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七十七章 折腾的一对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有!”小绵羊一发威,那还是很有震慑力的。

    可男人还是那随性的样子,好似丝毫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这是变相挑衅!

    唐绵绵咬着牙再次警示,“你认真听我说话!以后不能这么乱吃飞醋了,这样我会没朋友的!”

    “那最好。”龙夜爵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无论是男性朋友还是女性朋友,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现象,只要占有老婆时间的朋友都不是好朋友,他必须要防患于未然。

    唐绵绵惊愕的瞪着眼睛,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说好的节操呢?

    boss,你这么没节操,爵式的员工知道吗?

    “你这是变相的私人干涉,霸权主义!”

    “你也可以对我这样做,我没意见。”他耸耸肩,靠回椅子上,挑着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唐绵绵那叫一个愤怒啊。

    她居然找不到话来反驳了。

    看着他那得瑟的表情,心里就各种恨。

    咬咬牙,她只能使出杀手锏了。

    扑了过去,精准且凶狠的咬住他的唇。

    叫你丫得瑟!

    叫你丫让我没朋友!

    叫你丫霸道!

    唐绵绵咬得用力,但还是以一种不伤到他的力道咬着。

    可她不知道的是,她这样的啃咬,对男人来说,等于变相的亲吻。

    他十分享受,完全不抗拒,任由女人在自己嘴上为所欲为。

    啃咬了一会儿,唐绵绵觉得事情不对劲,松开嘴一抬眸,发现男人还带着享受的笑容。

    他……怎么可以这样?

    龙夜爵正享受得欢,忽然终止了这样的惩罚,不禁浅眯起眼睛看着她,“继续啊。”

    “……”

    继续你个大头鬼啊。

    唐绵绵站直身子,不打算跟这男人讲道理了。

    反正……也讲不清。

    只能抱着对安义的亏欠,回到位置上叹气。

    龙夜爵伸手抹抹嘴角,笑意逐深。

    果然,将她弄到办公室来是个明智的决定。

    不时来电心情调剂什么的,有利用工作效率。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

    小绵羊为了表示自己很生气,一整天都没理会龙夜爵。

    这可让刚刚尝到甜头的男人不乐意了,“绵绵,给我那那边书柜里的文件给我。”

    “……”

    鬼才去给你拿,小绵羊翻着手里的档案夹,眼皮都没抬一下。

    龙夜爵挑眉看向小女人,看她那冷然的样子,便明白她在赌气,不免勾唇笑了笑。

    然后自己起身去拿文件。

    没一会儿,他又说道,“老婆,帮我去秘书室拿一下报表。”

    “……”

    不去!叫老婆也没用。

    她哗啦一声,用力的翻着资料,表示自己的抗议。

    龙夜爵瞧她还是不打算回应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

    看来还是不能得罪老婆的。

    只能自己按了电话,让cindy给自己送进来。

    cindy松了资料进来还没走,龙夜爵又说道,“唐秘书,帮我煮一杯咖啡。”

    “……”

    要喝咖啡不会自己去煮啊?

    唐绵绵依旧纹风不动。

    这让龙夜爵无奈了,本以为有人在,她会给自己点面子。

    看来这一次,小绵羊是真的生气了。

    好吧,他惹的祸,他得自己收拾。

    cindy惊愕的看着无动于衷的唐绵绵,不禁有点弄不清楚状况。

    这两人……是在闹矛盾?

    但为了老板着想,她还是上前开了口,轻轻敲响唐绵绵的桌子说道,“唐秘书,boss让你给他煮一杯咖啡。”

    唐绵绵冷冷抬眸,瞥了一眼龙夜爵,这才对cindy说道,“你帮他煮吧,我煮的咖啡他很嫌弃,浪费了人力又浪费了财力,不符合公司的能源节约制度。”

    cindy,“……”

    这都什么事儿啊。

    她只是一个路过打酱油的啊!

    一个是老板,一个是老板娘,她夹在中间很为难,没办法只能往吧台走去,给老板煮咖啡。

    龙夜爵往椅子里一靠,翘着双腿放在办公桌上,双眸直勾勾的看着唐绵绵。

    她这小脾气要生到什么时候?

    “唐秘书,帮我拿一下最新的人事档案。”他继续吩咐,就不信她无动于衷了。

    唐绵绵头也不抬,“cindy,帮你老板拿一下最新人事档案。”

    “……”正在煮咖啡的cindy怔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boss,最后还是折身过去拿给了他。

    龙夜爵也没生气,接过档案随意的翻看了一下,又说道,“唐秘书,帮我把档案放回去。”

    唐绵绵依旧是头也没抬的开口,“cindy,帮你们老板把档案放回去。”

    cindy简直欲哭无泪。

    又不敢吭声,只能小心的上前询问,“boss,给我吧。”

    龙夜爵也没为难她,顺手将文档递给了她,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cindy松了口气,几乎是提着心的将文档放了回去,心里不住的祈祷着求放过。

    回到吧台煮咖啡都恨不得咖啡马上就好。

    可现磨咖啡显然是提不起效率的,她都急得快哭了。

    好在这段时间,这一对没有抽风。

    熟练的将咖啡装杯,放了适量的糖块之后,端着往龙夜爵走去。

    心中不住的碎碎念,不要再有任何的事情了。

    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啊……

    只是刚将咖啡送到办公桌前,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龙夜爵说道,“唐秘书,过来喂我喝咖啡。”

    “……”

    cindy惊愕的瞪大眼睛,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喂……老板喝咖啡?

    这……老板娘不会也要自己代劳吧。

    她苦逼的看向唐绵绵,只希望两人能放过自己。

    唐绵绵显然也被这个要求给震道了,气得终于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龙夜爵,这才咬牙开口,“cindy……”

    “唐秘书,这件事情我想还是你亲自来比较好,我还有事情要忙,先走了,再见。”

    cindy快言快语的先发制人,就怕被点名喂老板喝咖啡。

    这咖啡要是喝下去,自己可以直接卷铺盖走人了。

    唐绵绵惊诧的看着cindy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出了办公室,还重重的带上了门。

    房间,死一般的安静。

    她瞪着门板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气恼的开口,“龙夜爵,你幼不幼稚?”

    这种把戏都玩得出来,还是爵式的老板呢。

    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江城市第一豪门龙家的太子爷是这副脾性,指不定要掀起一番怎样的滔天巨浪。

    说好的高冷呢?

    说好的霸气呢?

    龙夜爵却淡淡挑眉,嘴角依旧是那抹玩味的笑,“不幼稚!”

    “你真是够了!”唐绵绵忍无可忍,只能揭竿而起,“你到底还要玩到什么时候?”

    “你生气到什么时候,我就玩到什么时候。”他好整以暇的道。

    完全将问题的抉择性权利丢到了她手里。

    唐绵绵很得咬牙切齿,却又奈何不了这男人的无赖,只能低低的开口,“我没有生气!”

    “那你干嘛咬着牙说?”他坐起身来,双手撑着下巴似笑非笑的开口。

    唐绵绵咬紧牙关,用力一下,才松开,再度重复,“我没有生气。”

    “眼神太凶了。”

    她闭上眼睛,狠狠的压抑下心中的怒气,再次开口,“我没有生气。”

    “语气不太柔和。”他还是继续挑刺。

    唐绵绵深吸一口气,用尽了自己的忍耐力,柔着嗓子开口,“老公,我没有生气。”

    男人很享受这一句老公的称呼,扬唇一笑,“为了证明你没有生气,过来亲我一下。”

    “……”

    叔可忍婶不可忍!

    她真是受够了!

    气势汹汹的走过去,打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得寸进尺的男人,可还没行动,就被男人给拉在了怀里。

    安慰的吻,也落了下来。

    唐绵绵挣扎几下,实在是熬不过男人的力道,只能让任由他吃豆腐了。

    可这一次的吻,跟往常不一样,有些变质……

    她很明显的感觉到了男人的不对劲,等到他的手开始肆意时,她才惊觉到他的目的。

    该死的,这可是在办公室,若是一会有人见到这么火热的画面,指不定要疯传成什么样子。

    她支支吾吾的反抗了一下,才指指出了男人疯狂的举动。

    但他并没有马上松开她,而是放缓了速度,在她唇上辗转。

    两手也规矩起来,只是搂着她的腰,微微磨蹭。

    唐绵绵稍稍心安,也渐渐沉溺。

    每吻一次,她的抵抗力便少几分,这就是属于龙夜爵的魅力,她抵抗不了,她一直知道。

    不由自主的给了反应,双手环上了他的颈项,回应他的吻。

    男人眯起眸子,眼底一片火热,眼见就要失控。

    虽然他不介意马上吃掉,但也要看地点不是?

    他狠狠的吮了一口,才松开了她。

    低眸看着女人一副满脸娇艳的样子,不禁勾起唇问道,“还跟我生气吗?”

    “不了。”她不敢了。

    最多放在心里好了,她暗自想。

    龙夜爵抵着她的额头,心情分外的好,“下次不能再这么挑逗我了,万一我失控,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你。”

    唐绵绵红着脸点头,自然也明白自己在他身上点了一把什么样的火。

    但心里也很感动男人的隐忍。

    至少他不像其他男人一样们不顾女人的意愿而强来。

    “好了,收拾一下,我们出去采买一下。”龙夜爵捏捏她的脸,催促道。

    “采买?”唐绵绵显然没弄明白。

    他们家里什么都有,还需要采买什么?

    “是的,采买,买一些有用的东西。”龙夜爵笑得邪魅。

    唐绵绵总觉得有猫腻,但又找不到任何疑点,只能点头。

    或许是真的采买东西吧,是自己想多了而已。

    她只能这么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