。

    向晚歌见车子是去妈妈医院的方向,不由好奇问道:“你们去哪家医院?”

    齐非:“先生已经联系好了玛利亚医院的心脏权威专家,我们去给你妈妈转院。”

    “什么?”向晚歌条件反射一蹦,结果,嘭的一声撞在车顶上。

    “玛利亚医院?真的吗?太好了。”向晚歌抱着脑袋又哭又笑,玛利亚医院可是全国有名的高级私人医院,据说里面服务一流,医术一流,环境一流,医院的vip不是土豪就是大碗,尔等凡人连医院的大门都不敢进。

    向晚歌实在是太激动了,今天的一切就跟开了挂一样让人不敢相信。

    见她又哭又笑,旁边的秦墨池嫌恶的皱紧了眉头。

    谁知他的表情还来不及松动,就见一个小巧的影子一下子扑过来,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秦墨池,呜呜,谢谢你,谢谢你,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呜呜,你怎么可以这么坏,让人家这么感动,都无以为报了,秦墨池,你真是一个大好人。”

    秦墨池:“……”这乱七八糟的毫无诚意的感谢致辞是个什么鬼?

    齐非同情的摇摇头,可怜的丫头,把狼当做牧羊犬你可真勇敢。

    三爷是好人?

    他要是好人这世界上就没坏人了。

    齐非敢打包票,秦墨池要正儿八经想管向晚歌的闲事,陆景庭早死八百回了。

    秦墨池这个人,是不会多花哪怕一丝一毫精力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的,之所以他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救向晚歌,也不过是因为“受人之托。”

    所以他只是管救,只要向晚歌没事,没有被陆家算计进去,他就觉得完成了好友所托。

    至于向晚歌在这期间经历什么,对不起,不关三爷的事。

    向晚歌有一句话说对了--秦墨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冷酷无情的混蛋。

    苏芷见向晚歌带了两个超级帅哥来医院,眼睛都看直了。

    “骚年,这谁呀?”

    没有秦墨池的允许,向晚歌不好给她介绍。

    齐非在美女面前一向是个绅士,朝苏芷伸手:“你好,我叫齐非,是晚歌的朋友。”

    “你好,我叫苏芷,是这死妮子的死党。”苏芷又看了看秦墨池,一接触到对方的眼神,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妈耶,这人是冰做的?

    我操,看这浑身的气场,向晚歌这死丫头莫不是突然撞了桃花运……瓦擦擦,冰山酷霸总裁vs警花小萝莉?

    这可是总裁文里最萌的cp呢,妥妥的大叔文,宠文!

    苏芷一个人笑得很下流。

    齐非主动去办转院手续了。

    苏芷把向晚歌悄悄拉到一边,指了指正站在窗户边打电话的秦墨池,“老实交代,那谁啊?”

    “这个……”斗虫虫中……

    “少装死,你不说就死定了你。”

    “真不能说,真的。”向晚歌在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苏芷邪笑:“不说是吧?你不说,我就去告诉他你念警校的时候给教官写情书的事……唔唔……”

    向晚歌死死捂住苏芷的嘴,脸都急红了:“都说了那不是我写的,是我帮别人给的,谁知道教官会误会呢?也怪那谁,写情书竟然不留名,哎我去,这件事就不能烂在你肚子里,跟着你的肠道垃圾一起排出体外?”

    苏芷猛翻白眼:“向晚歌,你真是太粗暴了。”

    “我已经够含蓄了。”

    “少打岔,他是谁?”

    “陆景庭的舅舅。”

    “瓦提(what)?”

    向晚歌点点头,“也是他帮我爸找到了新证据,还帮我妈请了专家。”

    苏芷双眼已经开始冒粉红泡泡了,“死丫头,你撞大运了啊,陆景庭的舅舅,那不就姓秦吗?哎哟,没想到这么年轻有型,比电影明星不知道强了几万倍呢,说吧,你们什么关系?”

    “啊?”

    “啊个蛋啊,别告诉我你们什么关系都没有。这世道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他为什么帮你?你敢说他不是看上你了?哎哟,虽然他是那人渣的舅舅,但又不是你舅舅,妈蛋,大叔和萝莉,萌死个人了。”

    “= =!!”向晚歌满头黑线,“你脑洞开的是不是太恐怖了?人家是受人之托呢,赶紧闭嘴别乱说。再说,人家是秦家三爷,怎么可能看得上咱们?”

    心里那微微的不爽是怎么回事?窗边的人已经收了手机,高大的身影在这狭小的病房里显得特别伟岸。

    不得不说,秦墨池这一款,恰好就是向晚歌的菜。

    这种感觉跟当初被陆景庭追求还不同。

    当初她接受陆景庭的原因,一部分是因为陆景庭确实会说,长的又好,会演,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同学们起哄。

    大家都说陆少多好多帅啊,这么好的男人向晚歌你还矫情个啥,赶紧答应吧。

    所以她就成了陆景庭的女朋友,心里除了膨胀的虚荣和被掩盖真相的幸福,啥感觉都没有。没有怦然心动,也不像此刻又涩又苦。

    其实向晚歌心里清楚,她是真的动心了。

    否则,也不会拿着林成给她的那些照片直到没有办法了才来质问秦墨池。

    一听向晚歌说秦墨池是受人之托,苏芷撇了撇嘴,狠狠剜了秦墨池的背影一眼,“你这样人见人爱的小警花他都看不上,那是他瞎,亲爱的别伤心。”

    向晚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