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6章如你所愿了吧?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16章  如你所愿了吧?

    齐非磨蹭了好半天,死活不敢靠近车,还是三爷实在没耐性了,探出头吼了一嗓子:“你要在那站成望夫石?”

    我去,望夫石?就算要变雕像也是望妻石行么,咱又不是同同,呸呸,三爷全家都是同……

    车里的诡异气氛就别提了,齐非朝向晚歌讪讪点头打招呼,“向小姐,你没事了吧?”

    向晚歌暗中翻个白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谢谢你们,我没事了。”

    秦墨池咳了一声。

    作为秦三爷的资深狗腿加得力助手,随时随地准确领会老大每一个眼神每一个举动的含义那是必修功课,齐非摆正脸色,一下子正人君子起来。

    “向小姐,刚才是怎么回事?我和先生本是路过,恰好看见陆少带着你进了酒店,这……如果我们晚一步,你不就……”

    向晚歌这会儿也恨呢,捏拳咬牙,“是我疏忽大意了,还想着那人总不至于丧心病狂。”

    “哼!”前面传来一声冷哼。

    向晚歌脸上又是一热,又在这个男人跟前丢人了,可真是……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向晚歌破罐子破摔。

    “我以后会小心的,跟陆家保持距离。”这话也不知道是对齐非说的,还是对某人说的。

    齐非呵呵一笑:“如此我们就放心了。”

    向晚歌破罐子破摔。

    向晚歌这会儿是恨不能赶紧下车逃走的,只是,她这几天一直在找这个男人呢,好不容易找到了,总要把该说的话说了才行。

    并且,他……应该没有看见吧?

    刚才药效散去清醒过来的时候,她是十分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一只手正放在自己胸前……那画面,如果被这个男人看到了……

    应该没有吧?

    算了,向晚歌也懒得纠结那么多,看就看了,反正被这人摸都摸过了不是吗?

    “那个,我有问题请教你。”

    前面的男人头也不回,“你在跟谁说话?”

    向晚歌一听他这语气就来气,小性子也上来了,“当然是你呀,池舅舅!”

    秦墨池:“……”

    齐非:“……”哎哟,我啥都没听见,我耳鸣了。

    这赤果果的打情骂俏一定不是咱的错觉吧?对吧?

    “陆家到底为什么非要逼我跟陆景庭结婚,池舅舅,请你告诉我。”向晚歌大大的杏眼瞪着秦墨池的后脑勺,恨不能在上面瞪出一个洞来,叫你装酷。

    只听秦墨池语气嘲讽的道:“舅舅都喊上了,怎么,要嫁了?”

    “我嫁他个大头鬼!”

    “很好,继续保持!”

    “……”向晚歌差点呕出一口老血:“可我爸等不及了啊,法院很快就开庭了,我找不到为我爸爸洗脱嫌疑的证据,难道要我眼看着他坐牢吗?”

    向晚歌快要崩溃了,他知道秦墨池绝对有办法帮她,但是这个男人……

    也是,非亲非故的,人家为什么要帮你?

    向晚歌咬紧嘴唇,死活不让眼泪流出来。

    后视镜里,小人儿倔强的模样可怜又揪人心弦。

    还是齐非看不下去了,不忍心道:“向小姐放心,向师傅既然是冤枉了,法院一定会给他一个交代的。”

    向晚歌不听这种毫无分量的安慰,抓住了秦墨池的肩膀,“我知道你有办法的,请你帮我,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求你了。”

    啧啧,也只有铁石心肠的人才会毫无反应吧?

    齐非别开脸,不忍再看。

    秦墨池冷酷的摘掉向晚歌的手,对齐非下令:“前面路口放她下去。”

    看着后视镜里越来越模糊的娇小身影,齐非貌似谏言:“老大,人家都快哭了,你就不能给她一点希望?”

    “希望是自己创造的,这个世上,求人不如求己。”

    齐非:“……”整件事明明都在您老人家的掌控中好吧?

    …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向晚歌全身的肌肉硬的就跟石头一样,她最近又忙又愁,也没睡好,不累才怪。

    妈妈和向颖都睡着了,她舒舒服服的冲了一个热水澡。

    洗着洗着,一道熟悉的声音猛地钻进了她的耳朵。

    “她是我的女人!”

    当然,这话只是秦墨池当时的托词,她也没当真。

    但是,小心肝你普通普通乱跳个什么劲喂?

    看着镜中的自己,向晚歌没好气的开骂:“你吃错药了吧?那是谁?秦三爷,你敢肖想?呸,狗屁秦三爷,分明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臭流氓,王八蛋,都这样了,也不帮帮人家,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他更可恶的混蛋了!”

    哎,爸爸该怎么办?

    迷迷糊糊的刚睡着,一股凉意突然从天而降,托常年锻炼的福,向晚歌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怎么回事?”

    屋中,向颖手里拿着一只水盆,正看着她,嘴角一抹冷笑。

    向晚歌简直要被陆景庭和向颖这一对变态给搞疯了,她浑身湿透,整个床也湿了,从头到脚滴滴答答的滴着水,“向颖,你发什么神经?”

    “咯咯咯咯。”向颖笑了两声,也不知从哪摸出了一把水果刀,对准了自己的脖子:“你现在就去跟妈说你要跟陆少完婚,现在就去,去!”

    “……”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向晚歌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简直哭笑不得。

    如果向颖的目的是为了救爸爸咱也认了,但是她的目的分明是向着陆景庭的,这tm有没有搞错?

    得了,啥也不说了。

    向颖不是闹着玩的,水果刀很锋利,她那细嫩的脖子已经被画出一道血丝了。

    这下向晚歌彻底信了,向颖对陆景庭是真爱。

    很奇怪,她真是一点都不难过,只是觉得荒谬,就好像那个男人不是她的未婚夫,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她掏出手机,拨了陆景庭的电话。

    “陆少,你说话还算数吗?”

    陆景庭竟然很平静,秦墨池当着他的面带走了自己,他竟也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当然算数,宝贝儿,这要看你怎么做了。”

    向晚歌嗤了一声:“切,你不是说我只要喝了那杯你下了东西的酒,你就把我爸弄出来吗?怎么?我现在酒了喝了,床也上了,你想反悔?”

    “什……什么?”向颖脸色一白:“上什么床,今天晚上你跟陆少……”

    向晚歌看了她姐姐一眼:“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如你所愿吧?”说着,她很是解气的挂了电话,徒留陆景庭在那边嚎叫,向颖在这边呆若木鸡。

    不是真爱么?

    看你能有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