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九十七章 发狠(必看)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苏宛如一听,本就惨白的脸,更是惨到不忍直视,爬过去抱着龙夜爵的腿哀求,“龙大哥,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如果是那样,到时候自己的丑闻就会传遍整个江城市。

    自己还怎么嫁人?还怎么能在朋友亲人面前抬起头来?

    不!

    那太可怕了!

    她不住的磕头,“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

    徐全也觉得这惩罚太严重了,想要劝一句,可在看到大少爷那脸色的时候,不敢在多说一句了。

    只能说,苏宛如这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苏家也是有头有脸的家庭,这样的丑闻一爆出去,还不打击死啊?

    龙夜爵却狠戾的抬腿踢开了他。

    他一直不对女人动手,但贱人,他就不得不动手了。

    “现在求我,已经晚了,徐伯,赶紧的。”

    龙夜爵毫不留情的说道。

    徐全哪里敢忤逆?只能马上叫人上前去拖着苏宛如下楼了。

    但他还是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虽然很晚了,老爷子已经休息了。

    龙振飞接到这个电话,立马从华苑赶了过来,见到的便是衣不蔽体的苏宛如,早已经哭得死去活来的样子。

    徐全将事情经过告诉了老爷子,听闻之后,老爷子本来还想着放过苏宛如一马,可现在,他不打算放过了。

    当下默认了龙夜爵的吩咐。

    苏宛如眼见老爷子都不打算救自己,绝望的坐在那里,面如死灰。

    龙若水急匆匆的赶来,看到自己的好姐妹这样狼狈的样子,心里着急,却不敢去安慰。

    自家爷爷那眼神,很明显的警告自己,若是插手,他以后肯定会对自己更加苛刻。

    龙若水只能给苏宛如投过去歉意的眼神。

    这可能是苏宛如这一辈子,最惨痛的一次教训。

    而这一切,还是自己暗恋了很多年的男人吩咐的。

    那种爱,交织成了恨。

    父母那抬不起头的样子,更是让她心里的恨,深入骨髓。

    一切归于平静,苏宛如被扫地出门,大家都当做是一个笑话了。

    而龙若水,尽管没有说任何一句话,但也被老爷子处罚,关在龙家的祠堂,跪了一夜。

    **

    老宅风起云涌,但念园内的主卧里,却是一片祥和。

    龙夜爵将唐绵绵从礼物盒子里捞了出来,小女人呓语几声,趴在他怀里又睡了过去。

    这样子,哪里还有着祁云墨说的什么风花雪月?

    这小女人睡得简直跟猪一样,任凭他怎么上下其手,她依旧是呼呼的大睡。

    可怜了龙夜爵了。

    过个生日,都过得这么水深火热。

    能看能摸不能吃的感觉,真是不太美好。

    而且小女人说好的别样生日礼物,也没送!

    这可让他有了委屈感……

    堂堂龙家大少爷,居然会有委屈的感觉,这说出去,得笑掉多少人的大牙啊。

    而且……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本来就中了药。

    龙夜爵偷了几个吻,实在是把持不住,只能将她丢下,冲到浴室淋冷水澡降火了。

    可冷水澡治标不治本……

    回到床上一看到唐绵绵,任何行为都无济于事。

    平日里本就无法控制被她吸引,更何况现在身子的敏感呢?

    唐绵绵口干舌燥的醒来,迷迷糊糊的到处摸索,“水……水……”

    龙夜爵马上给老婆大人倒水去了,唐绵绵咕噜咕噜的喝了个底朝天,才觉得好受了有些,睁开迷糊的双眼看向男人,“你怎么还没睡?”

    才问出口,她就愣住了……

    这声音,是自己的吗?

    为什么听着那么的……魅惑人呢?

    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又试探的叫了一句,“龙夜爵。”

    冲动的男人浑身一颤,双眸里一片熊熊火焰,看向毫无心机的小绵羊,喉结不住的滚动,“老婆,你醒了吗?”

    “醒了,你的声音怎么也……”

    唐绵绵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自己是声音奇奇怪怪的娇媚也就算了,为什么龙夜爵的声音而已比平日里来得要低沉性感?

    “醒了,那我们就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吧。”龙夜爵是一刻都不愿意错过,毕竟这么好的机会啊。

    唐绵绵一看到他那表情,便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

    况且现在浑身燥热,那种奇异的感觉紧紧包围着她,让她不由自主的吞咽口水,“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说,你身上的睡衣……”他勾起了菲薄的布料。

    唐绵绵这才注意到,自己穿的居然是自己藏在包里的睡衣!

    她……她什么时候换上的?

    自己明明是上来睡觉的,然后……然后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难道是自己梦游穿上的?

    这个想法太惊悚了。

    他不住的往后退,“那个,我,这个睡衣,我不知道……”

    她语无伦次,惊慌失措的样子,看在龙夜爵眼里,简直秀色可餐。

    男人也不听她解释了,直接扑了上去,“这个问题,我们明天再讨论,现在我们要讨论的是,如何让爷爷的梦想成真。”

    “唔……”她的嘴被封住,被他狠狠的咬了一口,才得到了自由。

    唐绵绵捂着被咬疼的嘴唇,有些慌乱的问道,“什么梦想成真?”

    “当然是让你做孕妇……”

    “不要!”

    “乖。”

    “唔……龙夜……嗯……爵……我第一次……”她心里是有些害怕的,所以希望他能温柔点,反正也知道拒绝不了了。

    而且她偷偷带着那件睡衣,其实心里已经想过将自己交给他了。

    毕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发生关系也合情合理。

    正在狼变的某男猛然抬起头,有些微微惊讶。

    毕竟她在自己之前,曾经有过一段恋情。

    唐绵绵一见到他那惊愕的目光,就羞愧得无地自容,伸出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又觉得这样好像无济于事。

    便改为捂住他那双让她迷醉的眼睛,并且娇嗔道,“不要看!”

    龙夜爵心里的狂喜,是唐绵绵理解不了的。

    虽然他没有处.女情结,但她还是完整的,这可能是男人都高兴的事情吧?

    当下更是激动不已,直接狼吻住了她,并且在她唇上低语,“老婆,谢谢你能出现在我的世界,我会温柔以待的。”

    “唔……”她想说什么,却已经被他吻住。

    一切,都尽在不言中……

    (尺度就这样了,你们自己补脑吧,现在是非常时期,么么哒)

    ***

    对于以往的龙夜爵来说,早晨虽然美好,但却有些苦中作乐的煎熬。

    对于现在的龙夜爵来说,那就是吃饱喝足之后的享受。

    身侧的人儿睡得十分沉,眼脸下甚至有了淡淡的烟色。

    估计是自己索求太多的缘故……

    毕竟憋了那么久,又被苏宛如下了猛料,一时控制不住……

    咳咳……

    他将小女人护在怀里,享受着这一岁最美好的开头。

    昨夜几乎是到凌晨才睡,她累瘫了,自己到是精神抖擞了,但不想松开她,就想这么抱着她到世界末日。

    老宅例行的早餐也没有去,其他几房有些不满意,但龙振飞却没提任何意义,好像是默许了这件事情。

    这让汪明慧各种不满,但一想到唐绵绵肚子里已经有了龙家的长孙,便气得不行,心里十分不服气。

    看了一眼身旁淡漠喝着粥的龙夜辰,低声的催促道,“你啊,也赶紧的!让妈长点面子行不行?”

    龙夜辰无所谓的耸耸肩,“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随时找个女人生给你。”

    “你这死孩子,那样的私生子,怎么可能得到老爷子的认可?正儿八经的去找个名门千金,结婚吧。”汪明慧拍了龙夜辰一下。

    后者则是吊儿郎当的笑了笑,便不在继续这个话题。

    龙振飞吃完早餐,吩咐徐全给龙夜爵和唐绵绵随时准备好餐点,送去候着。

    徐全应诺下来。

    朱文怡对于昨夜苏宛如的事情,还有些不敢言语。

    毕竟苏宛如是龙若水带进来住的,谁知道那女人居然那么大的胆子,想要去色.诱龙夜爵。

    被赶出家门,她都没出现过,这是她自己找的,自己不会帮忙,也帮不了忙。

    龙若水被处罚,在祠堂跪了一宿,今天早上才回去,腿差点没废掉。

    龙家上下所有的人,现在都明白一个道理。

    唐绵绵现在是母凭子贵,被龙家最有权势的两个人宠着。

    他们谁都不敢去招惹的。

    徐全一直按照老爷子的吩咐,在念园全天候候着。

    龙夜爵是中午时分才起来的,而被折磨得比较惨的唐绵绵,到中午了都起不来床,依旧在沉睡。

    龙夜爵吃午餐的时候,让徐全准备了一份,自己吃完,上楼的时候,给唐绵绵带了一份。

    没办法,还是怕那小女人给饿着。

    房间里静悄悄的,温度适宜。

    床上的人儿还在熟睡,龙夜爵将托盘放好,这才去叫她起床。

    “老婆。”

    “……”没反应。

    他又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柔声叫道,“绵绵?”

    “……”依旧没反应。

    看来还真是累着了,他叹了口气,便低下头去吻她的脸,一边吻一边叫她的名字,“绵绵,起床了。”

    “唔……”她呓语了一声,扭了几下,继续睡。

    龙夜爵看她那慵懒的样子,觉得分外可爱,心里原本的冷硬,渐渐都柔软起来,凤眸里满是笑意,“老婆,起床了,吃饭了,吃完再睡好不好?”

    “……唔,不要……”她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声,继续睡觉。

    天知道她现在困死了,哪里还能起得来床?

    “乖,起床了。”他难得淳淳诱导。

    可唐绵绵正困得紧,哪里会起床?

    她现在只想睡到海枯石烂。

    无奈之下,龙夜爵只好使出杀手锏了,低头咬住了她的耳朵,在呼呼吹气,“老婆,如果你不起来的话,那我就继续做.爱做的事咯。”

    唐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