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6章斯文败类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06章  斯文败类

    秦墨池甩着长腿走的很快,向晚歌的手腕被他死死攥着,那力道几乎把腕骨捏碎。

    他冷着脸,陆家的保镖也不敢阻止,眼看着他把向晚歌塞进车里,扬长而去。

    “三爷把向小姐带走了。”陆升进屋报告。

    陆宏昌目光一凛,带着陆景庭去了书房。

    秦素则安排向文武和殷月秀去客房休息。

    “混账,看你干的好事。”陆宏昌气得一拍桌子,“我陆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陆景庭撇撇嘴,一副满不在乎的纨绔模样:“反正颖儿在我手上,除非向晚歌铁石心肠不认这个姐姐,哼,她跑不了。”

    他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这茬,陆宏昌直接甩手就是一耳光:“逆子,你还有脸说,那女人肚子里的种真是你的?”

    陆景庭摸摸挨了一巴掌的脸,耸肩:“没错!”

    “你……”

    “爸,你现在打我骂我有什么用?我的首要任务是让向晚歌怀上我的孩子,你就赶紧想办法对付秦墨池才是正经,我看呐,他定是知道我们的打算了。”

    秦素推门进来:“景庭说的对,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

    向晚歌揉着手腕,恨恨地瞪着身边的男人:“原来你是秦家的人。”

    秦墨池淡淡地斜了她一眼,似乎不理解这小丫头瞪了半天就说了这么一句废话。

    跟陆景庭在一起后向晚歌才知道,掌管c市几乎百分之九十经济命脉的有四大家族,分别是江家,秦家,翟家,陆家。

    最神秘的是江家,据说前身是黑的,二十多年前才洗白。

    最有权势的是翟家,一门将军,翟家老爷子跺一跺脚,整个c市不是抖三抖,而是天都要塌下来。

    最有钱的是秦家,生意遍布海内外,传说吃饭的碗筷都是金子做的,上面还镶嵌着宝石。

    在圈子里最活跃的是陆家,陆家到了陆景庭父亲那一辈人丁单薄,当年划分势力抢地盘没有抢赢其他三家,所以排在最末尾。

    向晚歌对这些豪门就只听说了一个大概,她跟陆景庭确定关系的时间不长,那段时间她又忙着毕业实习,除了少有的几次约会,其实对陆景庭这个人也算不上了解,就更别提那些神秘的豪门了。

    不过,秦家和陆家的姻亲关系她是听说过的。

    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是陆景庭的舅舅!

    向晚歌算是跟陆景庭撕破脸,这会儿看见跟陆家有关系的人就想扑上去咬一口。

    “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我爸妈还在陆家呢。”想到陆景庭的威胁,向晚歌恨不能跳车。

    秦墨池看白痴似的看着她:“你想回去?”

    向晚歌望着对方冷酷的眼眸,猛地想起这个男人昨天说的话,再结合陆家那副生怕她悔婚的架势,心里的疑问脱口而出:“陆家到底要干什么?”

    她虽然自诩聪明,小学跳了一级,不到二十就大学毕业。

    但自问不管是身家背景还是自身条件都与豪门媳妇儿挂不上钩,名媛淑女那么多,陆家为什么非得巴巴儿地要娶一个出租车司机的女儿?

    秦墨池对上她的视线,嗤了一声:“还不算蠢得无可救药。”

    向晚歌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陆家到底是在图什么,也就忽略了秦墨池话语中的嘲讽反而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使劲摇了摇:“你肯定知道为什么,请你告诉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向晚歌咬了咬嘴唇,“因为你也不想我嫁给陆景庭。”

    秦墨池眸中划过一抹诧异,神情依旧冷酷:“你嫁给谁,跟我没关系。”

    “那你从昨晚到现在做这些举动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是闲得无聊吧,池-舅-舅!”最后三个字向晚歌加重了语气,嘲讽的味道毫不掩饰。

    哼,明知道是外甥的未婚妻,你也好意思下手?

    简直是斯文败类衣冠禽兽丧心病狂!

    秦墨池眸色一暗,车内的温度骤然下降至冰点。

    这个老男人又不打算开口了,向晚歌无比挫败。

    回到橡树湾的豪华别墅,秦墨池径直上楼,向晚歌磨磨蹭蹭的,等楼上传来关门声,她才可怜兮兮的转向齐非。

    齐非不待她开口,直接说:“向小姐只管安心住下,其他的问题恕我不能回答。”说完笑盈盈地在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向晚歌却笑不出来,“那你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

    “不能!”

    “……”果然是秦墨池的人。

    秦墨池从楼上下来,边扣袖扣边吩咐齐非:“让张叔去取车,你留下。”

    他换了一套纯黑的手工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衬衣,没有打领带,敞开的领口里面古铜色的胸膛若隐若现。

    向晚歌视线不受控制,盯着那片皮肤移不开眼。

    齐非知道秦墨池是让他在家看着向晚歌,没有异议,顺口报出了老板这一天的行程:“十一点有个视频会议需要你露脸,下午三点约了王董打高尔夫,晚上在锦豪有个饭局。”

    这边齐非话落,那边秦墨池已经出了门,从头到尾连眼角都没施舍给向晚歌。

    向晚歌嘴巴张了又张,愣是没有机会出声,懵逼了。

    齐非摊摊手:“我们boss忙啊!”

    他忙管我毛事!

    向晚歌气得咬牙,什么意思?被软禁了?

    齐非倒了一杯水递过来:“向小姐别气,我们都是为你好,你放心,你父母会没事的,你就安心住下来吧。”

    向晚歌能安心才怪,只是有一点很奇怪,秦墨池跟秦素是姐弟啊,陆景庭更是他亲外甥,可想想他的所作所为,这是在拆陆家的台?

    “向小姐,如果你无聊的话,楼上的书房和三楼的健身室你可以随意使用。听闻向小姐是游泳高手,我已命人备好了泳衣,祝你愉快。”齐非似乎是怕向晚歌抓着他问东问西,说完就笑眯眯的溜了。

    “……”

    结果一整天齐非不知所踪,就连午饭和晚饭都没露面,可只要向晚歌要求出门,他又冷不丁的冒出来,用轻飘飘的“先生不许”四个字打发向晚歌。

    向晚歌等了秦墨池一整天,一直到半夜都不见那个男人回来,最后实在没忍住,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