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9章疼,轻点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19章  疼,轻点

    向晚歌不知道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除了专业上,她不是一个习惯走心的人,情商也不高,在学校经常被人叫做马大哈。

    但是秦墨池这句话,却让她砸吧出了别的含义。

    她有种感觉,这句话,其实不是对她说的。

    心情突然就低落下来,快得让人措手不及。

    “我知道我任性了,我应该听你的话,如果我一直在这里,陆家的人找不到我,也许就不会算计我爸了,是我害了我爸。”

    向晚歌越说越气馁,心也越来越凉,越来越自责。

    只是,这到底都是为什么呢?

    陆家到底有什么目的?

    他为什么就是不肯告诉自己?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齐耳的头发铺散开来,几乎盖住了她那张原本就小的可怜的小脸。

    秦墨池不知何时已经转过身,浑身低气压。

    紧皱的眉头募地一松。

    也是,他原本也就没把她当回事,不过是受人托付,不过是顺手的事,怎么可能就要求她按照他的规矩来?

    秦墨池收回目光,把手里的烟摁进了水晶做的烟灰缸。

    向晚歌抬头恰好看见这一幕,惊讶极了:“你不抽烟?”为什么点着呢?

    没想到秦墨池却给了回答,“这世上,大部分东西本就是用来挥霍的。”

    “……”向晚歌看不懂这个男人,却鼓足了勇气迎上对方的视线:“我也不求你出手帮我,只是请你告诉我,陆家为什么非要逼我嫁给陆景庭?”

    秦墨池凝眉,向晚歌的眼睛纯净得让人不敢直视。

    “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向晚歌微微一笑,难掩失望。

    其实她知道从秦墨池嘴里问不出什么来,但是她依旧来了。

    她吸了吸鼻子,从背包里拿出一叠照片,丢到了秦墨池脚下--就是林成手里的那些。

    秦墨池依旧无动于衷。

    向晚歌捏紧拳头:“你不解释一下吗?”

    “我为什么要解释?”他随意的看了一眼那些照片,视线再次落回向晚歌脸上,嘴角的嘲讽尽管浅淡,却相当刺眼。

    向晚歌差点被刺得眼泪直流,“所以说,你什么都知道,知道陆家的目的,也知道陆家的手段;所以,你眼睁睁看着我爸撞死那个女人,没有上去阻止,也不愿站出来替他证明;所以,你为什么一次次救我,好玩吗?”

    秦墨池轻启薄唇:“因为,你蠢!”

    “你混蛋!”向晚歌气得抓狂,扑上去抓住对方的胳膊就是狠狠一口。

    她咬得特别用力,几乎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这个该死的男人,让你在一旁看戏,让你无动于衷,咬死你,咬死你。

    锋利的牙齿切开皮肉,血腥味很快就弥漫开来,秦墨池哼都没有哼一声,只是垂眸看着向晚歌黑漆漆的头顶。

    等向晚歌回过神才猛地松口,她一嘴的血,跟吸血鬼似的,傻乎乎的迎上秦墨池深邃的视线。

    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挥发,秦墨池的左小臂上一圈血淋淋的牙印,相当恐怖。

    向晚歌被自己的狠劲儿吓了一跳,来不及多想,有点语无伦次起来:“我没想到我……你傻啊,就站着让我咬,不要以为你让我咬一口我就饶了你,秦墨池,你欠我一个解释。”

    呵,小丫头口气倒不小。

    秦墨池一把推开她,下了逐客令:“你可以走了。”

    “……”

    向晚歌的牙又开始痒痒了,“秦墨池,难道你非要逼我嫁给陆景庭吗?”

    “谁逼你?”秦墨池冷眸一扫,一把捏住了向晚歌下巴:“你嫁给陆景庭还是嫁给张景庭,与我何干?”

    “唔……唔……”

    向晚歌知道,她又自作多情了。

    人家说一句“她是我的女人”你就当自己与众不同了?

    呵呵,好笑!

    眼眶很酸,秦墨池原本成熟英俊的脸也渐渐面目可憎起来。

    看来,是真的不该回来。

    唇上突然传来刺痛,向晚歌回神,秦墨池正用拇指死命擦拭她的嘴唇,把上面的血一点点擦干净。

    “疼,轻点!”

    “别动!”

    那张面目可憎的俊脸一点点靠近,男人的眼神专注之极,向晚歌被他锁在视线内,有那么一刻,她以为他会吻她,好像她是他全部人生的唯一……

    …

    “啊啊啊,向晚歌,别再想了,我命令你,不许再想!”向晚歌使劲摇摇头,想要把某个可恶又可恨的妖孽男摇出脑袋。

    却,办不到。

    什么嘛?不就是一个老男人吗?臭屁又冷酷,还不近人情,冷漠,万年冰山……却又成熟,强势,让人欲罢不能。

    啊啊啊,向晚歌,你作孽了,你完了。

    电话很不识趣的响起,殷月秀带着哭腔的声音差点把她的魂都吓飞了。

    “晚晚,你快回来,你姐姐要跳楼。”

    等向晚歌骑着慢悠悠的美羊羊回到小区,已经是是四十分钟之后了,向颖站在她们家那栋楼的楼顶,邻居和妈妈在苦苦相劝,诡异的是,竟然没人报警。

    “别报警,你姐姐不让,说报警就立刻跳下去。”

    向颖已经看见向晚歌了,双眼一亮,“你回来的正好……”

    向晚歌懒得鸟她,立刻打电话报了警。

    你不是要跳楼吗,要么现在跳,大人孩子一起呜呼,要么等会儿跳到气垫上。大人可能没事,孩子肯定得掉。

    她就不相信向颖舍得真跳。

    就像向颖算准了向晚歌不会不管她,向晚歌也确实算准了向颖不会真跳,本来就是一个局,演太过就得不偿失了。

    向颖噗通一声朝向晚歌跪下去,声泪俱下:“从小爸妈就向着你,疼你,我也不跟你争,可是这一次……”

    她又转向殷月秀,嚎啕大哭:“妈,你可是我亲妈啊,我就求求你,看在我的体内流着你一半儿血的份儿上,让晚歌嫁进陆家吧……”

    “你……”殷月秀脸色突然煞白,不敢置信的看着向颖,神情一片死灰。

    向晚歌没有发觉妈妈的异样,她已经被向颖的奇葩脑洞雷傻了,这是最后一搏吗?

    “向颖,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执迷不悟。”

    “执迷不悟的是你,向晚歌,你抢走我爸妈,现在又要抢走陆少,凭什么?凭什么我的东西你都要抢?你不是要救爸爸吗?那你就嫁呀,你要是不嫁,我今天就死在你面前,各位叔叔阿姨给我做个见证,如果我死了,或者我的孩子死了,就是向晚歌害的,她害我得不到我爱的男人,害我的孩子不能出世,都是她害的。”

    围观的人根本就没听懂她那前后矛盾的话是什么意思,就在这时,警报拉响,消防人员火速在楼下架起了气垫。

    向晚歌看着神情有点癫狂的向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一声惊呼,殷月秀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