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七十四章 差一点点头了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龙若水咬着唇摇头。

    她没想过后果,只觉得整到唐绵绵,给自己出气了就好。

    直到昨晚大哥来找自己算账之前,她还在暗中窃喜。

    现在看到爷爷又是这么失望的样子,她才觉得,是不是真的做过分了?

    毕竟大哥是疼老婆,可爷爷却会想得全面一些。

    果然,龙振飞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这件事情若是爆出去,龙氏基金连带着跟龙家有关的大大小小产业,都会受到影响,龙氏基金的股价必定会被大幅度下降,这对龙家来说,是一个灾难性,龙家现在不像以前了,靠房地产就能一家独大的坐稳第一豪门的位置,你三爷爷过世之后,我们的势力就已经大幅度缩小了,到现在只能转移重心,发展其他事业,如果再经历这种风波,那可能会是一个致命性的打击,到时候被别说你买的那些包了,你吃饭都吃不起,明不明白?”

    龙振飞还从未给龙若水说过这么长一串话。

    龙若水似懂非懂,但最后一句话却还是重重的压在她心上。

    或许……

    自己真的是太任性了。

    昨晚被大哥的表情给吓到,她到现在都还没恢复,现在又听爷爷这么说,才觉得事态严重。

    “爷爷,对不起。”

    这是她第一次道歉。

    龙振飞只是挥挥手,“回去吧,好好想想自己该怎么做,你的那些卡,是该停一停了,等你明白了这个道理,再去找你大哥大嫂赔罪,你大哥不会为难你的。”

    龙若水咬着唇点头,然后独自的出了华苑。

    回到房间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苏宛如一边抽着纸巾,一边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又被你爷爷骂了?别哭了,爷爷骂几句就骂几句吧,哭太久眼睛会肿的。”

    龙若水抽抽搭搭的接过纸巾,“我好像,真的做错了。”

    苏宛如心里一震,将龙若水的表情都看在眼里。

    那是除去刁蛮之后的后悔。

    这怎么可以?

    她暗自握拳,稳了心思问道,“怎么会这么想?”

    “爷爷说我这样做,会给龙家造成很大的影响,我才觉得我太过分了,完全没有为龙家着想。”龙若水后悔不已。

    苏宛如笑了笑安慰,“不会的,爷爷那样说,虽然也有道理,但事情不会那么严重的,要知道你龙家毕竟是第一豪门,加上龙氏基金这个靠上,就算出了什么事情,也只是一点小风暴,起不到什么大影响的。”

    “是吗?我反正不懂,今天听爷爷说道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好像过分了。”龙若水擦拭着眼泪,到现在都还没恢复心情。

    苏宛如弯了唇,揽住她的肩膀安慰,“你是龙家的公主,是应该有这样骄傲的情绪的,没什么,再说了,你这样做不也是为了你大哥吗?你不过是觉得唐绵绵配不上你大哥,想让他知难而退而已,又没做错什么,对吧?”

    经过她这么一说,龙若水也觉得事实是这样。

    而且谁知道唐绵绵那女人那么蠢,居然崴了脚,还昏迷了。

    也太弱不禁风了!

    她的目的不过是想要教训她而已,失态结果这么严重,完全不在她的预计之内,也不能怪她。

    怪只怪,唐绵绵太没用了。

    这么一想,龙若水心安理得起来,“就是,我那么为我大哥着想,他却这么对我,太过分了,要是让他看清楚唐绵绵的真面目,他一定会感激我这么做的。”

    “好了,别气了,他停了你的卡,不过就是不能买奢侈品而已,而且又不是一辈子都停,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恢复的,到时候再狠狠的买回来就好了。”

    “好,谢谢你,宛如,每一次都是你站在我这边,无条件的支持我,你真是我最好的闺蜜。”

    龙若水对她是不胜感激。

    苏宛如笑了笑,深幽的瞳眸里,闪过一道厉色。

    ***

    因为她受伤,被男人强行控制在床上休息,她无聊得快长毛了。

    龙夜爵为了陪她,主动将电脑搬到房间里办公。

    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无聊啊。

    拿着平板电脑玩游戏,玩几局输几局,这下扫兴不是一点两点了。

    她将电脑甩开,在床上滚了好几圈,企图唤起男人的注意力。

    可男人却很专注的看着电脑,不时的翻看着文件。

    回家也这么忙,真的好无聊……

    他不是说周末时属于二人的二人世界吗?

    为什么在她看来,是他跟电脑和工作过三人世界?

    咬咬唇,她撑起身来,往床边爬了过去,伸手在身后比了一个手势。

    像电视里一样,伸出双手,将他整个人都框在自己的手心里。

    男人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回头便看见她这幅模样,特别是从自己整个角度看上去,那叫一个春光无限好啊……

    他喉结浮动了几下,声音有些波动的问道,“怎么不玩游戏了?”

    “玩什么输什么,不玩了。”她放下双手,改为撑着自己的下巴,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她。

    那双水眸是单纯的……

    可龙夜爵却越看,越觉得自己应该不单纯。

    “看来是人品太差了。”男人清理了一下嗓子,这才淡淡的回应。

    唐绵绵囧了一下,撇撇嘴,“我的人品都积攒起来,用在你身上了。”

    “是吗?”他笑意逐深,“看来事实是这样,你积攒了一辈子的人品,才嫁给了我。”

    “喂,不要这么自大好不好?”

    本来是想要恭维他一下的,可谁知道这男人还蹬鼻子上联了。

    “我从来都不自大,而是大。”

    他意味颇深的说道。

    唐绵绵起初还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可看他那火热的眼神,一下子就明白过来,红着脸娇嗔了一句,“呸,你说大就大吗?又没人能给你证明。”

    男人陡然眯起凤眸,放下手中的笔,起身往她走来。

    唐绵绵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撑起身来想要躲避。

    可男人的手脚多快啊?

    她三两下就被逮住了,抗议的惊呼还没叫出口,就被男人给压着吻了上来。

    这吻带着惩罚性,吮得她双唇微痛,直到听到了她的痛呼声,才松开来。

    眼底是滚动的火焰,嗓音暗哑,“听到你这么一说,我忽然觉得有必要证明一下。”

    “证明,证明什么?”她问得心虚。

    男人邪肆一笑,“你说呢?”

    “……”

    她不敢说!可以吗?!

    龙夜爵将她逼得紧,不容她回避的靠近,“你的亲戚,好像已经走了。”

    “啊……”她娇羞的捂住了自己的脸,“你,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你拿什么做借口来拒绝我?”

    他很有耐心的问道,像一只邪恶的大灰狼,正在诱捕小绵羊一样,淳淳善诱。

    深黯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精芒。

    小绵羊被他的话给惊到,完全没注意到他眼睛里的计算,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没,没找借口啊,我,我是直接拒绝你啊。”

    “那我以后是不是不用再询问你了?”龙夜爵挑了挑剑眉,唇角微微勾起一丝邪笑。

    唐绵绵点头如捣蒜,“是啊是啊,不用询问了,反正结果都一样。”

    “那好,以后我都直接行动,不需要征求你的意见。”他笑得魅惑无比,“反正结果都一样。

    唐绵绵只觉得自己的小心儿啊,扑腾扑腾的,活蹦乱跳。

    他他他他他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要强取豪夺的意思吗?

    “总,总裁大人,你,你的工作还没忙完,赶紧去吧。”唐绵绵果断乌龟的缩回了头,歪楼去了。

    龙夜爵眼见到嘴的肉,都被她给踹飞了,无比幽怨的叹了口气,“唐绵绵,你真的真的,让人有些咬牙切齿了。”

    被一个女人拒绝,真的很受伤。

    天知道,他可从未被女人拒绝过。

    而这个拒绝的人,只有唐绵绵。

    唐绵绵心虚,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尴尬的咕哝着,“我,我不是故意的。”

    都这样了,她还说不是故意的!

    龙夜爵叹了口气,只觉得自己利用手段让她闪婚嫁给了自己,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放是放在身边了,也盖章了,可除了偷得几个吻以外,任何实质性的进步都没有。

    这事儿要是说出去,还不知让其他几个人得怎么嘲笑呢、

    是自己的男性魅力太弱了么?

    唐绵绵在被子里闷了好久,确定安全了,才掀开被子看向龙夜爵。

    他又开始忙了起来,唐绵绵这才松了口气。

    她刚才,差一点,就,要,点、头、了!

    好惊悚的感觉。

    自己这是,被俘获了的意思吗?

    她敢发誓,刚才如果再多看龙夜爵眼睛一眼,她绝对会臣服。

    幸好在关键时刻,自己拉了被子蒙住了自己,阻挡了他那强悍的高压电流。

    不然,绝对会失控的点头。

    自己真是太机智了!

    唐绵绵对着男人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躺在床上继续无聊。

    她想他跟自己说话,可又害怕他有牵扯那些事情,只能忍啊忍啊忍……

    谁说只有他一个人忍的?

    其实她也忍得蛮辛苦的,好不好?

    唐绵绵批撇嘴,叹了口气,“龙夜爵,你每天都这么忙,到底能挣多少钱?”

    “……”

    男人没回答她,依旧继续忙碌着。

    生气了?

    唐绵绵看了一眼男人的背影,眼神滴溜溜的转,“是不是挣得太少,不好意思说啊?”

    “……”

    男人头也不回,还是那般纹风不动。

    唐绵绵也不泄气,继续自言自语的问着,“先前你给我的那个烟卡里面,到底有多少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