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九十一章 绵绵怀孕了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我……”

    他又旧事重提,唐绵绵脸颊酡红,恨不得现在就找个地洞钻进去。

    可偏偏男人不打算放过她,还拿了一件菲薄的布料出来,在她眼前晃了晃,“这一件颜色很配你的肤色,也已经洗干净了,你还找什么借口?”

    “什么时候洗的?”她无法想象这样的衣服被人清洗的画面。

    绝对太美,不忍直视。

    “白天送的清洗。”龙夜爵说得很坦然。

    唐绵绵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什么理智都被炸飞了。

    这男人居然叫洗衣店的人上门取这样的衣服取干洗!

    坑爹……

    以后,以后她还怎么出门见人?

    “丢死人了,要是洗衣店的人给保安说了,怎么办啊?”唐绵绵捂脸,浑身都热了起来。

    明明已经是冬天了,为什么她觉得这么热呢?

    难道是暖气开得太大的缘故吗?

    龙夜爵眯着眸子,俊美如昔的容颜带着让人眩晕的笑容,“他们还是有职业道德的,这一点你放心好了。”

    放心,怎么放心?

    好吧,她就不应该跟他争论这样的事情。

    “我去洗澡了!”她一把推开了他,趁此逃走。

    反正她现在还没有那个勇气去穿这些睡衣。

    又被她溜了。

    龙夜爵有些懊恼,但眼里却满满都是宠溺的笑意。

    在路过更衣镜的时候,瞅见自己的笑容,不免楞了一下。

    镜子里那个,还是自己吗?

    或许说出去,谁人都不信吧?

    毕竟自己以前在旁人的心目中,向来都是冷血而面无表情的。

    反观现在,除去笑容,更多的,还有幸福。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唐绵绵的到来。

    昨夜她在酒吧对苏世杰吼的那句话,震撼到了他的心。

    哪怕过了一天,他都还心有余悸。

    给他表白过的人很多,但都没有她来得让他心动。

    哪怕她说的对象,是别人。

    这感觉,十分美好。

    唐绵绵洗完澡出来,男人接了个电话。

    貌似是莫成宇询问他打算怎么过生日的。

    她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说道,“你真的不打算请朋友来玩儿吗?”

    “不想。”他直接回答,并且将她一把搂了过来,接替她手里的工作,给她擦拭头发。

    唐绵绵已经习惯了他的帮忙,并且还有些享受。

    果然啊,女人是不能惯得,一惯,便有了依赖性。

    她脑袋跟着一晃一晃的,双眸眨巴眨巴的看着他。

    龙夜爵敛眸看了她一眼,扬着唇问道,“怎么?在想送什么礼物给我吗?”

    “我都已经送过礼物了。”她小声的嘀咕。

    这男人还记着这件事情呢。

    龙夜爵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的青丝你穿梭,眼底满满的温柔,“可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礼物。”

    唐绵绵一听这话,心就漏跳好几拍,左顾而言他,“我明天就去给你买礼物。”

    “真不打算把你送给我了?”

    “……哎呀!”唐绵绵又羞又急,抓过他手里的毛巾,“你别打岔,我还想起有正事要跟你说。”

    鼻息间全是她的香气,龙夜爵心辕马意的问道。“什么事情?”

    “爷爷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说想你回去过生日,让老宅热闹热闹。”

    男人沉了沉眸子,有些不悦,“那样会很繁琐。”

    “我知道,可爷爷说你几年买在家过生日了,而且他还允许你只请好友便可,他也只是想老宅热闹喜庆一下嘛,你至于这么不近人情吗?”唐绵绵撅起嘴巴抱怨。

    一看她那样子,龙夜爵就不忍心拒绝了,“好,你现在是我老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可以了吗?”

    “我怎么听出了满心的不愿意啊?”她弯起红唇笑道。

    龙夜爵将她一下子反压在床上,换来的是唐绵绵的惊呼声。

    “龙夜爵,你干什么啊!”

    男人的烟眸闪了闪,嘴角有着若有似无的笑痕,“想要让我心甘情愿,很简单,让我身心臣服就好。”

    “……”

    身心……臣服……

    即使她是纯洁的小绵羊,也能听懂这语气里的暗示,不由得心跳紊乱,“我……我困了,想睡觉。”

    “我也困了。”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唐绵绵知道,这男人绝对还有后话。

    自己憋着不说,怕他补刀。

    但男人自有绝招,扬眸一笑,“想睡你。”

    “……!!!”

    呜呜,果然是这样的,补刀高手。

    “那个……我们,明晚……嗯……”

    她话还没说完,便被龙夜爵给精准的吻住。

    明晚……明晚的事情,明晚再说吧。

    ***

    龙振飞十分高兴龙夜爵能在家般生日派对,一上午都心情极好。

    到是其他龙家的人有些意外了。

    毕竟龙夜爵已经很多年不在家过生日了。

    之前就算是过,也在外面过,只是跟几个好友简单的聚个会,便算是生日宴会了。

    这会儿他说回来办,还真是惊讶了不少人。

    龙若水上一次吃了瘪,不敢招惹,但听到要办宴会,马上凑过去说道,“大哥,既然你要过生日了,我得去给你买礼物,所以,我的卡就不要给我停了,好不好啊。”

    龙夜爵剑眉微挑,“你好好听话,就是最好的礼物。”

    龙若水没讨到好,悻悻然的转身,不免抱怨几句,“还是不是亲哥哥?哪有这样的,太过分了。”

    唐绵绵看了一眼龙若水,也感觉到她的怒瞪,有些茫然。

    自己是什么地方招惹了她吗?

    难道龙夜爵为了上次的事情,为难连自己的妹妹?

    这……应该不可能吧。

    唐绵绵不敢问,也只能在心里揣测了,到是苏宛如大方的说道,“办宴会很好啊,老宅都好久没办宴会了,热闹一下。”

    朱文怡本来不怎么待见唐绵绵,但也十分高兴这件事情,“我这就去张罗,你们打算请多少人?”

    “只请几个好友,不必大肆铺张。”龙夜爵淡然的道。

    朱文怡显然有些失望,“我还说请我的那些朋友来呢。”

    龙夜爵一直都是她的骄傲,在外面也是十分有面子,任何人一见到她都是恭维。

    你家龙大少多么多么有出息……

    可惜朱文怡一直没能当面显摆过,本想借此机会显摆一下,可却被龙夜爵给拒绝了。

    想想,还真是有些伤心。

    不过老爷子道是十分赞同,“就小办,不用大办,反正过不了多久,我们也要大办。”

    龙若水好奇了一下,“大办什么啊?爷爷?有喜事儿吗?”

    朱文怡也是一脸狐疑。

    到是龙夜爵没什么好奇,心中猜测到了原因。

    龙振飞微微一笑,瞥了一眼唐绵绵,才说道,“绵绵跟爵结婚这么久了,我说的喜事儿,还会远吗?”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感情老爷子说的是孩子啊。

    龙若水瞬间就冷了脸,直瞪向唐绵绵的肚子。

    唐绵绵根本就没想到老爷子会这么说,羞愧得差点没脸见人,低着头揉着自己的饿裙子。

    不内心不断的祈祷。

    不要看我,不要看我,肚子里没货,没货啊!

    苏宛如暗中握紧了拳头,遮掩住眼底的狠戾之色。

    朱文怡原本冷厉的目光,柔了几分,开口问道,“爵,是这样吗?”

    “不是……”

    “是的!”

    唐绵绵不安的看向龙夜爵。

    他却大方的将她搂进怀里,满心愉悦,“所以不要为难我媳妇儿啊。”

    众人囧然不已。

    谁敢为难他媳妇儿啊?

    朱文怡听了他这样的回答,冷然的眼底有了几分笑意,“那好,今晚的宴会就请你的朋友,反正到时候都是要大办的,不请也没关系。”

    “妈。”龙若水不高兴的直跺脚。

    朱文怡直接无视。

    受了气的龙若水气得使了小性子,直接走人。

    苏宛如放下水杯说道,“我去看看。”

    龙夜辰正好健身完进来,见到一前一后两个人儿跑出去,不免好奇了一句,“怎么了?谁又惹我们家公主了?”

    汪明慧见到自己的儿子,马上说道,“是你大哥,说绵绵有孕了。”

    龙夜辰擦汗的侗族顿了一下,高深的瞳孔里闪过一丝精芒,应道,“是吗?那是喜事儿啊。”

    “是啊,所以你大伯母说这一次你大哥的生日就不大办了,等以后绵绵生了孩子,再大办。”

    “哦。”他淡淡的哦了一声,看向沙发上拥着的两人,嘴角微微一勾,“大哥大嫂,恭喜了。”

    “谢谢。”龙夜爵接受得十分坦然,好像真有这么回事儿一样。

    可怜的是唐绵绵,在那儿是有苦说不出,有理说不清啊。

    天知道,她肚子里没货啊!

    龙夜爵这样对外张扬,是想让她以后没脸见人吗?!

    唐绵绵自然不知道龙夜爵打的什么主意。

    他想的是,现在没有,他说有,为了以后着想,她肯定会努力跟自己配合的。

    光是想一想,就觉得日子分外的美哉啊。

    可怜的小绵羊,吃了亏,却还被男人这么算计,只能说是她倒霉了。

    谁让她遇上了这么一头腹烟狼呢?

    朱文怡确定了龙夜爵要邀请的人,便去安排宴会要用的东西去了。

    唐绵绵站起身来提出说要帮忙,却被一众人反对。

    “你现在还是好好休息吧,让爵多陪陪你,我们老宅的风水和环境都好,去逛一逛,走一走,对身子好,对孩子也好。”

    朱文怡对她的态度,好了太多。

    倒是唐绵绵,又被反驳得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她……真的没怀孕啊!

    幽怨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罪魁祸首,希望他能有点愧疚之心。

    可男人却是一脸悠闲的样子,那叫一个气啊。

    “去吧,跟爵一起去看看,到处走走。”老爷子也催促他们了。

    龙夜爵这才站起身来,伸手搭上了她的肩膀,“走吧,陪你去浪漫浪漫。”

    “……”

    唐绵绵脸颊一红,很不得把头埋进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