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八十九章 不生气的原因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我……”

    这男人的理解能力,简直让人不敢恭维。

    “再提一次,今晚就不打算放过你了。”男人恶狠狠的说道。

    唐绵绵马上缩了回去,继续做她的缩头小绵羊。

    他也没心思继续工作了,关了灯便睡觉。

    起初还背对着她,可唐绵绵没有哄他的意思,这让男人更闷气了。

    转过身来瞪着她的背影,“你把之前在酒吧的话再说一遍。”

    “啊?”她有点反应不过来,转过身来不解的看着他。

    酒吧里的话,酒吧里她说了什么话了?

    “你要是说你不知道,我就掐死你,你信不信?”龙夜爵咬牙切齿的逼迫。

    唐绵绵不敢造次,只能苦思冥想,苦思冥想。

    自己到底在酒吧说什么话了?

    当时她喝了酒,脑子本来就晕乎乎的,说什么也不大记得了。

    但看男人这脸色,自己若真的想不起来,估计……估计真的会尸骨无存。

    她咬着唇想了半天,将之前的话全部都想了一遍,仿佛想起了什么,便试探的说道,“就说我爱上你的那个?”

    “……”男人没有回答,但明显松懈了一下,紧绷的身子也松了下来。

    看他那样子,大概是猜对了,她才红着脸说道,“这种话,再说一次,就没意义了。”

    “你跟别的男人说的时候就有意义?”他冷着脸,厉眸一片清寒。

    唐绵绵拗不过他,只能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爱上你了。”

    “没听到!”

    “……我爱上你了!”她又大声了一点。

    这男人真难搞,总是这么逼迫她。

    龙夜爵这才温和了一下语气,但依旧十分嫌弃,“下一次再对别的男人说这句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又是收拾。

    唐绵绵撇撇嘴,在心里憋气儿。

    不过又想到了什么,抬起晶亮的眸子看向男人,“龙夜爵,你今天没生气,是因为这个?”

    男人以愣,随即恶狠狠的道,“谁说我没生气!你再说话,我捏死你。”

    他一把凶狠的抱住了她,用力到让她差点被勒死。

    考虑到男人的怒气,她果然不含再问。

    但心里却在想,肯定是因为这样。

    不然,怎么会这么好说话而不生气?

    唐绵绵在他怀里偷偷的笑了起来,看来搞定这个男人,很简单吗。

    一句简单的甜言蜜语,他就会服服帖帖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唐绵绵几乎睡着的时候,他才说了一句,“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我保证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

    唐绵绵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没多做回答,便沉入了梦乡。

    毕竟太累,她脑容量小,计较不了那么多。

    看着她的睡颜,龙夜爵叹了口气,轻声的道,“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今天看到王成奎那么对她的时候,他当时真的恨不得杀人。

    可他也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

    龙家失去了三爷爷这个靠山之后,在这方面的关系弱了很多。

    王成奎有句话说得对,如果龙家不跟厉慕颢做好关系,恐怕在未来的八年内,第一豪门的位置绝对会易主。

    他虽然还没接管龙氏基金,但爷爷已经旁敲侧击的提点过好多次。

    他是龙氏基金的接班人,身上的压力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

    但他也想在顾全大局的同时,能护自己的女人一个安稳。

    豪门继承人,不是那么好做的。

    ***

    翌日一早,唐绵绵醒来的时候,身旁的男人早已起身。

    她到处看了一下,没看到他的身影,还有些奇怪,换了衣服下楼,才发现原本凌乱的大厅,已经被收拾得井然有序。

    龙夜爵正在做早餐,一切都跟以前一样……

    那些被他扫落在地的盆栽,都患上了新的花盆,依旧安安稳稳的摆放在原本的位置之上。

    “早。”她心情极好的打了招呼。

    男人将吐司摆上桌子,吩咐道,“赶紧吃早餐,要迟到了。”

    唐绵绵吐吐舌头,对自己这总是迟到的日子不忍直视了。

    不过对他能做这么好吃的早餐,十分意外。

    “你为什么会做饭?这不科学。”唐绵绵一边咬着吐司,一边问道。

    龙夜爵动作顿了一下,垂着眸淡淡说道,“我出来了八年,不会自己做,早饿死了。”

    可唐绵绵却不相信这个解释,“我来的时候,你的厨房万年没人用过了。”

    “你的意思不想我继续给你做早餐?”男人浅眯这眸子问道。

    唐绵绵果断的闭了嘴。

    能吃现成的,自然最好。

    大概是因为生意还没谈成,早上的时候,龙夜爵召集各部门开了好几个会议。

    唐绵绵无聊得在办公室里数星星。

    刚接手工作没多久,不太了解运作,想要帮忙又怕添乱,只能躲在一旁默默无声了。

    只是看着cindy不停忙进忙出的,趁着空隙问道,“cindy,公司这么忙,那块地真的很重要吗?”

    cindy很认真的点头,语气也十分严肃,“当然重要,知道现在跟爵式竞争的有哪几家吗?”

    “不知道。”

    “tkl是最近势头最盛的竞争对手,其他还有yl国际以及四大家族的其他三大家族,厉慕颢目前倾心的人是莫家,这对龙家来说,绝对不是个好现象,虽然老板跟莫家继承人的关系很好,但那只是私底下的关系,竞争随时随地都存在。”

    cindy将眼前的情况简单的给她分析了一下。

    唐绵绵只能说,云里雾里。

    “一块地而已,怎么这么多人竞争?”她实在不懂。

    cindy对她这句话,只能用无语来形容,“看来你是不太懂这行,房地产的利益比任何行业都要来得丰厚,是块绝对得肥肉,而且你知道那块地带来的连锁效应有多大吗?”

    “不知道。”她真的想蹲墙角偷哭了。

    这种一无是处的感觉,实在不太好。

    “高级住宅区只是头筹,还有商业区,还有品牌效应。”cindy详细的解释道。

    唐绵绵算是似懂非懂,“反正就是很赚钱就对了。”

    “这么跟你说吧,爵式现在虽然任何一个部门运营都还不错,但总归是在龙氏基金的庇佑下,但龙氏基金这几年却没什么大的盈利,如果继续这么下去的话,第一豪门的位置绝对会易主,这对龙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老板想借此机会,为龙家翻盘。”

    cindy这番话,是出自内心的告诉她。

    毕竟她的身份在那里。

    唐绵绵心中有些吃惊,但还是点点头,“我明白了。”

    原来,他身上的压力这么大。

    cindy笑了笑,“不过你也不要太紧张,老板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的,不出其他意外的话,这一次,势在必得。”

    “希望如此。”唐绵绵认真的说道。

    “那我先去忙了。”cindy摆摆手,转身离开。

    唐绵绵这才沉静下来,将cindy的话,仔细的想了一遍。

    自己想要为他做点什么,可又觉得什么都帮不了。

    再一次叹了口气,对自己没有强大的身世背.景而懊恼。

    总算是明白为什么那些豪门世家都要联姻了。

    这不仅仅是给双方带来利益,也能彼此平起平坐,稳固双方。

    反观现在的自己……

    唉……

    不知道是第几声叹息,龙夜爵推门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众高管。

    “将我刚才吩咐的计划全部实施下去,各部门严阵以待,我不希望看到任何的懈怠。”

    龙夜爵沉冷着表情走到了座位上,但却依旧有条不紊的吩咐着众人。

    “boss,这是最新的企划案,我们策划部和项目部一共提出了九个方案,加上这一个的第十个,请老板过目一下。”

    企划经理将企划书递上。

    龙夜爵随手翻看了几下,精准的之处几点不妥之处,“这样的错误,我不希望在看到。”

    企划经理满头大汗,明明递交之前,他已经仔细的检查了很多遍,却不想还是能被boss挑出漏洞。

    只能说,老板能力太强悍了。

    战战兢兢的将企划书拿了回来,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人事部最近招聘的人是瞎了眼吗?为什么给我招了这么几个没用的人进来?”他啪的一声甩下了一份文档。

    人事经理立马严阵以待,将那份被甩得凌乱的文件整理好,看了一下,才面色惊慌的回答,“我的失误,我立马去处理。”

    “那些个收了人家好处的人,都给我开了。”他毫不留情的吩咐。

    人事经理腰都快成九十度了,一边鞠躬一边说道,“好,我这就去处理。”

    他又训斥了其他几个部门,每一个离开办公室的人,都是灰头土脸的。

    整个爵式的气压,都低得吓人。

    唐绵绵等人都散去之后,才走了过去,将刚才煮好的咖啡递了过去,柔声说道,“喝点咖啡提提神吧。”

    龙夜爵面无表情的接过,随意喝了一口,抬眸看着她,“吃饭了吗?”

    “……你还没吃饭吗?”

    她以为……

    看男人那样子,估计是真没吃,她这才赶紧说道,“我这就去给你买。”

    本来以为他开会,会有人准备饭菜,所以她刚才是跟染染去的食堂。

    龙夜爵点点头,认可了她的建议。

    唐绵绵马不停蹄的赶去给他买午餐,对这又一次失职而愧疚。

    为求速度,她搭乘了他的专用电梯,开着车直接去了御食园。

    那边知道她是爵式的人,便不需要预约,不到十分钟准备好了食盒。

    担心男人饿肚子,她又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

    办公室里又是一群人在开小会议。

    唐绵绵拿着食盒站在门口一会儿,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一个多小时了。

    男人还没吃饭,早上只吃了一点吐司……

    但他们正在开会,自己打断,会不会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