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5章他是你池舅舅
作者:叶歌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第005章  他是你池舅舅

    陆家人果然已经等候多时,向爸向妈赫然在列。

    看见向晚歌,殷月秀忍不住红了眼眶,陆夫人秦素不停劝慰,不时瞪一眼陆景庭。

    “晚歌……”陆景庭冲上来一把抱住向晚歌,动作很大,很急切,生怕她突然不见了似的,“晚歌,你听我解释,那些……都是记者乱写的。我,我没有碰那个女人,她勾引我,被我推开了。晚歌,我只爱你,你摸摸我的心脏,它只为你跳动,这一辈子,你就是我陆景庭的妻,唯一的妻。”

    向晚歌被肉麻个半死,深觉以前绝对是脑子抽了,不然怎么就觉得这个人渣的甜言蜜语会动听呢。

    “陆少,我看见了。”向晚歌不轻不重地说,音量足以让在场的人听见。

    陆景庭浑身一震,不敢置信的放开了她,“晚歌你……”

    有那么一瞬间,陆宏昌的脸几乎沉得能滴出水来,不过老话说得好,姜还是老的辣。

    “墨池,你可算来了,没想到晚歌被你接走了,看看,到底是亲戚,这就是缘分啊!”陆宏昌直接无视了向晚歌那句话,招呼男人坐下。

    他叫墨池,向晚歌记住了这两个字,只是不知道他姓什么?

    是陆家的亲戚?

    可怎么感觉不像?

    这时,秦素过来拉住向晚歌的手,亲切的问道:“你跟你池舅舅是怎么遇上的?你这孩子,就算景庭做错了什么,你直接告诉妈,妈来收拾他,怎么能一个人跑出去呢,咱们全家多担心啊。”

    向晚歌只觉脑子“嗡”的一声,池舅舅?

    卧槽了!

    她只顾惊讶男人的身份,忽略了秦素话里话外的意思,这分明已经在她头上按了陆姓了。

    秦素见她看着秦墨池满脸惊讶,心中猜测她应该还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于是拉着她的手走到秦墨池跟前,笑得一脸温婉贤淑:“上次家宴的时候墨池正好出国,晚歌没有见到,晚歌啊,这是景庭外公家的三爷,你们池舅舅,来,赶紧给你池舅舅重新见礼,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

    秦墨池幽深的双眸看着满眼震惊的向晚歌,这一次,里面连嘲讽都没有了,深不见底。

    “一家人”三个字总算让向晚歌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一下。

    陆夫人是什么意思?

    她跟陆景庭不过是订婚,别说订婚,就算是结婚,出了昨天那种事,她怎么还好意思提“一家人”?

    “陆夫……”

    向晚歌刚张嘴,一旁的向文武终于坐不下去了,他腾地一声站起来,把向晚歌一把拉倒自己身后,憨厚的脸上乌云密布。

    “陆董事长,陆夫人,请听我说一句。”

    陆宏昌脸色快速的阴沉了一下,很快,几乎没人捕捉到,随即就扬起温和到平易近人的笑容,“亲家想说什么只管说,来,坐坐,别站着啊,晚歌刚进来,也让她坐。咱们都是为了孩子,只要孩子们幸福快乐,一切都好说。”

    向文武的表情很难看,昨晚双方家长已经谈了一次,他虽是个老实人,陆宏昌话里的威逼利诱他还是听得出来的。

    殷月秀扯了扯他的袖子,他猛地抬头,直接迎上陆宏昌的视线,掷地有声地道:“陆董事长,这门亲事我家万万不敢高攀,不如就此解除婚约吧!”

    此言一出,大厅里立刻鸦雀无声。

    陆宏昌猛地变了脸色,双眼直直看向向文武,有点不敢相信一个小小的出租车司机竟然敢当面打他的脸。

    还是秦素很快反应过来,咳了一声,一把就抓住了向晚歌的手,又死命瞪了陆景庭一眼,连连道歉:“晚歌,都怪景庭粗心大意,他昨天高兴,喝醉了,错把孙蜜儿当成了你,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都是景庭对不起你。好孩子,景庭是真心爱你的,你放心,他昨晚已经在你父母跟前做了保证,以后一定不让你受委屈,妈也会帮你好好看着他,看在我和景庭他爸真心喜欢你这个儿媳妇的面子上,你就原谅他一次,好不好?”

    陆宏昌重重地哼了一声,陆景庭过来猛地一把把向晚歌拽进怀里紧紧抱住。

    “晚歌,对不起,都怪我认错了人,请你原谅我,我们不解除婚约,我爱你,真的。”

    一群乌鸦嘎嘎从头顶飞过……

    向晚歌只觉秦夫人这个说辞当真给力,一个是白色晚礼服,一个是红色晚礼服,眼睛要瞎到什么程度才会认错人?

    心里正对这一家子奇葩无语,耳边却传来陆景庭压低的声音:“晚歌,想要解除婚约,想想你的父母,还有……你的姐姐。”

    “……”

    向晚歌一把推开陆景庭,对方脸上却依旧是那副让任何女人都会心动的深情模样,就好像刚才那些威胁性的话不是出自他的口。

    这男人还能不能更无耻一点?

    向晚歌此时才发现,大厅里不见向颖的身影。

    秦素把她和陆景庭往楼上推,边推边说:“小两口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景庭,带晚歌去楼上谈谈。”说着又抓住殷月秀伸向晚歌的手,笑着说:“亲家母,我就喜欢晚歌这乖乖巧巧的性子,长得又好,跟我家景庭简直是天生一对,我和老陆都喜欢的不得了……一切都是误会,你也知道娱乐圈乱,里面不三不四的人都有,我们这样的家庭那有些女人还不削尖了脑袋往里钻?”

    陆景庭果然就把向晚歌往楼梯方向带。

    向晚歌当然不肯,她脑子里一团乱,此时才意识到她招惹了怎样一个恐怖的人,甚至不敢去细想陆家要对她的亲人做什么,或者已经做了什么?

    “陆景庭,我们没有什么可谈的……”话没说完,手腕上猛地一紧,她诧异的转头,对上秦墨池冷酷的双眼。

    “走!”男人手上一拽,抬腿就走,差点把向晚歌拽一跟头。

    一屋子人被秦墨池的举动齐齐震住,等秦墨池拖着向晚歌走到门口,陆景庭才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抓住向晚歌另一只手,面色不善地看着秦墨池:“池舅舅,你什么意思?”

    “人是我带来的。”秦墨池看也不看他一眼,拖着向晚歌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