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8章怎么又是你呢,池舅舅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08章  怎么又是你呢,池舅舅

    砰的一声,书房的门被甩上,秦墨池一把扯了领带,随手丢在靠窗的沙发上。

    说真的,这男人绝对是男人中的男人,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子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势,相当迷人。

    就连皱眉的欠扁样都迷人,向晚歌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见他朝书桌走来,向晚歌赶紧自觉的退到一边,秦墨池迈着长腿过来,身形一矮,占据了向晚歌刚才坐的那把舒适的老板椅,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向晚歌暗中撇撇嘴,想到这人终于现身了,立刻换了一副真诚的面孔,“秦……三爷,既然外面已经消停了,我能不能……”

    “你想回家?”秦墨池扫了一眼电脑页面,声音没有起伏。

    “是啊,也不知道我爸妈是不是还在陆家,我跟陆少的事也总要有个了结,总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

    “就凭你?”秦墨池再一次毫不客气的打断向晚歌,眼神充满讥讽,“你以为你从我这里出去就能跟陆家退婚?我是该说你没脑子还是该赞叹现在这个社会竟然还有你这样天真无邪的女人?”

    “我擦,姓秦的,信不信我问候你大爷……”

    秦墨池冷眸一扫:“在我面前,不许粗鲁。”

    “要你管……”向晚歌嘴硬,只是在对方刀子一般的目光中,她还是很没出息的哑了声。

    “我还是那句话,不想被人算计得渣骨不剩,就老老实实地在这呆着。”

    “我总要跟我爸妈说一声吧,都好几天了,他们肯定担心。还有陆景庭……”

    秦墨池凉飕飕地看了向晚歌一眼,“陆景庭才是关键吧,怎么,舍不得?”

    “秦墨池!”

    向晚歌自认是个好性子,但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他三言两语就能让她失控,遇了鬼了。

    那天的谈话又是无疾而终,除了把自己气个半死,什么都没谈出来。

    向晚歌心里急得冒鬼火,不仅仅是跟陆景庭的婚事要尽快解决,还有她就业的事,公安局那边应该快有消息了,现在被困,也没办法跟外界联系,秦墨池的电脑又发不了邮件,气得她都想砸人。

    接连堵了两天,也不知道秦墨池是没有回家,还是跟他错过了,反正不管向晚歌多晚睡多早起,她都没有看到人。

    齐非那个滑头就只知道笑,问了也是白问,连手机都不借,小气的要死。

    正当向晚歌的耐心达到最高点,想着秦墨池再不现身她就烧了他的别墅的时候,齐非带给向晚歌一个好消息,她可以回家了。

    不过秦墨池给她留了一句话--离开,就不要回来。

    什么鬼?

    向晚歌没有多想,赶紧跑了。

    酒吧。

    向晚歌看着比自己还要愤怒的苏芷有点无语,重金属的音乐吵得她脑仁疼,她揉了揉头,见苏芷又端起一大杯啤酒,赶紧阻止:“姑奶奶,被劈腿的是我,你跟着借什么酒,浇什么愁?”

    苏芷“咚”的一声放下酒杯,“我是恨啊,如果不是飞机晚点害我没赶上,姑奶奶当时要在的话,非上去啪啪赏那对贱人几耳光不可,真是气死我了。”

    “我都不气你气什么?”

    “你不气?”苏芷瞪眼:“你骗鬼呢?”

    向晚歌苦笑。

    “陆景庭那王八蛋怎么说,他有没有找你?”

    “找了。”向晚歌表情淡淡的,“他不承认,说是那个女人勾引他,他没碰。”

    “没碰?”苏芷的声音很大:“那骚货都脱成那样了,三点全露,他敢说他没碰?”

    陆景庭当然碰了,向晚歌亲眼所见。

    男人办事就是方便,拉链一拉,就撇得干干净净。

    比起向晚歌微博下面的“可怜”“灰姑娘”“活该,想钱想疯了”等字眼,孙蜜儿那边的“贱人”“女表子”“欠草的”诸如此类的各种言论,向晚歌都有点同情她了。

    孙蜜儿被封杀了,是陆家干的。

    尽管那些照片被人压下来没有大范围曝光,不过一开始的时候流出去了一部分,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丫头,你打算怎么办?”苏芷一拍桌子:“别说你还留念那个人渣,否则别怪我看不起你。”

    “我要跟他解除婚约……他和他们家,不同意。”向晚歌端起面前的水,仰头喝下去。

    苏芷气得双眼发红:“操,他们有什么脸面不同意?”

    是啊,他陆景庭有什么脸说不?

    苏芷喝醉了,向晚歌把她塞进出租车,报了地址,给了车费。她不放心苏芷一个人,又用手机拍了车牌,惹得开车的大叔直笑她神经过敏。

    这年头,除了父母,谁还能信?

    她转身回了酒吧,没有苏芷在,她想偷偷地喝。

    不想回家。

    不想看见父母担忧的眼神,也不想跟向颖吵架。

    她不知道,酒吧对面一辆黑色的卡宴里,一双幽深的眸子一直注视她的一举一动。

    司机见男人没有下车的意思,不由恭敬地提醒:“先生,要不要我去把向小姐带出来?”

    这家酒吧属于低档酒吧,里面鱼龙混杂,向晚歌一个年轻美貌的单身女子……

    “不必。”男人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啪的一声,zippo的盖子弹开,小小的火苗点亮了男人英俊的脸。

    他点上烟,十指修长,腕上的手表在火光下闪烁着低调的奢华。

    司机从后视镜里觑了觑他的表情,嘴唇儒了儒,到底没敢开口。

    等烟自动灭了,男人推开车门下车,锃亮的皮鞋踩在地上,西装裤的裤线笔直,包裹着一双修长的腿。

    向晚歌面前已经空了三只啤酒瓶子,手里还拿着一只。

    其实空瓶子都是苏芷喝的,向晚歌其实只喝了一杯。

    啤酒太难喝了,并且,她已经有点醉了。

    这货不能喝酒,一喝必醉,酒量基本为零。

    不知什么时候她身边围上来几个男青年,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穿的衣服不是挂着铁链子就是破了几个洞。

    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向晚歌摇摇头,旋转的灯光中,一个男人大步朝她走来。

    “奇怪,竟……竟然看见秦墨池了,嘿嘿……”她再甩甩头,秦墨池又不见了,撇撇嘴,她抓起一瓶酒,扬起脖子就开始咕噜咕噜的咽,引得周围的男人们鼓掌叫好。

    酒气一阵阵往上涌,男人们放肆的笑脸越来越恶心。

    向晚歌知道自己醉了,心里却相当清醒,她推开围观的人,脚步歪歪斜斜地朝外走。

    这酒不是为陆景庭那个人渣喝的,不是!

    酒吧的人很多,灯光昏暗迷醉,一个没看清,向晚歌脚下被人绊了一下,身体直接跌进一个带着凛冽气息的怀抱。

    “怎么又是你呢,池舅舅!”她醉眼朦胧,望着一脸寒气的男人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