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0章敢咬三爷,胆儿肥啊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20章  敢咬三爷,胆儿肥啊

    医院走廊,向晚歌和向颖面对面而坐,一个紧紧盯着手术室门,一个死死盯着对面的人。

    “都是你害的,向晚歌,我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向晚歌冷冷看了她姐一眼:“彼此彼此。”

    “哼!”

    半个小时后,医生出来:“病人以前是不是做过心脏方面的手术?”

    向晚歌立刻反应过来:“是是,左心室搭过一次桥,好几年前的事了,医生,我妈怎么样?”

    “病人情绪很不稳定,情况很糟糕,我需要她以前的病例,再组织专家会诊……”

    向晚歌一阵天旋地转。

    向颖双眼木木呆呆的,也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

    酒店,陆景庭听了向颖的话怒极反笑:“你们姐妹两到底谁才是你妈亲生的?嗯?”

    原本以为哄骗向颖让她打出亲情牌,再暗中威胁一下殷月秀,谁知,她竟然心脏病复发了。

    向颖听了他的话不由一愣:“你,你怎么知道她不是我妈生的?”

    既然说漏了嘴,陆景庭也懒得圆谎,“这世上还有我陆景庭不知道的?”

    向颖怀疑的看着他,脑子转的飞快,她本也不笨,转眼就明白她悲剧了,“你,你真是为了她才接近我?”

    “怎么能这么说呢宝贝儿,我爱你是真的,否则,想怀我陆景庭孩子的女人多了去了,我为什么会允许你留着?”

    “那向晚歌……”

    “你知道向晚歌的身世吗?”

    “我一直以为她是我爸在外面的野种,难道不是?”

    “不。”陆景庭伸出食指摇了摇:“向晚歌,她姓江。”

    “什么?”向颖傻眼。

    陆景庭一把搂住向颖的腰,“所以啊宝贝儿,有了你这个好妹妹,咱们,咱们的儿子,这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可是我爸……”

    “只要向晚歌娶到手,你爸保证安然无恙,宝贝儿,你不相信我吗?”

    “信,陆少,你是我这一辈子最爱的男人。”

    ……

    橡树湾。

    “情况很不妙,医生说身体透支严重,以前做了手术也没有好好休息,这一次恐怕……”齐非有点说不下去,这一家人,实在有点惨。

    向文武还被关着,搞不好就要坐牢,妈妈又心脏病突发,一个不小心就是一条人命。

    “老大,我担心如果向小姐的妈妈真的……会不会对以后江家认她有影响?”

    秦墨池和江家早已了解清楚,向文武夫妇对向晚歌视如己出,向晚歌也是非常孝顺,如果因为她的身世被陆家利用,从而导致向母出个什么意外,很难保向晚歌不迁怒,从而对江家产生抵触情绪。

    毕竟,向晚歌是在向家长大成人的。

    秦墨池也陷入沉思,英挺的眉毛微凝。

    这时,佣人敲门:“先生,江先生来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江谨言行色匆匆,也没空寒暄:“大哥那边出了点事,我必须回去,晚晚就托付给你了。”

    “什么事?”

    “没什么,一点旧怨。”见秦墨池明显不信,只得又加了一句:“我大哥出车祸的消息走漏了。”有些仇人闻风而动了。

    其中,保不齐就有陆家的手笔。

    秦墨池点点头:“这边你放心。”

    齐非摸摸鼻子,没有插话。

    江谨言把一只文件袋交给秦墨池,“所有的证据都找齐了,向师傅的事,交给你了。对了,向母的事我也听说了,你让她转去我的医院,专家已经准备好了,势必会竭尽全力。”

    也只能如此安排了。

    江谨言甚至还没来得及见侄女儿一面,又匆匆走了,照旧丢给秦墨池一个烂摊子。

    齐非都替他家三爷愁。

    …

    开庭这天,向晚歌都不敢看她爸。

    向文武可能察觉到了什么,着急的不行。

    妈妈还没醒,苏芷帮她守着,姐妹两一起旁听,中间隔着八丈远。

    公安局的同事们也垂头丧气的,他们个个都感觉到这其中有问题,可是查不出来。

    特别是林成,他隐约猜到这案子可能涉及豪门恩怨,他也不惧豪门,就是死活找不到突破口。

    他拍拍向晚歌的肩膀,是安慰,也是愧疚。

    终于,双方律师做了结案陈词,因为是一尸两命,原告又步步紧逼,最后法官判处向文武有期徒刑七年,立刻执行。

    这相当于是重判了。

    想到病重的妈妈,向晚歌只觉晴天一道霹雳,陆景庭和秦墨池的脸轮流闯进她的脑海,撞得她脑子几乎要炸了。

    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逼我?

    为什么你明明只要伸以援手就可以救我爸,你却偏偏冷酷无情?

    “等一等!”

    所有的人循声望去,就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帅哥,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风流倜傥的走进来。

    向晚歌半天没反应过来,还是齐非朝她眨了眨眼,她才猛地回过神。

    她来了个猛的,从座位上腾的一声站起来,冲过去抓住她爸的手,当着法官,律师,陪审员,等等所有人的面,又哭又笑:“爸,你没事了,你没事了。”

    因为出现了新的证据,法官宣布,三天后再开庭。

    向晚歌这会儿开心的几乎飞起来,都没空去看向颖和陆景庭的脸色,扑腾着翅膀就冲了出去。

    黑色的卡宴里,秦墨池冷酷的侧脸相当迷人。

    他的视线落在忙碌的车流中,深邃,却空洞。

    向晚歌站在车前,突然不敢上车了。

    “向小姐,上啊,愣着干什么?你不热啊!”齐非帮她拉开车门,她小心翼翼的上了车。

    秦墨池也坐在后面,依旧扭头看着车外,仿佛不知道车上多了一个人。

    向晚歌咬人的狠劲儿没了,这会儿就是一只没出息的鹌鹑,紧紧挨着车门,生怕自己的存在污染了空气一般。

    她知道自己就是个怂的,可是,瞅瞅这个男人,是个人在他面前都得怂吧?

    连齐非都怂呢!

    这么一想,向晚歌又找补了一些自信。

    “谢谢你!”

    秦墨池转头看了齐非一眼:“去医院。”

    “啊?”向晚歌大窘,不带这么无视人的啊!

    “那个,那天咬你,不好意思。”

    嘎吱一声,车子一个急刹,车里的人被晃了个七荤八素。

    齐非崇拜的看了向晚歌一眼,你大爷的,向晚歌,你敢咬三爷,胆儿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