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7章倒霉的齐非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17章  倒霉的齐非

    陆家大宅。

    夜已经很深了,陆景庭刚洗了个澡,就听陆升在外面敲门:“少爷,三爷来了。”

    “什么?”

    “三爷请你马上去见他。”

    “操!”

    陆宏昌和秦素夫妇也已到场,今天没有向家人在,这两口子也懒得装了,看向秦墨池的视线带着刀子。

    秦素气得脸都白了,平日保养精致的脸上贵气无存:“小畜生,这里可不是秦家!”

    这嘴脸可真有够难看的。

    秦墨池:“……”一双深邃的眸子不知盯住何处,手里的打火机一明一灭,那刺耳的啪啪声,吵得秦素恨不能上去甩手一巴掌。

    “哈哈。”齐非认命的打着哈哈:“刚才在豪爵碰巧遇到了陆少,我们先生见他跟前不久才因为吸毒被封杀的一个明星混在一处,呵呵,所以过来提个醒。”

    “你……”秦素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她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货色她能不知道?

    如果陆景庭聚众吸一毒的事儿传出去,不仅会对陆氏产生负面的影响,就是秦老爷子和秦老太那里,他们都不好交代。

    当然,他们绝对没有想到齐非这家伙竟然敢忽悠他们,听齐非这么说,再联系陆景庭平日的所作所为,自己先把儿子埋怨上了。

    陆景庭摇摇晃晃下来,看见的就是他父母双双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找我什么事?”在自己的地盘上,舅舅都省了。

    秦墨池起身,径直走到陆景庭跟前,一双眼睛沉得骇人。

    陆景庭被他舅舅的气势完美碾压,声音不由自主抖起来:“干,干什么?啊……”

    一声惨叫,只见秦墨池一把捏住陆景庭的下巴,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粒药丸,啪的一声拍进了陆景庭嘴里。

    “咳咳,你,你给我吃了什么?”陆景庭干咳着,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陆宏昌和秦素都还没来得及发话,秦墨池已经丢开陆景庭,迈着长腿扬长而去。

    从始至终,他一句话都没说,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陆家人。

    车上,齐非又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老大,心脏都快被你吓出来了。”陆家可是有保镖的好吧,也是豪门之一好吧?你能不能稍微低调一点?

    此时的陆家却是鸡飞狗跳,没人知道秦墨池给陆景庭吃的什么东西,陆升第一时间打电话叫家庭医生。

    陆景庭被他妈抱着,不一会儿,他一把推开他妈,面目扭曲的站起来:“是,是春……药……”

    众人:“……”

    …

    开庭这天,向家一家三口一起旁听。

    向颖穿着孕妇装,明明才三个月的身孕,看着就跟快要生了似的,排场十足。

    那天她听说陆景庭违背诺言跟向晚歌上床,气得差点晕倒,也不自杀了,直接打车冲去了陆家。

    也不知道在陆家发生了什么,反正那天晚上她没回来,昨晚被陆升亲自送回来的,看她的表情,应该已经跟陆景庭和好了。

    陆景庭也在旁听席上,看见向晚歌进来,还颇为绅士的起身迎了上去,真是把未婚夫的殷勤扮演到极致。

    旁边的向颖差点气歪嘴。

    一审对向文武很不利,这个大家已经预见了。

    林成是这件案子的负责人,他当庭提出了疑问,表示案件可疑,可即使这样做,也只是多争取了几天时间。

    向晚歌和妈妈只能等下一次开庭。

    看着爸爸被押走,她一阵阵无力。

    转眼,陆景庭又向她递出了橄榄枝。

    这个小人!

    …

    江谨言亲自给秦墨池续上咖啡,笑道:“没想到那小妮子性子还挺坚韧的,像我们江家的人。”

    秦墨池脑海中是一张分明悬悬欲泣却又咬紧了嘴唇的面容,任凭眼泪逼满眼眶,她愣是没哭。

    坚韧?倔强倒是差不多。

    秦墨池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第二次开庭就在后天,你去还是我去?”

    “你去吧,我不好在这个时候现身,等江家的事过去了,大哥的病情也差不多稳定了,再去见她不迟。”

    秦墨池点头,“也好,对了,幕后的人……”

    “这件事你不要插手了,毕竟……”

    秦墨池知道他想说什么,毕竟他姓秦,毕竟他和秦素都是秦天的种。

    “嗯,你安排,需要人手你说,齐非反正也闲着。”

    努力把自己当透明人的齐非无语躺枪,内心全部是咆哮镜头,“神马?我闲?老大,小弟我起得比鸡早,睡的比狗晚,连泡妞打飞机的时间都没有我闲?没看我憋得脸上都长青春痘了么?”再不去去火就要出人命啦!

    脸上却只能恭敬的点头哈腰特别狗腿:“但凭江总吩咐。”

    向谨言拍拍齐狗腿的肩膀:“听说这段时间是你在暗中保护我家晚晚,辛苦了。”

    “呵呵,为人民服务。”

    秦墨池冷眸一扫,差点把这没节操没骨气的货一脚踹出去。

    话说齐狗腿为什么这么怕江谨言呢,这里有个让他记忆深刻的典故。

    江家主营产业是医院,高级私人医院遍布全国。

    不得不说,从黑社会到开医院,这种逆天的事儿也就江家人才能干出来。

    而江谨言,就是一名外科医生。

    齐非跟江谨言有一个非常难忘的“美好邂逅”,这事儿要从十年前说起。

    那时齐非刚跟了秦墨池,还是一个菜鸟。

    小菜鸟虽菜,对自己老大那是相当服气的。

    秦墨池当时也就二十二岁,还不是牛逼哄哄的寰宇国际亚洲总裁,在总部接受秦老爷子的锤炼,当了一个劳什子部门经理,还是副的。

    他当年也才留学回来,心高气傲的,颇想干点名堂出来给秦老头瞧瞧,就玩了一手微服私访,没有禀明身份。

    于是,他在公司就遇见了一个倒霉鬼。

    那倒霉鬼不满秦墨池空降过来就抢了原本属于他的升职机会,竟然脑残的找了一群混混,想揍秦墨池出口恶气。

    秦墨池没揍着,这事儿却被齐非知道了。

    齐非当年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来了个以牙还牙,单挑,狠狠揍了那人一顿,最后两人都进了医院。

    他们的主治医生就是江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