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3章江谨言回来了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13章  江谨言回来了

    秦墨池没在老宅吃饭,丢下那句话就带着齐非走了,把秦老太气个仰倒。

    车子刚驶出老宅的大门,秦天的电话就追过来。

    秦老爷子也差点气得翘辫子,电话一通就骂上了,“给老子滚回来,老子发话让你滚了吗?”

    秦墨池凝眉,示意齐非继续开车,声音里的寒意还没有消散,对他老子只说了一句:“江董车祸,人现在还没苏醒。”说完就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秦老爷子呆愣当场,反应过来后杵着拐杖就要去揍人。

    敢算计江家?这不找死呢么!陆宏昌那小子脑子被门挤了吧!

    江家是那么好算计的?

    且不说江家的背景,单说秦墨池的好友江谨言,别看整天戴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那也不是个善茬。

    想跟江家斗,陆家人是嫌命太长了吧?

    齐非想到江谨言那双被镜片遮掩的眼睛,不由自主就打了个寒颤。

    江谨言,当年可是跟着他哥江晋安,也就是江家现在的当家人(目前受伤还没苏醒的那位)一起逃过各路追杀的,枪林弹雨中闯出来的家伙,能是手慈心软温润如玉的公子哥?

    所谓人以群分,江谨言是什么样的人,看秦家三爷就知道了。

    齐非默默地替陆景庭点蜡。

    等三爷脸色缓和下来了,齐非迟疑道:“何不干脆把真相告诉向小姐呢?这样她也好对陆家有所防备,如果江董(江晋安)知道失散多年的女儿已经找到了,说不定一激动就醒过来了呢?”

    秦墨池瞟了他一眼,没说话。

    向晚歌昨天去橡树湾的事秦墨池已经知道了,不过三爷没发话,真是腹黑的一比那啥。

    可怜的向小姐,你好自为之吧!

    …

    某酒店套房内。

    向颖穿着浴袍,小脸刚才洗澡的时候被水蒸气一蒸,分外的白皙粉嫩。

    不到二十的年纪,鲜嫩的跟刚剥了壳的鸡蛋一样,诱人之极。

    她撩着湿发,缓缓走向床上的男人,声音腻得人头皮发麻,“陆少,人家那天可真的差点把宝宝摔掉了呢,你要怎么补偿人家?”

    陆景庭从旁边的柜子上拿起一串钥匙,邪肆的勾唇,“月亮湾海景别墅的钥匙,想不想要?”

    “讨厌,你说呢?”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陆景庭收回钥匙,一双带着魔力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盯着向颖,直盯得她心如鹿撞。

    窝进男人怀里,向颖的手顺着男人的浴袍伸了进去,“你放心,那死丫头已经有点松动了,咱们再加把劲儿,她绝对会妥协的。到时候,你可要说话算话,不许碰她,你是我的,我的!”

    向颖爱娇得搂紧陆景庭的腰,没有看到对方满是寒意的双眼。

    “那是自然,她怎么可能跟我的颖儿宝贝比呢,她的皮肤有你的滑吗?腰有你的细吗?奶一子有你的大吗?哈哈!”

    “讨厌,流氓。”

    “本少不流氓,你的肚子怎么大起来的?”

    向颖主动送上自己的红唇,娇滴滴的低吟着:“轻点,小心孩子……还有,你为什么非要跟她结婚,她,啊……”

    满脑子的疑问,最后又被陆景庭的热情冲散了。

    …

    林成从局长办公室出来,直接找到向颖,脸色很不好,“法院的传票下来了,三天后开庭。”

    向晚歌脸色发白,昨天她专门找了死者家属,可惜不管她怎么求情怎么赔罪,他们打定了注意要向文武坐牢,不接受道歉,也不接受赔偿。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向晚歌不甘心,她死都不相信她爸醉酒驾驶致人丧命。

    林成也很沮丧,他用尽手段都没找到对向文武有利的证据,由此只说明一点,这件事是提前部署的,对方把一切蛛丝马迹都扫得干干净净。

    回到家,向颖不在,殷月秀坐在沙发上抹眼泪。

    向晚歌心脏跟针扎似的疼。

    第二天,她跟林成请了假。

    寰宇国际。

    齐非挂了电话挑眉直笑:“来了。”

    秦墨池眼中划过一抹诧异,对此不置可否。

    向晚歌打车直接到了寰宇国际大楼,站在大楼下,仰头向上望,心中不由一叹,真高!

    五十多层的办公大楼,能不高吗?

    向晚歌被美丽的前台小姐拦住脚步。

    “对不起小姐,请问你找谁?”

    “秦墨池。”

    “呃,请问你有预约吗?”

    “没有。”

    “请问您贵姓?”

    “向,向晚歌。”

    “对不起向小姐,我们总裁不在。”

    向晚歌:“……”不在你特么早说啊!

    听了前台小姐的回复,齐非嘴角忍不出抽抽,三爷,您这么玩儿向小姐,是不是太不厚道了耶?

    秦墨池抬腕看了看时间,说:“接机的时间到了,备车。”

    齐非就觉得,三爷对美女真的是太残忍了,怎么说,按辈分算起来,向晚歌就算不是您外甥媳妇儿,也是您好友侄女儿啊,啧啧,你一个舅舅加叔叔的,太冷漠,太无情,太……不像个男人!

    秦墨池要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江谨言。

    坐了十多个小时飞机,向谨言的脸色有一抹疲惫,不过精神却很好。

    齐非活跃着气氛,“江总回来就好了,就说明江董没有大碍了,向小姐这边我们先生也放心了。”

    江谨言拍拍秦墨池的肩膀,无声的感谢。

    秦墨池看了他一眼,他知道对方想问什么,干脆挑明说:“陆家找上了我们家以前的仇人,所以我大哥大嫂才有此一劫,好在大哥已经醒了,医生说暂时脱离了危险期,人还在重症室观察,消息还得一直瞒着。”

    秦墨池点头:“知道了。”

    江谨言也不跟他客气,直言道:“我回来了,有些事是要清算了。”

    秦墨池挑眉:“要跟她见面吗?”

    向谨言想了想,摇头:“暂时不见,她毕竟在向家生活了二十年,我们突然冒出来,她肯定一时没办法接受。并且大嫂说的有道理,还是等大哥的病情稳定了再说吧,万一……免得她难过。”

    他们谈论着向晚歌,却不知向晚歌这会儿急得要着火了,偏偏这个时候她又接到了陆景庭的电话,请她去某个私人会所喝酒。

    这明显的……醉翁之意不在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