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7章不要脸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07章  不要脸

    砰,一声巨响,向晚歌被惊醒,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

    响声是从隔壁传来的,那谁好像就睡在隔壁。

    来不及多想,向晚歌直接冲了出去。

    秦墨池房间的门开着,里面传来一声压抑的“嗯 ̄”,引人遐想。

    向晚歌脚下不停,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人已经进了秦墨池的房间。

    眼前是一个光裸的宽阔的背影,伴随着那声“嗯”,秦墨池一把拽了上身剩下的唯一布料--领带。

    他的动作没有停,皮带扣啪的一声弹开,西装裤直接褪到脚踝,露出被黑色平角裤包裹的形状性感的臀部,接着,内裤也被他褪到腿弯……劲瘦的腰,挺翘的臀,笔直的腿,宽阔的臂膀,果然是

    --穿上衣服显瘦,脱了衣服有肉。

    向晚歌终于意识到目前的状况,“啊 ̄”尖叫起来,双手捂住了眼睛。

    尖叫过后,房间里诡异的平静。

    向晚歌从手指缝里偷偷看了看,秦墨池黑着一张冷脸,正冷冰冰地看着她。

    浑身上下,一丝不挂。

    无比香艳!

    这男人的脸色不是一般难看,吓得她立刻挪开视线。

    目光匆匆扫过,从她有限的成人教程里可知,这人的……很大!

    向晚歌悄悄吞吞口水,脸上热气上涌,人也变成了结巴:“你,你回来就脱衣服,不要脸。”

    “这里是我家。”秦墨池迈开长腿,朝向晚歌紧逼过来。

    向晚歌只能后退,心里叫着“不能看不能看”,嘴上却硬气:“你家怎么了?你家你就能随随便便裸一奔?”想到昨晚被这人摸了又摸,向晚歌气不打一处来,“流氓,变态。”

    秦墨池眼眸眯了眯,“这里是我的房间。”

    “谁叫你不关门的?”向晚歌连连后退,身子砰的一声撞上衣橱,退无可退了。

    这男人身上的气势太吓人,向晚歌就像一只被逼到绝境的小兽,小心肝吓得噗噗直跳。

    秦墨池欺身而上,一手撑在向晚歌脑后,眼中跳跃着危险的光芒。

    两人离得相当近,他的呼吸喷在向晚歌的脸上,带着浓郁的酒味,滚烫,迷醉,让人头皮发麻。

    向晚歌在他的逼视下差点停止了呼吸,脸色苍白的闭上了眼睛。

    女汉子……萎了……

    秦墨池看着眼前白莹莹的小脸,一对卷翘的长睫毛颤巍巍的抖动着,突然勾了勾唇。

    一声闷响,向晚歌诧异的睁开眼睛,却见秦墨池拉开衣橱,从她身后的衣橱里拿出一件浴袍。然后步伐稳健的去了浴室,里面很快就响起了水流声。

    向晚歌:“……”

    这个该死的男人刚才是在耍自己吗?

    三秒后,秦墨池的卧室里发出一声惊天狮吼,“秦墨池!”

    向晚歌怒气冲冲冲到浴室门口,“秦墨池,你给我出来,我等你一天了你知不知道?”

    浴室里响起秦墨池凉飕飕的声音:“门没锁。”

    “……”

    美男出浴什么的,鬼才想看呢。

    糟,刚才已经看到那人的那啥了,不会长针眼吧?

    向晚歌灰溜溜的退出来。

    齐非正躲在门外笑得灿烂,听见脚步声赶紧消失。

    向晚歌生气加郁闷,回房间后竟然睡着了。

    接连几天,秦墨池都是神出鬼没的,向晚歌别说抓人,就是鬼影子都没看见。

    不过,倒是跟齐非混熟了。

    熟了过后,向晚歌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这货--笑面狐狸,狡猾的一比那啥,向晚歌想尽了办法都没能打开他的嘴。

    没办法,她只能开了秦墨池的电脑。

    其实她一早就想这么干了,不过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她对秦家和秦家的三爷又不了解,防人之心不可无,谁知道那个男人打的什么主意?

    再说,万一秦墨池的电脑上有什么不好的东西被自己不小心看到了,那多不好?

    不过等向晚歌打开了秦墨池的电脑她才知道,她真的想多了。

    秦墨池的电脑桌面干干净净,除了几个证券软件外连游戏都没有,硬盘里也是空荡荡的,作为一个男人,居然都不收藏那什么a什么v,想想自己以前那帮男同学,初中的时候就善于此道了,秦墨池这老男人简直不可思议。

    向晚歌撇撇嘴,边下载扣扣。

    企鹅还没下载下来,齐非的身影又在门口一晃。

    “你们这什么破网速,我连一个企鹅都下不下来。”向晚歌无语极了,瞪着圆溜溜的杏眼。

    齐非靠在门上笑笑:“我来就是提醒向小姐,一切对外的聊天工具这台电脑都不能安装。”

    “那这电脑能做什么?”

    “浏览网页啊,炒炒股啊……”

    “我微个博也不行?”

    “这个可以。”齐非脑袋一偏:“不过,你的事儿最好不要在微博上面讲,私信也不行。”

    “为什么?”

    “不能说。”

    向晚歌:“……”

    意思不就是不能跟外面的人联系呗,这也不能那也不能,上网看八卦总可以吧?

    网上照旧是那些明星的隐私八卦,天天都是那些人,没有新意。

    向晚歌随便翻了翻,没有关于陆景庭的相关报道。

    这就奇了怪了,陆景庭那号人物就算在全国来说也是排的上名的富二代,订婚宴上偷吃这么大的新闻,怎么可能才四五天就销声匿迹?

    向晚歌在搜索栏输入了“陆景庭订婚宴”六个关键字,没想到也只是两三条报道,并且打开连接根本就没内容。

    难道是陆家把这事儿压下来了?

    不过陆家确实有那个本事,如此一来,是不是说明家里已经消停了,爸妈也没有被人肉?

    齐非恰到好处的开腔:“你放心,那件事没有对外曝光,你父母现在已经回家了,也不会有记者前去打扰。”

    “是秦墨池做的还是陆家压下来的?”这些人都是聪明人,向晚歌跟他们说话也懒得拐弯。

    齐非眼中划过一抹赞赏,却欠揍的看着向晚歌:“你猜?”

    “……”明媚的杏眼没好气的翻了翻,古灵精怪的样子惹得齐非直笑。

    “你们在聊什么?”门口一暗,秦墨池高大的身影直接越过齐非进了书房。

    那凉飕飕的视线扫过来,向晚歌相当没出息的从椅子上蹦起来,差点就稍息立正。

    椅子腿儿在地板上滑了一下,吱的一声,很刺耳。

    “噗 ̄”齐非很没义气的喷了。

    秦墨池冷冷地看了向晚歌一眼,又转向齐非:“你很闲?”

    “不不不,老大,我很忙。”说完就赶紧消失:“……我都快忙死了我。”

    向晚歌缩缩脖子,咱是不是也该消失啊,这男人看起来心情很不爽的样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