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八十一章 流氓是BOSS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伸手在他腰上一拧,可劲的拧!

    龙夜爵瞬间便从火热之中清醒过来,松开了她要着她怒道,“唐绵绵,你谋杀亲夫啊!”

    唐绵绵这下扳回一点面子,不忘回击,“谁让你乱来的?”

    “你是我老婆,我动力,那叫理所当然。 ”

    “……”流氓!

    她愤愤的走到密码门前去,以前都没注意到这儿还有密码门,“密码是多少?为什么沈小爱知道?”

    “870214,这个密码是我惯用的密码,她知道不稀奇。”龙夜爵微微抿唇,原本火热的眸子似乎冷了几分。

    唐绵绵一听这密码,才想起之前自己忘记问了,便好奇的问道,“这密码是谁的生日吗?看排列是生日号。”

    “随便弄的。”他越过她,直接走到了密码门前,嘀嘀嘀的按了几下,然后才对她说道,“好了,改了,密码是我们领证的日期。”

    领证的日期……

    唐绵绵自己都不知道是多少,便问了一句,“我们领证是哪天?”

    男人果断沉了脸,瞪了她一眼,径直迈步离开了。

    唐绵绵被瞪得有些委屈。

    当时被他赶得那么急,怎么会知道是哪一天?

    再说了,当时自己遇到了太多的事情,心情和生活都是最糟糕的时候,那里还能记得是那一天啊。

    唐绵绵撇撇嘴,收拾了一下衣服,打算拿上楼去。

    在看到那一包保险套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火速的拧上楼了。

    毕竟这东西留在这儿,更不雅观。

    龙夜爵似乎在洗澡,唐绵绵在卧室门口徘徊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进了他卧室。

    毕竟进客房和自己卧室,没什么区别。

    中间槅门什么的,分分钟穿越过去,那样搞不好男人更生气。

    才刚将那些个睡衣放好,就听得龙夜爵在浴室内吩咐,“帮我拿浴袍来。”

    “……”

    帮他拿……浴袍?

    他这是什么也没穿的意思吗?

    虽然是夫妻,拿浴袍这种事情也应该是理所当然,但两人毕竟没发生过关系,这样进去会不会不太好啊。

    龙夜爵没听到她的回答,知道她在纠结什么,便直接说道,“你要是不给我拿浴袍来,我直接出来了,到时候可别说我耍流氓。”

    “……”

    坑爹!

    这本来就是耍流氓。

    唐绵绵深知他是会说就会做的人,马不停蹄的给他大少爷拿浴袍去了。

    敲开门的时候,她火速闭上了眼睛,就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龙夜爵打开门见她那闭着眼睛的样子,不免嘲弄一番,“唐绵绵,别人看我身体可是要花费巨资的,你倒好,免费给你看,你都不看,真是不懂什么叫资源利用。”

    唐绵绵红着脸,就不上当,还不忘回击,“别人看你要给你钱,那是鸭子吗?”

    龙夜爵穿着浴袍的手一顿,危险的眯起凤眸,“你说什么?”

    警觉性强的唐绵绵深知不能继续这个话题,转身就要逃,“我去做饭……”

    可才走出去几步,就被男人给追上,整个儿推着走了几步,便将她抵在了墙上,声音无比暗哑,“你把刚才的话,给我重复一遍。”

    唐绵绵惊慌失措的看着他,结结巴巴的道,“我,我说我去做饭给你吃。”

    “前面一句。”男人很明显不打算放过她的意思。

    唐绵绵这下是后悔了。

    早知道就不逞一时口舌之快了,这男人睚眦必报的性子,自己肯定得倒霉。

    “别人看你要给你钱,那是……那是……”

    她那是不出来了。

    “需要我帮你回忆吗?”龙夜爵雕刻般棱角分明的下颚,隐隐紧绷。

    她赶紧摇头,这个时候谁点头,谁是傻子,“我饿了,真的,逛街逛饿了,我去做饭。”

    “我也饿了。”他低低的道,眼底浮动着诡异的光,“而且饿了很久了。”

    “那我去给你做吃的。”她选择回避这个问题。

    可男人没打算放过她的意思,贴着她的额头一字一顿的道,“我要吃什么,你不懂吗?而且我这免费的鸭子送上门,你不是应该高兴的吗?毕竟,又赚到了。”

    “……”

    她就知道这男人不是那么好应付的,特别是他知道自己亲戚走之后,看着她的目光,跟狼一样,恨不得将她拆吃入腹。

    “我对鸭子不太有好感……我现在就想吃饭菜。”她结巴着说道。

    龙夜爵本想再捉弄一下,可她的肚子正好在这个时候救场了。

    咕咕咕几声……

    还挺响的!

    她从没有像此刻这么感激自己的肚子,扬着小脸,理直气壮的说道,“听到没,我肚子都在抗议了!”

    龙夜爵叹了口气,略微失望,“好吧,先喂饱你,再用你来喂饱我。”

    “……吃人……是犯法的。”

    “没关系,我们有合法的证件。”

    “……”

    她跟他完全不是一个段位的,不是对手。

    唐绵绵只能从他松懈之中逃了出来,丢下一句我去做饭了,便逃走了。

    好似他是洪水猛兽一样可怕。

    龙夜爵微微抹了一下自己的嘴角,笑得分外邪肆,“唐绵绵,你逃不掉的。”

    吃她,势在必得。

    唐绵绵就着买的菜,做了三菜一汤,色香味俱全,看着十分有食欲。

    男人也从楼上下来了,嗅到了满室的香味,心情分外的好。

    原本冷冷清清的房子,在这一刻有了温情,有了家的感觉。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到来。

    唐绵绵将汤端上桌,见到男人,便招呼着,“洗手吃饭了。”

    龙夜爵跟着她进了厨房,正好她解下围裙,也在洗手。

    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双手穿过她的双臂,从后面搂住了她。

    唐绵绵僵了一下,开始扭捏,“我洗手,你干嘛呢。”

    “我也洗手。”他下巴搁在她肩上,沉沉的嗓音分外好听,摊开自己的双手,要她帮自己洗。

    没办法,唐绵绵只能给他洗手,一边还不忘抱怨,“多大的人了,还要我给你洗手。”

    “我上次还帮你洗澡呢。”

    “……龙夜爵!”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是boss。

    她完全不是对手。

    直到吃饭的时候,她脸上的温度都没能降下来。

    而龙夜爵却吃得很优雅。

    本来只是家常菜,从他的吃相来看,好像是在吃高级西餐一样,让人十分有食欲。

    当然,唐绵绵也有自知之明,直到自己做的,肯定不如龙家的大厨。

    甚至觉得青菜有些咸了。

    但好在龙夜爵没有挑剔,也让她放下心来。

    “一会儿吃完饭,你将桌子上的盆栽搬到你书房,剩下的就别动,我来处理。”唐绵绵吩咐他。

    这语气,就像是老婆在吩咐老公一样。

    龙夜爵欣然点头,“好。”

    唐绵绵本以为男人会傲娇一下,没想到这么快就答应,还真有点不习惯。

    她洗了碗出来,男人已经搬完了,剩下的这些盆栽,是她打算放在大厅的。

    按照自己的设想一一摆放好之后,她才端着最后一盆紫罗兰上了楼,打算放在卧室。

    这栋房子的基调整个偏冷,再加上一直是龙夜爵居住,除开外面的花园,没有一个地方是有生机的。

    连卧室也是如此,烟白分明的床单,烟白分明的装修风格。

    虽然简单大方,但却给不了人温暖的感觉。

    她向来不喜欢这种冷基调色彩,总觉得会太压抑,所以带了紫罗兰进来,给房间增添一点其他颜色。

    将紫罗兰放在了床傍边的装饰柜上,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整体看了看。

    虽然有所改善,但缺少的东西还很多。

    比如……婚纱照。

    别人夫妻的房间,都会摆放上一张巨大的婚纱照。

    没结婚前,她也曾想过,一定要挑最漂亮的放上去。

    可现在……

    结婚这么突然,嫁的人还是自己相斗没想过的,什么婚纱照之类的,更不可能有。

    或许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穿上婚纱了吧。

    她略微沉了几分眸眼,莫名觉得难过。

    甩开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她往书房走去。

    男人还在忙着公事,见到她进来,只是微微抬眸看了一眼,有低下头继续忙着。

    唐绵绵没去打扰她,将他放在茶几上的盆栽,开始挑选起来。

    大部分需要摆放在他办公桌周围,这样能防辐射。

    小部分摆放在一些显眼的位置,看上去也舒心。

    男人接了个电话,她在办公桌前忙前忙后,他的视线就这么贴着她,嘴里却分文没乱,“海边的那块地,我势在必得,虽然这几年爵式在房地产这方面弱了许多,但不代表我已经放弃了,这是块肥肉,谁都想要,我向来都是肉食动物,没道理不出手。”

    唐绵绵将马蹄莲放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找了个好看的角度摆放上。

    她对比了一下,正好透过盆栽,对上了男人深邃的眼睛。

    电话那端的人还在说着,龙夜爵却紧锁着她的眼睛,一抹抹诡异的光在浮动。

    唐绵绵脸颊一烫,迅速低下头,却不想磕碰到了桌子,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

    男人一时没忍住,嘴角勾了起来,心情分外愉悦,“如果标下,我会有更好的规划交到厉先生手里的,相信不会让你失望。”

    唐绵绵揉着被撞疼的额头,在地上缩了一会儿,又站起来去摆放他身后的书橱。

    书橱上的书跟他办公室与念园一样繁多,而且都是她看不懂的东西。

    不过分类很好,可见这男人也是有强迫症的。

    找了几个空位置,她踮着脚尖摆放着。

    到第二个的时候,却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拿,就被男人从背后抱住。

    “你……”

    “别动,让我抱一抱。”他埋头在她颈项里,诱惑的说道。

    唐绵绵当真不敢动了。

    毕竟跟他最清楚最近这男人是多容易上火了,多经不起撩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