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章我怀孕了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02章  我怀孕了

    “你都看见了?”

    向晚歌转身,她的姐姐向颖穿着一条黑色的深v礼服,正笑盈盈地看着她。

    她们是双胞胎,长的一点都不像,向颖明显像妈妈,明艳动人。

    她画着浓黑的眼妆,鲜红的嘴唇,像一株性感妖娆的黑玫瑰。

    向晚歌想起那个神色诡异的服务生:“是你设计让我来捉奸的?”

    “是啊,这出戏好不好看我亲爱的妹妹?”

    “你什么意思?”

    向颖突然捂住小腹,脸上有一抹神往,“我怀孕了。”

    “……”

    “你不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向颖笑得像一个妖精。

    她的暗示太明显,明显到向晚歌想装傻都不行。

    向晚歌脑子里“嗡”的一声……

    这尼玛是一起长大的亲姐姐啊,果然狗血总裁小说诚不欺我?

    如果说刚才的那一幕让向晚歌看清了陆景庭的本性,那么向颖的话却是给了她最沉重的一击。

    她紧紧地看着向颖,确定这个女人不是突然抽风在这说疯话。

    “你为什么现在才说?”向晚歌的拳头紧了紧,“你喜欢那个男人你早说啊,你早说我就……”

    “就怎么样,把陆景庭让给我?”向颖哈哈大笑起来:“我告诉你,他本来就是我的,明明是我先认识他,是你,都是你这个贱人勾引他……”

    “闭嘴。”向晚歌承认,她对这个姐姐向来没啥好感,向颖也从小到大看她不顺眼,她死活没想到的是,她们竟然栽在同一个男人手里。

    陆景庭,好样的,给你点一万个赞。

    向颖却好似没有听见她的话,摸着小腹兀自冷笑:“早说?不,我不敢,他不让。”

    向晚歌听明白了,所以向颖就引她来看“好戏”,让他们就算订了婚也结不成,那些记者难道也是向颖叫来的?

    “记者不是我叫的。”向颖看透了她的心思,“我怎么会毁了陆少呢?是不是你干的?向晚歌,你怎么那么不要脸?”

    这尼玛哪跟哪啊?

    啪,向晚歌只觉脸上火辣辣的。

    “……”

    向颖双眼迸射出仇恨的光,咬牙切齿道:“我不会把陆少让给你的,向晚歌,这一次你休想跟我抢。”

    向晚歌差点笑哭。

    …

    用冷水洗了脸,向晚歌看着镜中的自己,感觉这一切就是一场喜剧。

    她走出洗手间,脚步有点虚浮。想她纯洁得跟花儿一样活了二十年,一直稳如泰山的三观今儿算是被那三个货彻底震塌了。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原本宾客如云的金色大厅竟只剩陆家的人。

    陆景庭垂头丧气的站在陆父陆母跟前,一贯和蔼的陆宏昌正指着儿子愤怒地说着什么。

    向晚歌不想面对陆景庭这个人渣,害怕看见他那张脸就会吐,正想转身离开,一道沉稳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向小姐,刚才突发意外,宴会提前结束,向先生和向夫人已先行离开。”

    突发意外?

    呵呵姓陆的一脸!

    向晚歌转身,认出跟她说话的是陆家的管家陆升。

    不过听说陆家已经派车送父母回家了,向晚歌稍微安心。

    陆景庭跟孙蜜儿的丑事肯定已经曝光,她不敢去想象那对普通中年夫妻当时听说此事的神情。

    她知道父母这会儿肯定在担心自己,但是她不想回家。

    回去又能怎么样?

    爸爸向文武只是个出租车司机,开了一辈子车。

    妈妈殷月秀因为身体原因早已买断工龄在家休息,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家庭妇女。

    在c城四大家族之一的陆家面前,向家连站的地儿都没有。

    公道,在这个物欲横流只重权势金钱的社会只存在少数人中。

    向晚歌不会天真的跑去质问。

    因为她知道毫无意义。

    她需要静一静。

    她深吸一口,取下那枚戴上不到两个小时的戒指,在陆升惊讶的视线中塞进他手里。

    “陆叔,麻烦你还给陆少,其他东西我会悉数奉还。”

    陆升脸上带着讪笑:“向小姐,你,都知道了?这里面有误会,少爷他什么都没做,你们刚订婚,这个时候你应该相信他。”

    应—该—相—信—他?

    “陆董和夫人那里我就不去打招呼了,陆叔再见。”向晚歌说完,一刻也不想多做停留。

    那边陆景庭听到动静,转头只看见一块红色的裙角在转弯处一闪,赶紧追了过来。

    “晚歌,你等等……”

    向晚歌跑得飞快,就跟身后有鬼在追似的。

    她又觉得她不应该跑,应该脱了鞋子上去敲破陆景庭的头。

    哗啦,没看清人,她迎头与一位举着托盘的服务生撞上,托盘里的酒水洒了她一身。她顾不得理会,继续飞奔,礼服的裙摆飞扬起来,像一只动人的蝴蝶。

    慌乱间,她没有走大门,随便选了一条会所员工通道,落荒而逃。

    …

    向晚歌站在路灯下,这里是会所与隔壁的酒店形成的夹道,幽深昏暗,不仅没有车辆经过,连个活人都没有。

    突然!

    一束强光唰的打在脸上,她下意识的抬手挡住眼睛。

    是一辆车。

    陆景庭的脚步声渐渐逼近,向晚歌来不及多想,提着裙子朝车子跑去。

    看也没看车里的人,她拉开车门,一头钻了进去。

    刚坐好,车子就发动起来,从追出来的陆景庭眼前一晃而过。

    “谢……”向晚歌转头,到嘴边的谢谢变成了惊呼:“是你?”

    尽管只是一个侧脸,但向晚歌已经认出来,这个男人就是在休息室里对她上下其手的男人。

    真是……老天有眼!

    向晚歌二话不说,果断出拳,别的地儿不揍,专门朝着男人那张俊脸砸过去。

    只是,男人就那么随便一抬手,轻轻巧巧就隔开了她的拳头。

    再来!

    没打到。

    再来!

    还是没打到……

    几招下来,男人动都没动,向晚歌却累得气喘吁吁,比她在警校训练喘得都厉害。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

    “你是谁?”

    向晚歌不傻,先是陆景庭偷欢被记者围堵,再是她要逃离陆景庭他的车恰好停在这里。

    这一切,绝对不是巧合。她好歹上了几年警校,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

    男人没有说话,更没有看向晚歌一眼。

    向晚歌看向后视镜,司机是个年轻帅气的男人,感受到向晚歌的目光,还颇友好地朝她笑了一下。

    向晚歌却被他笑得背脊发凉,身子僵硬。

    这是遇上了黑社会还是……

    怎么办?

    陆景庭惹不起也就算了,这个男人一看分明就比陆景庭还要不好惹。

    他要干什么?

    捉了自己威胁陆景庭?

    受过几本总裁小说熏陶的向晚歌脑洞快速神展开,脑补出一出豪门狗血复仇剧。

    男主角抓了仇人的未婚妻,绑回家噼噼又啪啪,最后寄给仇人一张不忍直视的光盘,开价一千万让仇人赎回未婚妻……

    向晚歌被自己雷得七荤八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