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9章给你的男人生孩子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09章  给你的男人生孩子

    头好疼!

    向晚歌揉着脑袋钻出被窝,一脸的扭曲,“啊,头疼死了。”

    “现在知道头疼了?”殷月秀端了一杯水恰好推门进来,看见向晚歌龇牙咧嘴的模样脸上满是心疼,“早知道你要跟苏芷喝酒就不让你出门了。看看,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泡在酒吧喝得烂醉像什么样子?幸好是遇到了秦先生,如果遇到那流氓,看你怎么办,来,喝点水,妈给你熬了白粥……”

    向晚歌捶脑袋的手一顿,“妈,你说谁?”

    殷月秀拿手指头在向晚歌头上一点:“喝糊涂了,谁送你回来的都不记得了。”

    真是他?

    昨晚迷迷糊糊的,还当眼花认错人了呢,原来还没喝懵逼啊。

    向晚歌揉揉被她妈点过的额头,心里很是纳闷。齐非把她送回家后她就一直没有再见到秦墨池,还当两人从此没什么交集了呢。

    她也想不明白秦墨池到底在搞什么鬼,开始不许她回家,后来又莫名其妙的放了她,搞什么嘛?

    还有,她昨晚去的那酒吧是个什么档次?秦三爷怎么就那么巧碰见了?

    “想什么呢,赶紧给我起来喝粥。”殷月秀从衣柜里选了一套制服丢给向晚歌,又开始手脚麻利地帮她收拾床铺。“喝了粥就赶紧上班去,我跟你们领导请了两个小时假……刚上班,迟到不好……”

    殷月秀开启了唠叨模式,向晚歌已经在公一安局正式上班。

    她在学校成绩优异,因为从小练跆拳道,身手也是好的,拿了好几个奖杯,毕业后直接被分进了刑侦队,现在是一名接线员。

    向晚歌咬咬嘴唇,“妈,向颖她……”

    殷月秀抱着叠了一半的薄被往床上一坐,叹了口气:“她出去了,宝宝啊,你姐姐她……你别怪她,她就是一时鬼迷心窍。”

    听见“宝宝”这窝心的两个字,向晚歌心里顿时软得一塌糊涂。

    殷月秀无疑是个好妈妈,爱孩子胜过自己的命。

    向晚歌从小乖巧听话,又是小的,自然是殷月秀两口子的心肝宝贝,从小宝宝宝宝的,就是现在大了,也时不时的这样叫。

    “妈,我不怪她。”向晚歌抱住妈妈,柔声道:“我是担心她,陆家那样的人家我们高攀不起。再说陆景庭那个人,真的是太可怕了,我怕她会吃亏。”

    “可,她到底怀了那个人的孩子……”殷月秀眼眶都红了,简直为向颖操碎了心,“我和你爸让她打掉,她哭喊着死活不答应。”

    哎,向晚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跟陆景庭的婚约,她是肯定要解除的。

    喝完粥,苏芷的电话来了,那丫头一个劲儿道歉,顺带又把陆景庭骂了个底儿朝天,两人约好明天再见。

    苏芷念的也是警校,向晚歌是刑侦专业,她学的是痕检技术,现在还在继续深造。

    到了局里,向晚歌一个科室的同事见她小脸发白,都过来关切的询问,其中又以男同事居多。

    这就是长的好的好处啊,向晚歌上班才几天,已经得了个警花的称号,惹得一瞟单身狗嗷嗷叫,有事没事往刑侦大队跑。

    所以,向晚歌虽然是新人,人际关系那叫一个好。

    刑侦大队这种地方一向阳盛阴衰,前面的接线员又回家生孩子去了,好不容易盼来了这么一朵花儿,以林成为首的单身狗们对向晚歌爱护有加。

    林成是刑侦队队长,响当当大三张的人了,成天办案,别说老婆,就是母蚊子他都没能勾一只,急得他妈见天拿着锅铲追着敲。

    向晚歌去头儿办公室销了假,回到座位刚坐下手机就响了,是她妈打来了。

    “晚晚,你姐她,你姐她……”

    “向颖怎么了?”

    “她流产了,人在医院。”

    “……”

    林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见表情不对,拧了一下眉:“出什么事了?”

    向晚歌很不好意思:“头儿,我家里出了点事……”还要请假t t。

    “去医院是吧?我送你。”说着就抄起车钥匙,回头跟副队长刘威嚎了一嗓子:“该准备的准备着,我随后就到。”

    有人起哄:“喂喂喂,头儿带头翘班了喂,信不信咱告局长啊?”

    向晚歌满头黑线,朝着那起哄的人拜托拜托,“师兄行行好,回来请你们吃饭。”

    两人走得急,连衣服都没换,穿着制服就来了。

    向颖已经被推进病房,向文武和殷月秀看着女儿没话说,病房里诡异的安静。

    看见向晚歌,殷月秀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松,向颖看见林成却突然激动起来:“警察……向晚歌,你带警察过来安的什么心?”

    向晚歌:“……”

    林成扫了扫病房里的人,一屋子人形色各异,向文武和殷月秀连招呼都没心思打,得,还是赶紧撤吧。

    向晚歌回他一个尴尬至极的笑容,林成耸了耸肩:“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刚关上门,向文武扬手就给了向颖一耳光,“你还嫌不够丢人?你要气死我是不是?”

    “我怎么就丢人了?我跟陆少真心相爱,我就是要给他生孩子。”向颖抱着肚子,没有哭,看向向晚歌的眼睛布满仇恨。

    这哪像流产的样子?

    果然,只听殷月秀气急败坏地扑上去,“我的祖宗,小心你的肚子……”

    向晚歌纳闷了,“妈,孩子不是……”

    殷月秀眼眶又红了:“你姐摔了一跤,见红了,不过孩子保住了,忘了跟你说了。”

    向晚歌不知道说啥了。

    向颖冷笑起来:“我的孩子没掉你是不是很失望?那就对不起了,这个孩子,我生定了,向晚歌,我向颖,就是要给你的男人生孩子,你等着吧!”

    “你再说一遍?”向文武扬起手,这女儿不打不行,老向家的脸都让她丢尽了。

    “你打死我,打不死,我就非要跟陆少在一起,你们管不着。”向颖梗着脖子,视死如归。

    向晚歌只想笑。

    这里也没她什么事,想走却没走成,向颖要跟她单独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呢?陆景庭,也只有向颖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