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2章如果我不答应呢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12章  如果我不答应呢

    对上那双剔透的眸子,毫无疑问,陆景庭动心了。

    虽然他喜欢热辣性感的美眉,不过偶尔换个清粥小菜,还别说,特吸引人。

    他的视线直直落在向晚歌那没有经过任何化学物品侵染的唇瓣上,喉咙不由发干,浴袍下面也蠢蠢欲动。

    砰!

    “ 嗷 ̄ ̄”陆景庭悲剧了,没亲到不说,再一次抱着肚子变成了一只虾米。

    向晚歌揍完,转身就走。

    “该死!”都已经订婚了,陆景庭连人家的手都没摸过,更别提亲热了。

    说出去都没人信,他陆景庭何时如此苦逼过?

    向晚歌怒气冲冲出了陆家的大门,如果先前她只是怀疑,那么现在,她已经肯定这事儿跟陆家脱不了关系。

    …

    寰宇国际。

    “总裁,有位名叫林成的警官要见您。”

    齐非看了秦墨池一眼,代替他对内线说:“请他去会客室。”

    “他怎么来了?”齐非纳闷:“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秦墨池起身,齐非赶紧取来外套,秦墨池没有接,长腿一迈就绕过了办公桌。

    齐非耸耸肩,又把外套挂回去。

    会客室,林成已经等着了。

    他穿着便服,浅灰色的衬衣,里面搭着黑色的背心,跟这装潢时尚富力的房间一比,整一土鳖。

    齐非招呼着:“林队长可是稀客啊,快请坐快请坐。”

    林成的视线落在秦墨池身上,眼眸一深。

    他没见过秦墨池本人。

    秦家三爷绝对是个神秘人物。

    寰宇国际是秦家的产业,遍布全球,而秦墨池,则是亚洲片区的执行总裁。

    秦家老爷子秦天有三子,大儿子秦振华已经去世,留有一子秦牧,在秦家排行老二,是在秦老太王芳身边长大的,很得秦老太欢心,今年25岁。

    二儿子秦振业远在国外,据说是因为当年娶了当红艳星被秦老太流放了,是美欧两洲的执行总裁。膝下也有一子,秦家大少秦野,今年26岁。

    三儿子就是秦墨池。

    世人眼中的秦三爷,冷酷,狠绝,不近女色。

    传闻他身有隐疾,也有人说他曾经被情所伤,尽管有无数的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事实上,秦三爷对女人从来不会怜香惜玉。

    这是林成知道的关于秦家的大概情况,这些豪门不是他们这种小警察能够随便打听的。

    看见本尊,林成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秦墨池竟然这么年轻,最多三十出头,却已是上流社会中的传奇性人物。

    在林成打量秦墨池的时候,秦墨池的视线只是在林成身上扫了一下。

    “林队长,不知道你来是为了公事还是私事。”齐非主动提起话头。

    “我给秦总看样东西。”说着,林成把手里的文件袋丢在了茶几上。

    齐非眼中快速滑过一抹疑惑,打开,文件袋里是一叠照片,他倒吸一口气,赶紧把照片给秦墨池过目。

    秦墨池扫了一眼,照片是向文武出事那天晚上从监控截的图,照片上的车就是他最喜欢的那两黑色卡宴,当时他和齐非就坐在车里。

    “手段不错。”秦墨池说。

    齐非脸色很难看,妈的,他明明打过招呼的,没想到竟然还是被这个林成挖出来了。

    林成坐到秦墨池对面,也不废话:“还请秦总解释一下。”

    秦墨池淡淡的丢出两个字:“路过。”

    林成:“……”操了,c市那么大,你哪不好路过,偏偏就从案发地附近路过,你是在哄我书读的少吗?

    并且他仔细比对了一番,确定案发时秦三爷的车绝对就在附近。

    齐非更夸张,“林队长,你不会是怀疑向师傅的事跟秦总有关吧?哎哟这可是天大的误会啊,向小姐怎么说也是秦总亲外甥的未婚妻,他做舅舅的,怎么会……再说,向师傅一个开车的,如果不是有向小姐这层关系,秦总连他是谁都不认识。”

    这个倒是实话,所以林成也仅仅只是来问一下。

    林成走后,齐非迟疑说:“我们要不要给他……指点一下?”

    “不用。”

    不用?齐非那个急啊,三爷,你不会等到法官宣判的时候您老人家才打算出手吧?

    …

    向晚歌左思右想,最终望天长叹:“没办法,就是他了。”

    谁知到了橡树湾,佣人却告诉她,“先生近期不在此留宿。”

    “那他在哪?”

    “不知道。”

    向晚歌:“……”

    她没有秦墨池的电话,只好又回家,上网输入了“秦墨池”三个字。

    度娘给的信息居然特别少,只说是寰宇国际亚洲总裁,其他比如照片,电话,身高三围的一个字都没有。

    喂度娘,你这还能算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度娘么?

    向颖抱着胳膊靠在门上,“陆少怎么说?”

    向晚歌那个气啊,懒得鸟她。

    向颖一个人唱着独角戏,“不就是让你跟他结婚吗?向晚歌,爸爸生养你一回,你连这点牺牲都不愿做吗?只是跟他结婚,不跟他上床不就行了?”

    “……”这奇葩的脑回路,三观已崩,向晚歌简直想给她跪了。

    …

    据说秦家老宅在一百多年前是一个知府大人的府邸,至于这种文物级建筑为什么成了秦家的私产,这里面就有些不能说的事儿。

    宅子里大部分建筑都是翻修过的,不过尽量保持了原来的亭台水榭,跟苏州那边的园林有得一比,古意盎然。

    秦墨池很少回这边,一个月也就那么两三回,还是被秦老爷子逼着回来吃饭的。

    见他带着齐非进来,秦老太的脸色习惯性地冷起来。

    这老太太也是七十多的人了,面相很富态,不过就算保养的再好,毕竟年龄在那摆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而已,还是一个不那么可爱的老太太。

    秦墨池礼貌地点了一下头,脚步一转,准备去书房找他爸。

    “站住。”秦老太猛地一拍椅子扶手。

    秦墨池站定,转身冷冷地看着她。

    “陆家的事,不许你插手。”秦老太凌厉地命令。

    前厅的气氛一触即发,齐非垂下头,默默减轻自己的存在感。

    这两位但凡对上,杀伤力不要太强。

    秦墨池也低下头,冷酷的声音漫不经心的响起:“如果我不答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