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八十七章 我爱上龙夜爵了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沈小爱扬起了一个恶毒的笑容,她要把之前自己受过的气,都要一一的报复回来。

    将拍摄的照片,发了好几张给龙夜爵之后,不到十秒钟,他的电话就挂了过来。

    从没有过的速度。

    沈小爱撇撇嘴,酝酿了一下情绪,才接起了电话,柔软着嗓音说道,“爵哥哥,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是想我了吗?”

    “少废话,她人在哪里?”

    龙夜爵的声音无与伦比的寒冷。

    惹得沈小爱都颤抖了一下,但还是装傻的说道,“谁?我吗?我在夜阑酒吧呢。”

    “她也在,是不是?”

    “……爵哥哥,你也真是的,一开口就问她,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嘛,再说了,她都跟其他男人亲亲我我的,你还找她做什么啊?我看她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沈小爱娇嗔的埋怨。

    可她只说到一半,便被龙夜爵给甩了电话。

    “什么嘛,对她那么好做什么,真是的!”沈小爱拿着电话直跳脚。

    而那边,唐绵绵终究是被缠得烦闷起来,有些不耐烦的推开了苏世杰,语气也冷凝起来,“苏世杰,我现在跟你没关系了,你不要再缠着我了,行不行?”

    “几年的感情,是你说没有就没有的吗?”苏世杰十分痛苦,特别是她的拒绝,更让他觉得自己当初脑子进水了。

    唐绵绵揉着眉心,十分无奈,“真的,没了,在我发现你跟她上床的时候,就没了。”

    “我也只犯过这一次错误,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

    “不能!你知道的,我有感情洁癖,我忍受不了我爱的人爱过其他人。”唐绵绵把话说道决裂之处,无非是希望他能清醒一点。

    苏世杰沉下脸来,双眸紧紧的盯着她,冷声问道,“你是不是爱上龙夜爵了?”

    “……”唐绵绵眼神明显慌乱,说话也结巴,“没,没有。”

    “是吗?不然你为何一次次的拒绝我?我看你就是爱上他了,说什么有感情洁癖,自己还不是转身就爱上别人!”

    苏世杰有些竭斯底里。

    或许今晚,两人的情绪都已经失控了,所以说话都是如此伤人。

    唐绵绵咬着唇不回答。

    毕竟,她也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像他说的一样。

    转身,便爱上了别人。

    或许是两人当初的爱都不那么坚定吧,所以,才会这么经受不住别人的诱惑和示好……

    看来,她跟苏世杰,也没什么不同。

    气氛僵持下来,苏世杰看到她伤心的样子,也十分难过。

    叹了口气,他放缓了语气说道,“绵绵,我们何不放弃这些,重新在一起?”

    “不可能的。”她摇着头,苦笑着说道,一口拒绝了他,“没有那个可能。”

    既然她已经爱上了龙夜爵,又怎么可能有回头的机会?

    她没有,他也没有。

    只能成为彼此的陌生人了。

    苏世杰似乎不甘心,一步步逼近。

    尽管酒吧里人很多,但大家都在各自买醉,没人看到二人。

    唐绵绵被他逼迫到了角落里,无处可逃,而他却依旧在靠近,“苏世杰,你冷静点。”

    “绵绵,为什么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你告诉我,为什么不可能!”苏世杰接受不了她如此斩钉截铁的拒绝。

    唐绵绵被他吼得缩着头,酒精的眩晕让她头痛不已,抱着头痛苦不堪,“没有为什么,没有,就是不可能。”

    她不断的重复着。

    可苏世杰怎么会甘心?

    “你不给我理由,我们就这么对峙到天亮!”

    “我……”她闭上眼睛,摇着头,满脑子都是龙夜爵的表情,最后终于不堪苏世杰的逼迫,低低的吼道,“因为,因为我爱上龙夜爵了,这样可以了吗?我爱上他了……”

    苏世杰失望的看着她……

    刚开始她不承认,只当是自己想多了。

    可现在,她这么坚定的告诉自己,那种绝望,如同排上倒海一样,将他淹没。

    窒息,一次呼吸的机会都没有。

    唐绵绵说出了这个答案,忽然觉得浑身一松,整个人都松懈下来。

    原来,答案在这里。

    门口站着的男人,眯着眼睛看着两人。

    本来沉怒的心,因为她刚才的那句话,忽然间就烟消云散了。

    沈小爱眼尖看到了龙夜爵,立马跑过去说道,“爵哥哥,你看你看,她跟其他男人在一起喝酒!你还找她做什么啊。”

    唐绵绵惊恐的看着门口方向。

    男人看不出表情的俊脸,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那双平日里就让她看不透彻的眼睛,此时更是被层层叠叠的迷雾遮掩,让她更加看不透。

    距离,挣扎,陌生,而又爱恨交织。

    沈小爱见龙夜爵没反应,又接着煽风点火,“爵哥哥,你到是说句话啊,我要是你,肯定上前给她一巴掌,给你带绿帽子了。”

    “我没有。”唐绵绵惊恐的赶紧回答。

    她可是吃过一次龙夜爵的亏,那滋味,不好受。

    上一次只因为苏世杰抱了自己一下,他便疯得吓人的样子。

    这一次……

    她瑟缩了一下,从苏世杰的禁锢中逃脱出来,慌忙的摇着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他真的没什么了。”

    龙夜爵警告的看了一眼苏世杰,这才上前拉着她往门外带。

    唐绵绵被她带得往前窜了一下,好不容易稳住身子跟上了步伐,但却不敢开口。

    龙夜爵一言不发的拖着她,沈小爱气的直跺脚,“爵哥哥,你还拉着她做什么啊?你应该跟她断绝关系!”

    可男人会给他的,只有冷然的背影。

    苏世杰被打击得往后退了一步,闭上眼睛,摇摇头,好想将之前她的那句话给甩开。

    可任凭他怎么甩,那句话都还清晰的在他耳边响起。

    就如同魔咒一样,怎么都挥之不去。

    难道,他们之间真的就这么完了吗?

    ***

    一如上一次的车速,狂飙到了极限。

    甚至不顾红绿灯,一个劲的狂猛飙着。

    唐绵绵捏着安全带,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又不敢开口,双目定定的看着前面,却没看进去任何视线。

    直到抵达海天一线,车子停了下来,她才觉得自己好像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双腿发软的下了车,男人已经进了大门。

    她咬着唇,站在大门口方向,不敢进去,也不敢离开。

    过了大概一分钟,大门又被推开,男人沉冷的表情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你打算在这里站一夜?”

    “没,没有啊。”她不安的回答,在他冷冽的视线中,硬着头皮跟着进去。

    等她走了进去,男人已经上了楼。

    房间里一室的凌乱,好像被打劫了一样。

    昂贵的装饰碎裂一地,连带她刚刚摆放上去的盆栽,都没能幸免。

    这一看就是男人发怒之后的场景,她心里发颤的看了一眼楼梯。

    他为什么发怒?

    因为自己没回家还是生意黄了?

    不敢去问,她只能将包放下,蹲下身子去收拾那些东西。

    但因为太多,导致碎片划破了手,鲜血滴落下来,她才感觉到了疼痛。

    她忍着痛,随意抽了纸巾包着手,继续收拾……

    男人却不知何时下了楼,冷声问她,“你在做什么?”

    “啊,我,我收拾一下。”她将手背在了身后,怕被男人看到,又惹他生气。

    可她的动作又怎么快得过龙夜爵的视线?

    眼神迅速泛起冰冷,沉着脸大步的走了过来,“手伸出来。”

    “没事儿,就是一点点小伤口。”唐绵绵依旧不肯伸出来。

    龙夜爵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冷然的表情让人感觉到了强大的威压,“我再说一次,把手伸出来!”

    唐绵绵拽不过他的气场,只能弱弱的将手伸出了出。

    男人幽烟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火焰,弯腰拽起了她便往楼上带。

    又是这种蛮横的举动。

    唐绵绵不敢拒绝,只能自己去适应的跟着,上楼梯还踉跄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走得不稳,男人的速度明显放慢了一些。

    但却依旧没有回过头来。

    唐绵绵心里暗道完蛋,这是他极度生气的预示。

    自己今晚搞不好会被他虐得尸骨不剩。

    将她扔到了房间里,他沉着脸拿了医药箱走了过来,冷冷的说道,“把手伸出来。”

    “真的,真的是小伤口。”她嗫嚅的解释。

    可男人只是冷了她一眼。

    她便乖乖的伸出手来了。

    唐绵绵对自己这没骨气的表现实在是瞧不起,但又真的不敢去拒绝,只能这么没骨气了。

    男人动作不太温柔的将她手上的纸巾扯开,牵扯到了伤口,让她缩了一下。

    “还知道痛?”龙夜爵一声冰冷的呵斥。

    唐绵绵心虚的差点哭了,又不敢说话,只能咬着唇委屈着。

    她怎么就不知道痛了?

    为什么他要用这样的脸色对她?

    委屈排上倒海,水雾就这么迷了眼眶。

    一个不慎,便滴落下来,砸在了男人的手上。

    他清洗伤口的手顿了一下,微微抬眸,入眼便看到了她噙着泪水的双眸。

    那个委屈劲儿……

    他又低下眸子,继续清洗。

    唐绵绵心里更是冷然。

    以往若是看到自己哭了,他怎么也不会再生气,至少也会开口问一句,关心一下。

    现在,他却如此冷然。

    心中仿佛空了一块,眼泪也继续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一串一串的……

    好像被打开的水龙头一样,啪嗒啪嗒的掉在他的手背,以及她的手上。

    龙夜爵实在看不下去了,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看向她,声音听不出情绪的问道,“真有这么痛?痛得你哭个不停?”

    “……”

    她哪里是因为伤口哭的!

    唐绵绵咬着唇,委屈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龙夜爵见不得她这样的眼神,只能叹气,“你自己跑去喝酒,我还没骂你,你还好意思哭了。”

    唐绵绵没想到他会说这个,楞了一下,显然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是在生气,还是没生气?

    看那脸色,好像是在生气,可听这句话,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儿。

    (白天去给儿子报名了,所以耽搁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