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4章她是我的女人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14章  她是我的女人

    会所是陆景庭一个铁杆子的,也是出了名的富二代,今天身旁是嫩模,明天又换了小歌星。

    向晚歌穿着衬衣热裤就来了,门童听她报了名字直接放行,还贴心的告诉她陆少的准确位置,四楼vip包厢,419号。

    这坑爹的门号。

    向晚歌对这些人的圈子很陌生,她上的警校,平时训练任务重,对陆景庭的圈子也不熟悉,现在一看,嘿,好嘛,果然跟网上报道的差不多,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乱!

    陆景庭不去演戏,白瞎了。

    现在也不用在她面前装了,真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包厢里,陆景庭正跟一伙狐朋狗友喝得起劲,一哥们把一杯蓝色酒液端给他,眨了一下眼:“加了料,放心,只需一小口,保证让人死去活来任你为所欲为。”

    陆景庭端过来不确定的闻了一下:“有那么厉害?”

    “等会不就知道了?”

    陆景庭凝眉:“那么厉害,万一怀孕的话,会不会对我儿子有影响?”

    所有人哄堂大笑,那哥们都快笑抽了:“陆少,你开玩笑呢?你不会告诉我你跟那个一无是处的黄毛丫头是来真的吧?”

    陆景庭不理会这些人的嘲笑,勾了勾唇,一把搂过旁边一名陪酒的小妹儿狠狠吻了上去,调笑道:“既然这酒这么厉害,不如你先来试试?”

    “哈哈哈……”

    向晚歌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陆景庭一手端着酒,一手捏着一个小妹儿的下巴,正往对方口里灌酒。

    那小妹儿穿的特别凉快,酒洒了一身,场面相当火爆。

    看见她进来,包厢里立刻安静下来,就剩下暧昧的背景音乐。

    “呵,够热闹啊。”向晚歌走过来,穿着帆布鞋的脚一脚就踏在了茶几上,豪放的举动,惹得围观的人都叫起好来。

    陆景庭的面子挂不住了。

    在他心中,向晚歌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未婚妻,并且还是要正儿八经结婚的,说不定还是他未来儿子的妈,现在向晚歌这个样子,不是当面打他脸吗?

    瞧那雪白的长腿,惹得那几只狼都看直了。

    “宝贝儿来了,过来,到老公身边来坐,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朋友。”

    向晚歌被“宝贝儿”和“老公”恶心得够呛,动都没动,“陆景庭,我来这的目的你清楚,少废话,你想干什么?跟我上床?”

    “嗷嗷嗷……”一群狼嚎。

    陆景庭没想到她这么直白,看着向晚歌的双眼也忍不住火热起来。

    在陆景庭眼中,向晚歌那就是一朵带着太阳气息的向日葵,浑身都充满活力和正能量,这样的女孩子现在不多,他虽然嘴上挖苦,心里还是有那么几分心动的。

    “宝贝儿,瞧你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陆景庭端起那杯加了料的酒,招呼道:“只要你把这杯酒喝了,我不仅把你爸弄出来,还把出租车公司买下来送给你爸,怎么样?”

    在周围人的起哄声中,向晚歌的眼眸眯了眯。

    最终,她端起那杯酒,仰头,一饮而尽,“你最好说话算数。”

    “算数,一定算数。”陆景庭见她把那杯酒都喝了,忍不住笑起来:“晚歌,现在很晚了,我送你吧!”

    刚出会所,向晚歌一跟头栽进了陆景庭的怀里。

    “姓陆的,你果然在酒里动了手脚!”

    陆景庭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全身发热,带着就往车那边走,边调笑:“知道酒里有东西你还喝,晚歌,你也想了吧?”

    “你怎么不去死?”

    “还没得到你,我怎么舍得死呢?”

    会所不远就有一家五星酒店,向晚歌只是身上无力,神智却还是清醒的,被陆景庭丢在床上的时候,她还在心里把陆家上上下下挨个问候了一遍。

    “宝贝儿,不洗澡了,咱们还是办正事吧!”

    “陆景庭,你敢碰我试试?”

    陆景庭的视线从她的脚腕一路向上,扫过笔直的长腿,腰,胸,最后停在向晚歌的嘴唇上。

    “晚歌,你好美!”

    陆景庭再也忍不住,一把扯了领带,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脱衣服。

    向晚歌脑中警铃大作,今天真的要在这翻船了吗?

    她不是没想过陆景庭会用下三滥的手段,但她却存了侥幸。

    心想陆景庭既然要跟自己结婚,总不好闹得太僵,如果他存了什么目的,不是应该笼络自己吗?

    可谁曾想,姓陆的就是这么无耻!

    最要命的是,药效已经催发,那莫名的空虚让她情不自禁的微颤,无师自通的磨蹭着。

    陆景庭哪里还能忍,一个狼扑……

    不过他没扑成。

    房间的门“砰”的一声被人踹开,进来两个人,陆景庭只来得及惊呼一声:“是你?”就被人几乎光着身子丢了出去。

    向晚歌一看清了来人,高兴的差点痛哭流涕。

    秦墨池却看都不看她一眼,揭了床单把她从头到尾包住。

    向晚歌只觉身体突然失重,人落进一双有力的臂弯里,脸撞上对方冷硬的胸膛。

    只听齐非严肃的说:“先生,记者过来了。”

    “什么,有记者?”向晚歌吓了一跳,她前脚被陆景庭带进酒店,这么巧记者就知道了?

    秦墨池似乎很不满意她说话,冷冷喝了一声:“闭嘴!”

    向晚歌闭嘴了,她又不笨,这才知道,陆景庭的目的不是跟她亲密,而是想要曝光他们上过床的事实。

    可是为什么呢?

    向晚歌死活也想不通。

    三人刚出房间,记者就涌过来了。

    陆景庭不知何时随手扯了一条浴巾裹住下半身,也追了出来,“池舅舅,你什么意思?”

    他话音刚落,记者的镁光灯咔咔咔拍上了。

    秦墨池怀里抱着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向晚歌,绷着个俊脸任他们拍。

    记者a:秦总,据说陆少和未婚妻在此开房,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怀里抱的是谁?

    记者b:秦总,请问你跟你怀里的女子是什么关系,她是陆少的未婚妻吗?

    记者c:秦总,我们能看看这位小姐的真容吗?

    ……

    向晚歌简直都要吓尿了,缩在秦墨池怀里一动不敢动。

    只听头顶一道冷酷的声音响起:“她是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