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8章离开,就不要再回来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18章  离开,就不要再回来

    哎呀呀,当日的惨状,齐非现在想起来就觉得浑身疼啊。

    当时齐非和那倒霉鬼同时被推进了手术室,屋里除了江谨言还有他两个助手,都是男的,长得相当壮。

    齐非还在纳闷这医院的医生怎么长得跟打手似的,就听见江谨言轻飘飘的来了一句:“骨头都没断一根,啧啧,没意思。”

    他话音刚落,就见那两个助手突然抓住那倒霉鬼的两条手臂,只听“咔嚓”“咔嚓”,接着就是一声惨绝人寰的痛嚎--倒霉鬼的胳膊被生生卸掉了。

    接下来,齐非就旁观了一场简直可谓“丧尽天良”的手术,倒霉鬼四肢的四大关节齐齐被卸,然后又咔嚓咔嚓还原。

    缝伤口也没用麻药,江医生一边缝合一边吃点心,糟糕,点心好像缝进伤口里了,没关系,咱们拆了重来。

    倒霉鬼最后都哭了,疼得死去活来,活活被折腾地晕了无数次。

    因此,齐非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简直没法说,说起来都是汗水,吓的。

    江谨言从皮夹子里抽出一张照片,推到秦墨池跟前,“谢了,这个人情我记着。”

    齐非探头看了一眼,忍不住心肝儿一颤,星锐娱乐都让他弄破产了,老板都拎包跑路了,江谨言竟然还能搞到当天的照片,这手段……

    那……三爷说的那句话也知道了?

    果然,江谨言呵呵笑道:“跟你客气什么呢?真是,晚晚既然是我侄女,那也就是你侄女,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

    齐非嘴角直抽。

    秦墨池啪的一声打开打火机,拿起那张照片,点燃了。见此,江谨言了然一笑。

    齐非知道向晚歌的爸爸今天开庭,他就不相信秦三爷能不记得,等上了车,忍不住迟疑道:“江总说他来清算,可短短几天,他能拿陆家怎么样?”

    秦墨池看了齐非一眼,齐非在秦三爷眼中就成了傻b。

    江谨言回国几天了,是时候去拜见一下秦老爷子了。

    为了避嫌,秦墨池没有陪同。

    江家老爷子二十多年前被仇人暗杀,江谨言兄弟两能够东山再起,少不了秦老爷子的救助。

    所以,对秦老爷子,江家人还是相当敬重的。

    江谨言也没说别的,只说了一句:“托伯父的福,我大哥的亲生女儿已经出现了。”

    秦老爷子还没老糊涂,联系江晋安出事,陆家最近一系列动作,等等等等,答案呼之欲出。

    江谨言说的是“出现了”,而不是找到了,这里面的含义聪明人一听就回过味。

    当天晚上,秦素和陆宏昌两口子被秦老爷子一个电话召回了秦家老宅。

    江谨言这么做算是先礼后兵,该说的都说了,如果陆家还不识趣,那就怪不得别人。

    陆宏昌回到家把陆景庭狠揍一顿,连个女人都搞不定,废物!

    “怕他做什么?向晚歌本来就只是我们其中的一步棋,这步棋走不通,大不了换一步走。”秦素冷笑:“小畜生想护着她,那就让他护。”

    陆景庭被他妈笑得掉了一地鸡皮疙瘩,还不服气,“不就一个女人吗,我有的是办法收拾她。”话落就被陆宏昌甩了一巴掌。

    向晚歌还真不好动,关键原因就是她是个小警察,身边围着的林成又是个二愣子,什么豪门在他眼里算个p。

    陆景庭泡向颖手到擒来,到了向晚歌这里栽一跟头其实也不冤枉。

    如果不是他一时没忍住在订婚宴上就跟小明星搞上了,又没安抚好向颖,说不定向晚歌就傻乎乎地真的嫁给他了。

    向晚歌还在愁爸爸的事儿,发了一会儿呆,果断骑了电动车去了橡树湾。

    这一次,她运气很好。

    齐非在监控里看见向晚歌和她的美羊羊电动车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心说,好吗,你小叔白天还警告三爷注意辈分,你倒好,自动送上门了。

    有意思。

    “向小姐,先生在书房处理公事,你稍等。”

    向晚歌翻个白眼,把安全帽抛给齐非:“行了,都这么熟了,咱能正常一点吗?”

    “向小姐可真是……太爽快了。”齐非凑过来,眨着眼睛:“怎么又来了?找我们老大啊?没戏,你就是哭着求他都没戏。”

    向晚歌捏拳:“我就偏跟秦三爷杠上了,哼!”

    齐非一把捂住向晚歌的嘴,急得差点跳脚:“我的姑奶奶喂,在老大跟前你可千万别喊他三爷,就是提都不要提这两个字。”

    “为什么?”

    “老板不喜欢。”

    “噢!”

    “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寒风萧萧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齐非菊花一紧,赶紧离向晚歌三丈远,此地无银的把手翻来覆去在身上擦--老大,人家尊滴不是故意吃嫩豆腐滴哇。

    齐非现在是这个表情→tat

    向晚歌挑眉,用脚尖踢了踢脚下的昂贵地毯,余光瞟到齐非的动作不由觉得好笑,故意吓唬他道:“我们在说秦三……”

    “啊哈哈……”齐非搓着手上前,摇身一变变成狗腿:“我们在谈三天之前那件事儿,听说那种药相当厉害,中招的人就是贞洁烈妇都能一秒变荡一妇……”

    向晚歌脸上一热,这个该死的齐非!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事儿不要太酸爽。

    “哦?你们在谈那件事?”秦墨池看了向晚歌一眼,凉飕飕的,向晚歌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上来。”男人的声音透着浓浓的不耐烦。

    向晚歌抬头,疑惑的“啊?”了一声,她以为这个男人会让人把她丢出去的。

    不等她反应过来,秦墨池又转身上楼了。

    “赶紧去啊,书房。”齐非推了她一把,等向晚歌看过来又笑得特猥琐:“好好把握哦!”

    向晚歌心中莫名一慌。

    竟然有点怕跟他单独相处,却又……隐隐期待。

    哎哟向晚歌,你心慌个毛线,救爸爸要紧呢。

    拍拍脸,某个心怀不轨的女人硬着头皮敲开了秦墨池的书房。

    男人站在窗户边,手里捏着一支刚刚点燃的烟。

    他的手指好长,骨节分明,完全是一双艺术家的手,真好看,向晚歌的心跳更快了。

    见了鬼了。

    “我,我有……”

    “我说过,离开,就不要再回来。”秦墨池头也不回的说。

    向晚歌:“……”

    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心大漏风的她,竟然读出了一点点孤独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