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八十二章 幼稚的男人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唐绵绵任由他抱了一会儿,才被松开,将东西放好之后,才转身问道,“忙完了吗?”

    “嗯。 ”他点点头,“工作的事情忙完了,还有点其他事情没忙完。”

    “什么事啊?”她以为他又要出去什么的。

    可男人只是对她妖邪一笑,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现在该忙正事了。”

    “放我下来……我还没洗澡!”

    “那正好,买的睡衣能派上用场了。”

    “我才不要穿那些睡衣!”

    “那就不穿好了。”

    “……”

    一回到房间,她拿着家居服火速的闪进浴室,就怕男人真的将她吃掉。

    龙夜爵只是看着浴室门叹气……

    到嘴的肉吃不到,让他这个肉食动物,情何以堪啊?

    等啊等啊等……

    等得都快要睡着了,浴室里的人还没出来。

    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担心她会在浴室睡觉,才去敲门,“唐绵绵,你在所什么?”

    “……长蘑菇。”

    里面换来了她朦朦的声音。

    龙夜爵失笑,无奈的叹口气,“好了,出来了,真长蘑菇了还了得。”

    “……”

    唐绵绵还在挣扎着,到底要不要出去?

    难道今晚真的会发生什么吗?

    可她……可她还没准备好啊。

    龙夜爵无奈了,知道自己不松口,这小女人是不会出来了,只能退一步妥协,“你出来,我不动你。”

    “真的?”她不相信。

    “真的!”

    “那你发誓。”唐绵绵显然对他的信任度不高。

    虽然这一阵子自己是安全的,但不排除他今晚真的狼变。

    龙夜爵嘴角抽啊抽,“我发誓,以我们结婚证的名义发誓,不动你,可以了吧?”

    唐绵绵虽然有些鄙视,但还是磨磨蹭蹭的出来了,并且看都不看他一眼,火速的钻进被子。

    并且将自己裹成了蚕蛹。

    龙夜爵看着床上的那一团,俊脸滑过一条条烟线,“我还以为你想跟我发生点什么呢。”

    “谁说的?”她才没有好不好。

    男人指指床头的紫罗兰,“知道这花代表什么意思吗?”

    “花不就是花咯,还能代表什么。”她鄙夷的白了他一眼,就不信他还能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来。

    显然,她低估了龙夜爵,男人带着危险的笑上了床,在她嘴角一吻,才喷着热气说道,“紫色,是性.暗示的意思,难道你不明白吗?”

    “……”

    她僵了一会儿,才骂道,“龙夜爵,你真是够了!能不能不要满脑子黄.色废料?!”

    男人的回答则是直接扑上去,吃干抹净才是正事儿。

    ***

    和爱人相拥醒来的每一个早晨,都是美好的。

    哪怕阴霾,哪怕寒冬。

    初冬已到,天气变凉。

    唐绵绵挑了一件浅紫色的风衣,里面搭配也是浅色系的毛呢裙子。

    在镜子里站着绕了一圈,十分满意。

    都说人靠衣装,这句话果然不假。

    自己穿上这高大上的名牌衣服,也有了几分女神的气质。

    看来今天得搭一个好一点的包包了。

    上一次在商场买的包包能派上用场了,她找了一下,才想起这包包当时被她交给了龙若水,连同自己龙夜爵的生日礼物,都一起给她了。

    怎么办?

    难道现在打电话去要吗?

    唐绵绵犹豫了好久,更衣室外的男人却已经在催促了,“唐绵绵,你好了没?又在磨蹭吗?”

    男人的脾气不太好。

    唐绵绵只能放弃配包包这件事情,出了更衣室,便对上了男人阴沉的脸。

    这男人的心情不好,她是知道的。

    没办法,想吃的东西没吃到口,自然心情就不好了。

    用一句付染染的话来说,就是欲.求不满。

    自知理亏,她自然要费力讨好,“好了,好了,走吧。”

    龙夜爵浅眯起眼睛,看着她一会儿,又放下了公文包,径直走进了更衣室。

    “怎么了?是落什么东西了吗?”唐绵绵在门口问道。

    男人冷哼了一声,“穿西装太冷,我换件衣服。”

    “……”

    冷个屁啊,办公室都是中央空调。

    不过他今天好像要外出谈生意,穿上也好。

    只是当她看到男人拿着的风衣时,整个人呆住了。

    龙夜爵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任何衣服穿在他身上,瞬间都高大上了好几倍。

    更何况更衣室的衣服,都是按照他的尺寸私人定制的高级品牌,合身,自然不在话下。

    只是……

    “龙夜爵,你真的好幼稚。”唐绵绵实在是忍不住吐槽了。

    龙夜爵俊脸一沉,冷哼了一声,“难道只许你穿紫色的风衣?”

    唐绵绵翻个白眼出了卧室,懒得跟他较真了。

    不过心情却极好。

    这是穿情侣服的意思吗?

    唐绵绵笑着回头,酸了他一句,“龙夜爵,你想跟我穿情侣服就直说,你这样真的很幼稚。”

    “谁说我跟你穿情侣服的?我只不过是刚好想穿这一件了。”男人是打死都不承认的。

    虽然他没承认,但唐绵绵还是笑得合不拢嘴。

    心想,你就否认吧,你的行为一句出卖了你,嘴硬有屁用。

    路上的时候,唐绵绵问他,“你今天不是要去谈生意吗?车子不用吧?能不能把钥匙留给我?”

    “你要车子做什么?去哪里?”

    唐绵绵回答道,“我上次买了个包包,放在妹妹的那边了,我想去拿。”

    “别去了,下班后我再陪你买一个。”男人回应道。

    唐绵绵想不通了,“为什么啊?那可是钱买的,好贵呢。”

    “五十几万?”龙夜爵扬起嘴角笑着问道。

    唐绵绵摇头,心想着他怎么知道。

    随即又觉得自己会不会太傻了,那张卡是龙夜爵的,他知道资金去向,自然不稀奇,便老实说道,“我忘了交代了,那天花了好多钱,差不多这个数了。”

    她比了一个一。

    这可是她这辈子都没想过的,居然会在一天之内,就花了将近一百万!

    龙夜爵肯定觉得她是个败家子吧……

    昨天买东西的时候,他还夸奖自己是个好媳妇,这会儿该失望了吧?

    不对!

    这之前他就知道了,搞不好昨天的那些话,不过是嘲讽她而已。

    想到这,唐绵绵有些受伤。

    龙夜爵却说道,“花了就花了,有什么好交代的,我不是说了吗,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你用力花,我才有压力去挣。”

    唐绵绵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才说道,“我当时只给自己买了一个两万多的包包,五十几万那个,是给妹妹买的。”

    “吱……”

    车子弧形了一下。

    唐绵绵惊愕的抓紧扶手,不明白他为何反应这么大,“怎么了?”

    “你给她买那么贵的包包做什么?”

    看看看,果然还是生气了。

    唐绵绵理亏的道歉,“当时我也不知道那包那么贵,付款的时候才发现的,我想后悔,也来不及了啊。”

    要知道是五十万,她打死都不去撑那个面子。

    龙夜爵叹了口气,对她说道,“你啊,别给她买这些,她从小就是被惯坏了,总是以买奢侈品为乐,这样下去,她这辈子就毁了。”

    “哦。原来是这样。”她还以为是在怪罪自己呢。

    “那你叫我买那么贵的,就不怕我也被惯上这个恶习吗?”她半开玩笑的问道。

    龙夜爵伸手弹了她一下,“放心,你老公的钱,能养得活你这个恶习。”

    “是吗?”唐绵绵好奇了一把,“上次我问你,你没回答,你给我的信用卡,到底额度是杜少?”

    “你只管花就对了,管那么多做什么?”男人没好气的回答。

    人家好奇嘛……

    唐绵绵对着手指,不死心又追问,“到底有多少?我上次花了一百万都没什么动静,那应该数额是超过一百万的,难道是五百万?”

    “……”

    见他不回答,她继续猜,“一千万?”

    “……”

    “不会是五千万吧?”那她……是千万富翁吗?

    龙夜爵熬不住她这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子,丢了一句,“无上限。”

    唐绵绵整个人就斯巴达了。

    无上限的意思,太海纳百川了。

    她脑子容量不够,没办法理解。

    果然啊,土豪的世界真的是用来仰望的。

    车子快驶入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唐绵绵旧事重提,“车钥匙啊,我去拿包包。”

    “叫你别去了,不要了,我陪你去买。”男人语气有些不耐烦了。

    “你可千万别陪我去买东西。”昨天的事情,她还心有余悸。

    估计一时半会还是接受不了跟他一起出去买东西这种事情了。

    一听她嫌弃,男人果断沉了脸,“唐绵绵,你居然嫌弃我!”

    “哪儿敢啊,你现在可是我的金主。”

    “你这有伺候金主的姿态吗?”男人咬牙切齿,显然是针对昨晚被踢下床的事情。

    唐绵绵马上心虚了,“好了好了,以后都伺候好你,车钥匙可以给我了吗?”

    “我都说了不要!你听不懂是不是?”

    “可我还有其他东西要拿啊。”这才是重点。

    那里面有她给他买的生日礼物啊。

    龙夜爵停好车,转眸看向她,冷着脸,“什么都不要了,我让你不要去就不要去。”

    龙若水这几天被自己断了资金,心情自然不太好,如果让她去,肯定会受气的,他怎么可能会让她去?

    “如果是你的生日礼物呢?”没办法,她只能老实交代了。

    龙夜爵顿了一下,挑眉看向她,“你给我买了生日礼物?”

    “是啊,本来是想等你生日那天再送给你的,现在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她悻悻然。

    龙夜爵眼眸一亮,原本已经停稳的车子瞬间驱动倒退。

    唐绵绵惯性往前顷了一下,拽着安全带问,“你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