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七十六章 BOSS召唤术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她,能征服龙夜爵?

    她还没想通,手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摊开一看,boss的是个英文在上面跳跃着。

    付染染暧昧一笑,“好了,不跟你废话了,赶紧去伺候你家boss大人吧。”

    “……”

    伺候……

    当她是丫鬟么?

    “你本来就是boss的贴身丫鬟,离开一会儿,他就要捉急了。”付染染不忘取笑。

    唐绵绵红了脸,伸手去捂她的嘴巴。

    “哟,害羞了,你们不会是已经那个了吧?”付染染挤眉弄眼的问道。

    唐绵绵这下是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再说下去,自己都要被付染染给挖坑埋了。

    才回到办公室,龙夜爵便抬头蹙眉问道,“去哪里了?这么久?!”

    “喝水啊。”她举了一下手里的杯子,“找我有事?”

    “嗯,有事,你过来一下。”龙夜爵招招手。

    唐绵绵马不停蹄的过去了。

    开玩笑,boss的召唤师,必须得灵。

    人刚走进,话还没问出口,唐绵绵被被他一把给拉到了怀里,连带着杯子里的水都晃了一下。

    唐绵绵好不容易才稳住,着急的饿问道,“你抱着我做什么?不是说找我有事吗?”

    “嗯,事情就是抱你一下。”

    “……”

    这男人……能不能收敛点?

    她小心的看了一眼外面,好在是百叶窗,外面看不见里面,她也能自然一点。

    但他办公室里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万一看到了,影响多不好啊?

    唐绵绵挣扎了两下,可男人却抱得更紧了,她只能放弃。

    “喂我。”他吩咐她,眼睛看着她的杯子。

    “我喝过的。”唐绵绵惊讶的看着他,扑闪扑闪的烟瞳迷蒙着水漾儿,异常清透。

    看得龙夜爵是喉咙一紧,凤眸转眼一挑,“我们连口水都相互喂过了,还在意共用一个杯子?”

    唐绵绵,“……”

    这形容,怎么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呢?

    唐绵绵怕他在说出惊人的话,只能将杯子往他面前一塞,只希望堵住他的嘴,“喝吧喝吧,少说两句。”

    龙夜爵却微微撇开嘴,挑眉戏谑道,“不然试一试用嘴喂水吧。”

    “……”

    唐绵绵的反应是直接掰开他的嘴,往里面倒水。

    即使被这么野蛮的对待,龙夜爵还是能喝得很有美感。

    没办法,人长得好看,做什么事情都是好看的。

    这就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唐绵绵喂完水,想要起身,可男人并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这可是大白天上班时间!

    作为boss,不是应该以身作则吗?

    为什么还这么公然调戏女下属?

    唐绵绵恼怒的瞪着他,“你这样子要是让你的属下看到,绝对会失去boss的威望的。”

    “我抱的是老婆,又不是秘书。”他丝毫不在意。

    “可我现在是你的贴身秘书啊!他们不知道我是你老婆啊。”唐绵绵心直口快,完全没料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果然,人精的龙夜爵,自然不忘记这个机会,故意蹙眉说道,“这的确是个问题,看来我得公布你的身份,给我洗清一下才行。”

    唐绵绵,“……”

    来一道闪电劈死她吧!

    她这是等于变相自杀啊。

    “怎么?还不想公开关系?”龙夜爵看她那拧成一团的小脸,渐渐沉下眸子来,薄唇抿成一道直线。

    透着冷然。

    唐绵绵知道他不高兴了,马上哄到,“我不公开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觉得我们之间过得好就好,为什么要对外人公布?”

    男人似笑非笑,“原来你喜欢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啊,唐绵绵,你真重口!”

    唐绵绵,“……”

    她……哪里是这个意思了?

    这男人三句两句就往那方面想,真的好吗?

    唐绵绵恨得低头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

    龙夜爵眼神一眯,感觉到带着温热的痛感,不免激动几分,“小绵羊,你这么咬,可是在点火啊。”

    唐绵绵迅速放开,本来是想小小报复一下,结果这家伙居然又想些有的没的,还能不能好好的说话了?

    她整理了一下头发,这才正色道,“你知道办公室是怎么谣传的吗?”

    “嗯?”他心不在焉,双手不由自主的开始吃起豆腐来。

    唐绵绵被抚得不自在,拍了一把他的手才说道,“人家都说我是安特助的女朋友,染染是你的情人。”

    “……”

    游走的手僵住,男人的脸也僵住,“这是什么鬼八卦?”

    “谁知道呢,我也莫名其妙,不过能遮掩住我们之间的关系,我觉得挺好的,就是染染暴躁了。”唐绵绵干脆握着他的手,制止他乱来。

    龙夜爵听她这么一说,长长的剑眉向上一挑,眯起眸子问道,“你觉得挺好的?”

    “是啊!这样能混淆视听。”唐绵绵没意识到危险,还很认可的点头。

    于是,男人怒了。

    将她一把按在了怀里,俯头狠狠的吻住,狠狠的惩罚。

    这女人居然还觉得那样很好!

    这叫他怎么能忍?

    他不由分说的吻,让唐绵绵根本没来得及避开,只能被他按着吻了够,才放开气喘吁吁的她。

    龙夜爵捏着她小巧的下颚,一字一顿的道,“再跟别的男人扯上关系,就不是吻这么简单了。”

    唐绵绵迷蒙着双眸,有些不能理解,“什么叫跟别的男人扯上关系啊?”

    都说了是谣传,跟自己没关系,这男人生气也太不符合规则了吧。

    可龙夜爵哪里听她的辩解,依旧是独断专横的宣布,“看来安义需要派去公干一下了。”

    唐绵绵,“……”

    这男人好卑鄙!

    眼见着他拿起电话给安义安排出差任务,唐绵绵只能干瞪眼了。

    龙夜爵,算你狠!

    小心眼得男人。

    从他怀里挣扎起来,一下午她都不敢在去招惹了。

    特别是安义听说自己要被派去公干之后,急急忙忙来找龙夜爵询问缘由的时候。

    心里的愧疚,简直淹没死她了。

    安义心中那叫一个抑郁啊,抱着文件夹一副小媳妇委屈的样子,“爵少,我都好久没休息了,这次出差的地方,那个工作要持续好久的。”

    龙夜爵头都不抬一下,“这是给你历练的机会。”

    “……我已经不需要历练了,我需要的是休息。”他表示委屈啊。

    爵少今天是吃了火药吗?

    怎么又倒霉到他了?

    他招惹了吗?

    今天好像很明哲保身,没来招惹啊。

    安义实在想不明白。

    可龙夜爵说一不二,还是那句话,“要么去,要么辞职。”

    安义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龙夜爵,发现他真不是开玩笑的,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也不敢多抱怨了,只能自认倒霉的去出差。

    唐绵绵在一旁实在憋不住了,在安义离开的时候,气呼呼的跟着出了办公室,还重重的甩上了门。

    龙夜爵眉头一紧,心情糟糕了。

    “安特助,对不起。”唐绵绵追在他身后道歉。

    安义有些受宠若惊,“绵绵,你怎么这么说?”

    在公司为了避嫌,唐绵绵一直要求他叫自己的名字。

    但叫唐小姐又太生疏,便跟着叫了绵绵。

    唐绵绵无比自责,指指办公室的方向,道歉道,“他是在生气呢。”

    “看出来了。”安义毕竟跟在龙夜爵身边多年了,怎能不明白他是在生气。

    只是他没弄懂今天为何会生气而已。

    “他在生气办公室谣传我们是一对,所以……”

    唐绵绵歉意更深了。

    安义这才明白,感情大boss这是才吃飞醋啊。

    好吧,他就一倒霉蛋。

    “没事没事,这个工作虽然要一点时间,但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弄好了我有很多奖金的,别人想去还没机会去呢。”

    安义给她宽心,怕她太自责。

    果然,唐绵绵听他这么一说,才好受了一点,“那就好,我会跟他讲道理的,只是要委屈你了。”

    “真没事儿,回去吧,一会儿看到外面这样说话,他指不定还要怎么为难我呢,为了我以后安全着想,我觉得要跟你保持距离才好啊。”

    安义半开玩笑的说道。

    唐绵绵囧得不行。

    送走了安义,迎面便碰到了coco,见她那意味深深的眼神,唐绵绵知道,又被误会了。

    coco果然打招呼说道,“唐秘书,听说安特助突然被调去出差,你肯定很失落吧?”

    失落?

    唐绵绵囧了一下,张张嘴,却不知道如何解释。

    coco还在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也对,热恋的时候,总是会难舍难分的,熬一熬就好了。”

    唐绵绵,“……”

    还能再歪曲事实一点吗?

    她没兴趣八卦,但也觉得这么误会下去不是个办法,便开口说道,“我跟安特助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他只是我的朋友。”

    “我明白我明白,办公室恋情是不允许的嘛。”coco一副了然的样子。

    唐绵绵这下是真的觉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只能揉着眉心找理由离开,“我先去忙了,以后请你不要八卦了,万一安特助真的女朋友听到误会了可不好。”

    说罢,她错身往办公室走去。

    coco在那鄙夷了一下,“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安特助的女朋友嘛,至于这么高高在上的吗?又不是总裁夫人。”

    想想心里还觉得委屈,又讥诮道,“等我坐上了总裁夫人的位置,看不把你给开除!叫你嘚瑟!”

    说完,一扭腰,一跺脚,傲娇的离开了。

    唐绵绵回到办公室,男人的表情还不太好,她气得走过去,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以从未有过的严肃跟他谈判,“龙夜爵,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太过分了吗?”

    男人微微扬眉,嘴角一挑,“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