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5章看够了吗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15章  看够了吗

    “你……”陆景庭捏紧拳头,不敢置信的看着秦墨池。

    他是不敢惹他舅舅的,不仅他,就他爸妈甚至他外公外婆,都拿秦墨池没办法。

    陆景庭朝记者a使了个眼色,记者a立刻举着话筒又凑上来一步。

    “秦总,我们看见你是从陆少的房间出来的,你这是抢了你外甥的女人吗?”

    “秦总,这位小姐是向小姐吗?

    ”你说向小姐是你的女人,你怎么向广大网友解释?“

    ……

    记者a的问题个个尖锐见血,就只差点明”三爷,你抢自己外甥的老婆,这么做真的好么?那可是你外甥媳妇儿,差着辈儿呢!“

    虽然没有拍到陆景庭的艳一照,秦三爷和外甥抢女人这消息更加劲爆,这一趟记者们简直要赚翻了。

    秦墨池俊脸黑得能滴出水来,声音直掉冰渣:”滚开!“

    见他怒了,其他记者不由背脊发凉。这样的大人物哪是他们小记者敢招惹的?别说他们,就是他们的主编和老板,见了秦墨池哪个不是跟孙子一样?

    于是,好几个记者很没出息的退到一边。

    记者a是位勇士,人家没动,挡在秦墨池前面继续发问:”秦总,你这么做是不把陆家人放在眼里吗?“

    陆景庭差点鼓掌,这句话,可是他这二十四年来唯一的心声。

    秦墨池终于拿正眼看了看记者a手里的话筒,冷声对齐非道:”给你三天时间,不要让我再见到星锐娱乐。“

    记者a:”……“这货彻底悲剧了,寰宇国际要弄一家报社,那不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

    所有记者,光速消失。

    ”是,先生。“齐非立刻拿出手机,几个电话拨出去,记者a脸色跟死人一样惨白。

    这么一弄,今晚这件事,绝对没有报社敢曝光,这就是秦三爷的实力。

    陆景庭看得目瞪口呆,心里又止不住的羡慕嫉妒恨。

    他可以随便玩死一个记者,但是要弄一家报社,不是不可能,只是没秦墨池这般秋风扫落叶。

    等三人进了电梯,被包裹在床单里的向晚歌终于没忍住,一串呢喃的低吟在安静的轿厢里响起:”嗯……“

    那声音甜腻可人,抱着向晚歌的秦墨池浑身一僵,万年不变的俊脸彻底黑了,眼中满是嫌弃,”闭嘴!“

    向晚歌这会儿已经听不见了,直觉浑身的骨头都酥了,身体里却空的厉害,不由扭了扭腰,整个人直往秦墨池身上贴。

    ”嗯……热……“

    ”你给我闭嘴。“秦墨池恼怒地瞪着怀里不安分的小女人,真是恨不能扔了,那表情就跟抱着一个烫手山药似的。

    齐非还没见过他家三爷如此失态过,忍不住转过身,肩膀一耸一耸的:”咳咳,老大,我没听见,也没看见。“

    电梯很快就到了一楼,秦墨池见齐非逃的跟兔子一样快,果断迁怒:”站住!“

    ”干,干嘛老大。“

    秦墨池冷着脸过来,把向晚歌嫌弃地往齐非怀里一扔。

    齐非的表情是这样的→=口=!

    偏偏向晚歌非常不安分,使劲往他怀里钻,吓得齐非动都不敢动,苦哈哈的差点泪流满面:”老大,饶,饶命,这可是可是……江总江总……“

    秦墨池脚步一顿。

    齐非看见了希望,赶紧接着道:”老大,江总的人可就在附近呢……“你敢把被下了药的向小姐随便往别的男人怀里丢,你就不怕江总知道了跟你没完?

    秦墨池想了想,凉飕飕瞪了齐非一眼,认命地过来把向晚歌接了回去。

    齐非抹抹头上的冷汗,好险,差点就被三爷害死了。

    赶紧谄媚道:”这附近就有医院,老大,你让向小姐先忍一忍,我去去就回。“说完赶紧先溜了。

    秦墨池皱眉抱着向晚歌上了车,很随意的把人往车后一丢,自己坐到了副驾的位置,不再多看向晚歌一眼。

    热,真是要热死了!

    向晚歌几把扯开床单,接着是衬衣,小手情不自禁的伸了过去……

    ”唔……嗯……“

    后视镜里,向晚歌靠在椅背上,仰头,脖子拉成了一道性感的弧度。

    她闭着眼睛,红唇微微张着,一声声细腻的低吟不时溢出,勾得人气血翻涌。

    秦墨池随意往后视镜瞟了一眼,看见的就是一副热烈至极的画面,于是,视线就像黏住了,再也舍不得离开。

    他眼眸微眯,死死盯着后视镜里的小人儿,视线从她的脸一直滑过红润的唇,到纤细得仿佛一捏就断的脖子,然后继续往下,最终停留在向晚歌半隐在衣服里的手上……

    ”老大,解药来了,解药来了。“

    ”不许进来!“

    ”啊?“

    秦墨池下车,从齐非手里拿过药和注射器,又看了齐非一眼。

    齐非听见车内的动静秒懂,仿佛车里有即将引爆的炸弹似的,眨眼离车三丈远,”我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看到。“

    秦墨池面无表情的上车,抓过向晚歌的手臂,眼睛都没眨一下,一针扎了下去。

    一段时间过后……

    ”啊啊啊……“

    齐非就听见车里传来了向晚歌的海豚音,响彻云霄,车里的情景让人浮想联翩。

    向晚歌这会儿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一边慌乱的扣扣子,一边用斜着眼睛瞟秦墨池。

    按照这个男人的尿性,被女人碰一下就感觉沾惹上病毒似的,这衣服……不会是自己解的吧?

    要死了要死了!

    不对,这个男人上次不是还摸过?

    向晚歌整理好衣服,脸上又红又烫,深吸一口气:”谢谢你救了我。“

    谢意表达的还是很诚恳的,可惜前面的男人不为所动,连余光都没有施舍一下。

    很酷,不是内裤的裤,看得向晚歌特想扑上去咬上两口。

    车里的气氛越来越诡异,气压越来越低,不知道为什么,向晚歌一阵阵心虚气短,妈蛋的,自己明明没干什么啊?

    这个男人是在生气么?

    ”看够了吗?“秦墨池后脑勺长了眼睛,神情特别冷酷。

    这句话不知怎么的就炸了向晚歌的毛,小妮子自我鼓励的暗中加油,梗着脖子,”你没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话一出口她就想去死一会儿,这种没内涵跟个花痴一样的节奏是个什么鬼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