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八十八章 知道惩罚是什么吗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刚才……”

    “我不想听。 ”他冷冷的打断她想要解释的念头,继续搽药。

    唐绵绵又只能忍着了。

    将她的伤口包扎好,他才站起身来,伟岸的身子遮挡住了些许光线,让她莫名不安。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冷的开口,“下一次再一个人去酒吧喝酒,看我怎么收拾你。”

    唐绵绵瑟缩了一下,随即眼前一亮,抬眸看着他,小心翼翼的说道,“你不生气了?”

    “谁说我不生气了!”

    “……哦。”

    她又不敢说话了。

    “分开的时候,我是怎么吩咐你的,你给我重复一遍。”龙夜爵抱着双臂,冷冷的瞅着她。

    唐绵绵低着头拧着自己的衣服,“你说让我回家乖乖等你。”

    “结果呢?”

    “……”至于算账算得这么清楚吗?

    她拽了一把自己的衣角,有些闷闷的回答,“结果我一个人去喝酒去了。”

    龙夜爵冷哼了一声,“所以,你要接受惩罚,因为你没听话。”

    “……”还有惩罚,真行!

    她干脆赌气不开口了。

    反正他都生气了,自己说什么都没用。

    爱生气不生气。

    龙夜爵忽然低下头来,一步步逼着她往后倒去……

    沙发的靠垫让她无路可退,男人双手撑在她两侧,目光紧紧的逼视着她,“知道惩罚是什么吗?”

    她不安的看着他,“是,是什么?”

    他没有开口,俊脸就这么盯着她,如同猎人看着自己的猎物般光芒。

    这样的近距离,让她能更清晰的看清楚男人的俊脸。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相貌,是绝对出众的,妖孽到了极致的容颜,以及那与生俱来的狂妄与傲气,是他龙夜爵特有的气质。

    配上他那邪魅笑容的时候,总是让人惊艳,却又不敢靠近的感觉。

    那双烟眸,就望进了她那双纯净清澈的水眸里。

    他低头,将她捆缚在自己的怀里。

    唐绵绵惊呼一声,回神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跌落在他怀里了,随之而来的,是他那霸道不可一世的吻。

    浅浅的吻着她的嘴角,他的手,也捏着她的下巴,让她从我无从回避。

    唐绵绵惊得瞪大双眸,“我……唔……”

    “闭嘴!”他猛的在她敏感上一捏。

    “啊……”唐绵绵又惊又慌的叫出声,而他那双原本有些浓烟的眸子,渐渐的燃起了情.欲之色。

    她有些心惊,又怕得罪了他,只能以那双可怜巴巴的水眸看着他,仿佛无声的哀求。

    龙夜爵无视的吻着,在她的颈项间,一寸一寸的吻着。

    唐绵绵紧紧拽着身下的床单,心都拧在了一起。

    男人在她颈窝里狠狠的吮.吸,滚烫的呼吸几乎烫伤了她。

    她咬着唇,让这种疼痛压抑自己,不敢叫出声。

    等到他似乎觉得惩罚够了,才在方才吮吸的地方,狠狠的咬了一口,又舔了一下,才松开了她。

    那双眼睛,满是火焰。

    被自己给招惹上的火焰。

    他红着眸子,暗哑着嗓子说道,“这就是惩罚!”

    她心里一松,暗道,这样的惩罚还行。

    “再惹我生气一次,就进一步。”他捏了她一把。

    唐绵绵又羞又急,但有敢怒而不敢言,拍开了他的手,“你真的不生气了?”

    “我生那么多气做什么?”他没好气的说道,当着她的面开始解着扣子。

    唐绵绵还没注意到他的动作,又问道,“真的?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呢。”

    依他的性子,不该就这么放过了她的!

    男人听到她的怀疑,剑眉一紧,冷声问道,“虽然我也觉得应该暴打你一顿,但打坏了你,心疼的还是我。”

    唐绵绵,“……”

    暴打……一顿!

    好吧,她这下是这怒不敢惹他了。

    只是当他丢过来衬衣,又是皮带,还有……

    “等等等!”她慌忙阻止,“你,你在做什么?”

    难不成不暴打一顿,换成更大尺度的惩罚?

    唐绵绵为自己的想法惊呆了。

    龙夜爵撇了她一眼,在她又羞又恼的视线中,淡淡的回答,“洗澡。”

    “……”

    洗澡……

    她差点没捂脸撞墙。

    还好自己没有将完整的话问出口,不然会丢死人的。

    龙夜爵见她那懊恼的神色,自然猜到女人想的什么,坏坏一勾唇,“怎么?你希望的换成其它惩罚?比如说……”

    他蓦的靠近,邪笑着看着她。

    唐绵绵一接触到那笑容,便心里发毛,将她摇得像拨浪鼓,“没有!我没有希望!绝对!”

    男人略微失望的叹气,“我还以为你很期待。”

    “……”

    期待你个大头鬼啊。

    龙夜爵起身去了浴室,她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

    只是这男人为什么没生气?

    她反正弄不懂,又不敢问,只能这么迷惑着了。

    他的电话响起,吓了她一跳,才慌忙拿起来走到浴室门口敲门,“龙夜爵,你的电话。”

    “帮我接。”里面传来了伴随着水声的男中音。

    唐绵绵每次一听她的声音,就莫名心颤,拍了几下自己的胸口,低低警告,“你啊,安分点,别动不动就心颤。”

    看了一眼号码,上面显示着蓝一个独字,她接了起来,还未开口,那方便传来了一个轻魅的男声,“爵少,我通知所有的兄弟去找了,没找到少奶奶。”

    “……”

    通知,所有兄弟,去找她?

    龙夜爵?

    “我正在加派人手,应该再过一小时就出结果,你等一下,稍安勿躁啊。”蓝说话小心翼翼的,估计是怕龙夜爵发飙。

    唐绵绵弱弱的开口,“那个,我不是龙夜爵。”

    “……”

    蓝修拿着电话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能拿龙夜爵电话的人,自然不会有其他人了,便嬉笑着问道,“原来已经找到了,少奶奶你可让我们好找啊。”

    “抱歉。”她十分不好意思。

    蓝修还从未见过她本人,自然十分好奇,不免多聊了几句,“少奶奶,你可知道,今天晚上,爵少像疯了一样,到处找你,只要是他认识的人,觉得可靠的人,都发动了。”

    “我不知道……”她没想到龙夜爵居然为了找他,弄这么大的动静,更是心虚不已了。

    蓝修叹了口气,“我还从没见过他这么失控的样子,不,见过一次,但那是很多年前了,这些年他已经修炼成了成熟稳重的男人,哪怕是地震面前,也能淡然处置,却不想今晚为了你,被打回原形了啊。”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他会这样着急,为难你们了。”

    出了抱歉,她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了。

    但更多的,还是为龙夜爵发疯找自己而惊讶。

    蓝修哪里敢接受这样的道歉,“少奶奶客气了,爵少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好了,不打扰你跟爵少了,我去通知一下兄弟们收手。”

    “好。”唐绵绵语气还是有些歉意,但也不敢太感激,也怕他为难。

    就好像龙夜爵说过徐管家的事情一样,如果太客气,反而会让他们惶恐。

    挂了电话,她怔怔的看着浴室门。

    如果真的像找个蓝所说,他找自己找疯了的话,而还看到自己跟苏世杰在一起纠缠,肯定会很生气的。

    那为什么……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绕过了她?

    实在是想不透。

    龙夜爵洗完澡出来,唐绵绵还拿着电话在发呆。

    “谁的电话?”

    他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问道。

    “哦,一个叫蓝的人,他说你在找我,然后我跟他说我已经回家了,他说去通知人收手。”

    她老实交代。

    龙夜爵嗯了一声,对她哼道,“水已经给你放好了,去洗澡,臭死了。”

    唐绵绵小心的嗅了一下,果然满身酒味。

    她站起身来就要去找衣服,龙夜爵却在她身后吩咐道,“穿新买的睡衣。”

    “……!!!”唐绵绵僵住了身子,差点没哭出来,只能找借口,“那衣服还没洗呢,新的衣服要洗过之后才能穿的。”

    “那么多事儿。”男人显然不悦。

    唐绵绵尴尬的解释,“真的,要洗一下才能穿,不然会有细菌什么的。”

    一听到细菌儿子,他果断烟了脸。

    洁癖症又犯了。

    唐绵绵大松一口气,溜之大吉。

    在关上门的时候,他还不忘嫌弃的补充一句,“别又把伤口弄湿了,不然还得换药!我可不想看到某人被痛得掉眼泪的样子,丑死了。”

    唐绵绵,“……”

    这男人说话那么难听真的好吗?

    什么叫痛得掉眼泪啊?

    明明是因为他的表情吓到了自己好吗?

    再说了,哪个人哭的时候好看?

    唐绵绵躺在浴缸里,舒服得直叹气,心里紧悬的大石也落了下来。

    还好她没生气,这样自己也不用那么小心翼翼了。

    虽然弄不懂他什么没生气。

    洗到一半她忽然想起来,他跟厉慕颢谈的生意怎么样了?

    唐绵绵胡乱的洗了一下,便穿着家居服出来,男人已经躺在了床上,正拿着笔记本在看着什么。

    唐绵绵默不作声的擦拭着头发,耳边都是他打字的声音,等到干得差不多了,又乖巧的爬上了床,睡在了他身边。

    男人只是顿了一下,撇了一眼她,又继续忙活去了。

    唐绵绵微微抬眸看了一眼他的电脑屏幕,貌似是规划图。

    正是之前跟厉慕颢谈的那块地,貌似是要建一个什么顶级住宅区。

    唐绵绵咬着被子,闷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今天我去酒吧,是不小心碰到苏世杰的。”

    “……”男人的手依旧在电脑上忙着,并没有马上理会她。

    唐绵绵老老实实的交代,“当时我从染染家出来,有些心情低落,所以就去了酒吧喝酒,谁知道能碰到他呢?当时你来的时候,其实我是在跟他讲清楚,让他不要缠着我的。”

    “……”龙夜爵的动作一顿,微微握拳起来。

    唐绵绵一看那拳头,就小心翼翼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结结巴巴的道,“我发誓,当时我们真的是偶遇,而且我跟已经跟苏世杰说清楚了,我不是说过,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吗?”

    龙夜爵啪的一声合上电脑,往一旁一扔,便转过身来冷冷的瞅着她,咬着他说道,“唐绵绵,你在我床上提别的男人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