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0章游戏才刚刚开始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10章  游戏才刚刚开始

    病房里只剩下姐妹两,向晚歌站在床前,十分不解的看着向颖。

    向颖很漂亮,她爱打扮,看着比实际年龄要成熟,就算穿着松松垮垮的病号服,也难掩她明丽动人的颜色。

    向晚歌穿着短袖制服,头发还是前两天被苏芷硬拉着去做了一个内扣,清爽干净。

    姐妹两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面对面说话了,平时只要知道她在家,向颖一般不会出现。

    “你想说什么?”

    “不许跟陆少解除婚约,否则,我死都不会原谅你。”

    向晚歌:“……”

    这个女人特么疯了吧?

    …

    寰宇国际的总裁办公室内,秦墨池从齐非手里接过一叠照片。

    照片中的主角就是陆景庭和向颖,他们看上去是在争吵,陆景庭满脸不耐烦,向颖也不甘示弱,后面几张就有点意思了,陆景庭把向颖推到在地,地上似乎有血迹。

    秦墨池把照片扔进碎纸机,声音冷酷:“结果呢?”

    “孩子保住了。”齐非又把一支录音笔递过去,笑着道:“从今天起,陆景庭的生活绝对多姿多彩。”

    秦墨池看了看录音笔,直接扳成了两节丢进垃圾桶,齐非挑眉:“老大,你不听听向颖说了什么?”

    秦墨池:“……”

    齐非摸摸鼻子,好吧,向颖那种女人的智商又如何能跟秦三爷比呢?

    只听秦墨池冷声道:“叫人看着。”

    看着谁他没说,齐非却心领神会,“老大放心,陆景庭这个儿子,是生定了。”

    秦墨池抬头看了齐非一眼,后者嘿嘿一笑:“那什么,向小姐人家现在可是公家的人,警察姐姐啊,咱不好随便乱跟。”会跟出事儿的好吧?

    齐非眼珠子转了转,不怕死的加了一句:“刑侦队那个队长把向小姐看得跟眼珠子似的,中午吃饭的空档都跟着呢,咱们的人……”哪敢跟刑侦队叫板啊,警察叔叔的茶又不好喝。

    秦墨池懒得跟他废话,“江老还没苏醒,这边的事绝对不能出差错,否则我不好交代。”

    齐非不敢贫了,脸上的表情也正经起来:“明白,我们会注意向小姐的一举一动的。”

    …

    向晚歌这一天头上好像一直顶着滚滚天雷,被向颖雷得不轻。

    她死活就想不明白了,向颖是不是脑子抽了?

    不是爱死陆景庭么?

    干毛又要自己嫁给陆景庭?

    下班回家,很意外的,向颖竟然也回来了。

    “医生说她需要卧床静养。”殷月秀解释说,边叹气边帮向颖煲汤。

    向晚歌过去帮忙摘菜,随口闲聊:“我爸呢?”

    “还没收车,刚打电话说送了一个乘客到郊区,在回来的路上了。”

    “哦……”

    帮妈妈摘完菜,向晚歌实在没忍住,敲开了向颖的门。

    向颖正在翻《育儿宝典》,听见开门声头都没有偏一下。

    “向颖,我们谈谈。”

    “……”

    “今天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向晚歌关上门,压低声音,生怕被妈妈听见,“你别想骗我,我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是不是陆景庭干的?”

    所以看见林成,向颖才会那么激动。

    生怕陆景庭被警察怀疑上了?

    嗯,果然是真爱啊。

    向颖手上一顿,却嘴硬:“不是,是我逛街没注意脚下,摔了一下。”

    “呵呵。”向晚歌笑了:“向颖,你还真是太不了解你自己了,如果我说错了,你会巴巴儿地解释这么详细吗?你解释的越详细就越说明,我猜对了,陆景庭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

    向颖双手抓紧了书,咬牙:“不是,这是他的孩子,他为什么不要?向晚歌,你休想动我孩子的念头,我告诉你,陆景庭爱我,也爱这个孩子。”

    向晚歌真是要被这个女人蠢哭了!

    “那个男人会爱你的孩子?你在做梦吗?如果他爱你和这个孩子,那你为什么又要我跟他结婚,向颖,别把人当傻子。”

    “你闭嘴,反正,你要不跟他结婚,我就去死,一尸两命,都是你害的。”

    “疯子!”向晚歌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的脑子是怎么回事,不过她确定一点,绝对是陆景庭干了什么。

    陆家死抓着自己不放,到底是为什么呢?

    秦墨池肯定知道,可惜,那个男人也绝对不会说。

    第二天一早,向晚歌刚出门,一辆炫酷的法拉利停在她脚边。陆景庭摘了墨镜,笑得花见花开:“晚歌,上车,我送你上班。”

    向晚歌看了她一眼,直接掠过。

    陆景庭跳下车,追上去一把抓住向晚歌的手,语气有点着急:“晚歌,你还在生气吗?”

    向晚歌直接抽回手,快速出拳,结局就是陆景庭抱着肚子蹲在路边,一张俊脸完全扭曲。

    “陆少,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不知道你们家为什么找上我,不过呢,我在这儿郑重的警告你一句,不要接近我的家人,包括向颖,有什么冲着我来。”

    陆景庭勉强站直身体,勾唇邪笑:“那好啊,跟我结婚,然后我就放了她。”

    “你做梦!”

    得,这一天的好心情又被猪拱了。

    在她身后,陆景庭偏头盯着她的背影轻轻吐出一句:“宝贝,咱们走着瞧。”

    …

    向文武最近实在心烦,晚饭的时候同事老周招呼喝酒,他推辞不过就喝了一杯啤酒。

    就一杯,离醉还远着呢。

    晚饭后下起了小雨,街道在灯光中雾蒙蒙的,向文武减了速。

    车子转弯的时候,突然从旁边蹿出来一个穿着裙子的女人。

    向文武条件反射踩刹车,谁知刹车该死的失灵。

    于是他就眼睁睁看着车子把那个女人撞飞,吓得魂不附体……

    120很快就来了,警察也迅速封锁了街道,向文武被拽下车,一会儿就被林成了个落汤鸡。

    他失魂落魄的回答着警察的提问,又按照交警的要求对着酒精检测仪吹气,结果竟然显示酒精超标。

    向文武只觉一阵天旋地转。

    不远处的一条巷子里,齐非摇了摇头,满脸同情:“监控肯定已经被人做了手脚,向文武这次倒了大霉了。”他看了看副驾的男人一眼,心说,三爷,你就这么在一旁看戏,合适么?

    秦墨池转着食指上的铂金指环,“游戏才刚刚开始。”

    齐非忍不住替向晚歌叫屈:“咱们不帮她,向文武就只有坐牢了。”

    “她不是闹着要离开吗?”秦墨池冷声:“对于不听话的人,总是要吃一些苦头才能学乖的。”

    齐非在心里默默为向晚歌点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