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1章少奶奶来了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11章  少奶奶来了

    被向文武撞飞的女人死了,更要命的是肚子里还有一个没成型的孩子。

    向文武直接被带回了公安局,向晚歌接到消息赶到局里,她的同事们已经做完第一轮笔录了。

    “问题很严重。”林成也不隐瞒:“关键是出人命了,那条街道的监控恰好坏了,目前责任划分还在进一步调查中,邻居那的检测结果显示你爸体内酒精含量超标,现在醉酒驾驶抓的紧……”

    “邻居”指的是交警,相关记录报告交警那边第一时间送来了。

    向晚歌听得双腿发软,醉酒驾驶致人丧命,是要坐牢的,“我爸呢?他怎么样?”

    张浩过来说:“头儿,向师傅情绪稳定了,他说他只喝了一杯啤酒,根本就没醉。”

    如果向文武说的是真的,一杯啤酒顶多算酒驾。

    向晚歌闻言纳闷:“我爸的酒量很好的,一斤白酒都不在话下。”

    林成当机立断:“重新检测。”

    “还有,向师傅说他车的刹车坏了,所以才没有及时刹车。”

    林成:“把小童的报告拿来。”

    小童是第一波赶到事故发生地的片警,张浩带人赶去的时候他都把现场勘了一遍了,后面的人也就没有费事。

    林成把小童的报告翻了两遍,里面却没有关于刹车失灵的记录。

    “你小子!”林成把报告糊在张浩脸上,发飙了:“还愣着干什么?”

    张浩秒懂,脸色难看的捧着报告跑了。

    审讯室,向文武又经历了一轮审讯,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这么一会儿工夫,他整个人都像老了一截,向晚歌心都疼了。

    “爸。”

    “晚晚,爸真的没有醉酒,就一杯啤酒……吃饭前刹车明明都是好的,谁知……晚晚,那个闺女真的死了?”

    向晚歌很不是滋味的点点头,向文武的肩膀完全垮下去,喃喃着:“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这是一个老实善良的男人,开了几十年的车了,平时连剐蹭都没有过,骤然摊上这种事,他的良心实在受不了。

    向晚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死活想不起来。

    她只能安慰爸爸没事,他的同事会把这件事查清楚的,她也会照顾好妈妈,叫他不要担心。

    向文武被拘留了。

    血液检测显示,向文武的血液里是含有酒精的,不过因为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了好一段时间,血液里的酒精含量没有达到醉驾。

    这个不是好消息,反过来也就是说,向文武确实有可能醉驾。

    张浩检查完车回来说,向文武那辆车的刹车没有失灵。

    一切证据都指向向文武,情况很不妙。

    向晚歌摇头:“不对,我爸不会说谎,我也不相信他醉酒驾驶,他一直都是一个自强自律的人。”

    就在这时,刘威带着一群人进来,“头儿,他们是遇难者的家属,带了律师……要告向师傅。”

    …

    向家的气氛相当低迷,殷月秀愁得不知如何是好了,向颖还在一旁说风凉话:“你宝贝女儿不就是警察吗,那么能干,叫她把咱爸弄回来啊。”

    事情已经过去三天了,林成那里毫无破绽。

    向颖翻着白眼说:“别说咱爸是冤枉的,就是真撞了人那又怎么样,那个女人家里的拳头能强过陆家吗?”

    向晚歌一把抓住向颖的手,差点把人直接从床上提起来:“你什么意思?”

    “用你那回回考试都是满分的脑子好好想想,都这个时候了,我的好妹妹,你还矫情个什么劲儿了,怎么,还等着陆少亲自登门吗?”

    向晚歌眼睛一转,扔了向颖摔门而去。

    齐非目送向晚歌打车离开,扯着嘴唇拨了个号码:“老大,向小姐出门了,目标陆宅。”

    电话那头的秦墨池听完直接挂了电话。

    向晚歌确实去了陆宅,陆升亲自给她开的门,弯腰,声音恭敬:“少奶奶来了。”

    “……”向晚歌嘴角直抽抽,这还是订婚风波后她第一次来陆家,天地良心,谁tm想来啊!

    “陆景庭在不在?”

    “少爷最近一直在家。”

    这是专门在家等着么?

    话音刚落,陆景庭穿着白色的浴袍,一手端一杯红酒,故作潇洒实则风骚的下楼了。

    “哟哟,这不是我的未婚妻么,宝贝儿,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向晚歌:“……”

    谁tm说女人才善变的?

    所以,风流浪荡的纨绔子弟才是陆景庭的正确开启模式吧?

    “陆景庭,我爸的事,是不是你干的?”向晚歌懒得废话,直接开门见山。

    陆景庭傻眼了,这……剧情好像不是他想的那样呢。

    这个女人,不是应该痛哭流涕的扑到在自己脚下,哭着求着自己出手救人,然后为报救父之恩以身相许吗?

    陆景庭正了脸色,看起来像个人了。

    “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别跟我装傻,陆景庭,你别忘了,我是个警察。”

    “那又如何?你爸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证据?”

    陆景庭一口喝了杯中的酒。

    “晚歌,虽然你是我未过门的老婆,但是,老公我还是能告你诽谤的。”

    “呸,谁是你老婆,我是不会跟你结婚的。”向晚歌意识到自己差点顺着他的话歪楼,杏眼一瞪:“陆景庭,我说了,有什么冲着我来,算计我爸,你们陆家的门风可真够高尚的。”

    陆景庭心里很烦躁,心说这丫头这么聪明干什么?要是蠢一点,自己随便一糊弄,还不立马跟着自己跑了?

    不管怎样,他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晚歌,我知道你对我有误会,咱爸出了事我也着急,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

    真是好不要脸。

    “哼!”向晚歌冷笑:“是不是还有前提啊?”

    “这个嘛,咱们虽然是未婚夫妻,到底没结婚不是?”

    陆景庭在向晚歌跟前站定,两人离得很近。

    他捏住向晚歌的下巴,抬起对方的头,深情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

    “……只要你跟我结婚,我保证咱爸毫发不少的回家。”说着,他低下头,慢慢向那诱人的红唇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