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七十二章 我不介意病一次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唐绵绵悠悠转醒,浑身乏力之中。

    昏迷前的冰冷感觉,到现在都还没缓过劲来,呼吸也有些难受。

    呼出来的气息,都是滚烫的。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自己这是发烧了。

    嗓子眼干涩难受,想要咳嗽,又使不上力。

    眼前的视线逐渐从模糊转为清晰,男人担心的表情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很熟悉的一幕。

    龙夜爵见她醒来,低魅着嗓音问道,“别说话,你发烧了,先喝点水。”

    她正好渴得厉害,就着习惯,将他端来的大半杯水,都喝得干干净净,才觉得好受了一些。

    事情的经过,他不太清楚,毕竟洗手间里也不可能有监控。

    但当她被龙夜辰从洗手间抱出来的时候,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唐绵绵能明白他的心情,为看宽慰他,努力的笑了笑,“别担心,我没事。”

    “那就好。”他并没有多问。

    更是深知小女人是什么脾气,自然不会多说什么,更别提告状之类的。

    只是将她的手机拿出来,递到她手里,“以后手机不要离身,就算遇到了事情,也能在第一时间求救。”

    一看到那手机,唐绵绵就知道这一切都没能逃开他的法眼,为了不将事情闹大,她主动说道,“今天都是我自己不小心的,你别怪任何人,是我自己摔倒崴了脚,刚好厕所整修,所以没人发现我。”

    龙夜爵岂能不明白她想隐瞒的心思,微微倾身,将她的头搂在自己的怀里。

    右手抚着她的脸,诚挚的道歉,“对不起,我会处理好这一切的,再也没有下一次。”

    “我都说了没事儿了,是我自己不小心的,你这么说做什么呀。”

    唐绵绵贪念着他怀抱里的温暖,那些难受和痛苦,似乎都在这一刻消失不见。

    她伸出没有打点滴的手,搂着他的腰,将自己的脸贴得更近了,美眸扬起笑容,“我还要谢谢你在第一时间救了我呢。”

    男人的身子一僵,微微松开了她。

    这让她十分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何忽然有这样的表情。

    其实私心里,龙夜爵是不想告诉她,是龙夜辰最先发现她的。

    在爱情里,每一个人都是自私的。

    但她那双美眸一看着自己的时候,那些欺骗的话,就说不出口。

    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他坦白的说道,“其实,是龙夜辰救了你,我没赶得及。”

    唐绵绵惊讶了一下,“他?他怎么会发现我的?”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当时自己昏迷的地点,可是女厕所啊……

    龙夜爵不想提到太多,一笔带过的道,“或许是凑巧吧,我赶到的时候,他已经将你带到医院来了。”

    “那可得好好的谢谢人家。”唐绵绵心生感激。

    龙夜辰三番四次的帮助自己,这个恩情,她得记住。

    龙夜爵并没多说什么,漂亮的桃花眼中,却蒙上了一层黯淡。

    苏宛如跟龙若水支支吾吾的,还是敲响了病房的门。

    二人见到唐绵绵,自然是心虚的,但来之前已经做过心理建设了,所以不仔细看,是看不出那些不自然的。

    龙若水主动承认错误,拉着唐绵绵的手就道歉,“大嫂,对不起,我们不知道你受伤了。”

    “没事的,我现在不是没事吗?”她笑笑,并没怀疑的样子。

    龙若水见她这样的表情,便放下心来,“那就好,刚才听说你进医院了,我都吓死了。”

    这句话,到是真的。

    她只想整一下唐绵绵,可从未想过弄出其他的事情来。

    这会儿唐绵绵气色虽然不太好,但肯定没什么大碍了,所以她也暗自松了口气。

    更是趁着空隙,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哥。

    他的表情,就不太好了。

    一双让人害怕的冷眸,此刻正瞅着她,看得她心里发毛,还有一些冠冕堂皇的话,就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苏宛如将买来的粥放在了一旁的柜子上,对唐绵绵说道,“这都中午了,你还没吃饭,所以我们买了粥,你多喝点。”

    唐绵绵道了一声谢。

    几人寒暄了几句,她们便先离开了。

    至始至终,都没人提过她到底为何受伤这件事情。

    一瓶点滴之后,她的烧退得差不多了,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她不好意思的看看龙夜爵。

    后者扬眸看了看她,薄唇微微一翘,“饿了?”

    “嗯。”她点点头,有看了看一旁之前苏宛如留下的粥,“帮我端过来一下吧,我喝点粥就好了。”

    “不吃那个。”龙夜爵语气十分嫌弃,不知道是嫌弃粥,还是嫌弃送粥的人。

    唐绵绵蹙着柳眉,“我真的饿了。”

    “等一下。”

    他话音刚落,并房门就被敲响。

    龙夜爵说了一声请进,安义便拧着专属食盒进来了。

    又是御食园的精品食盒,唐绵绵更饿了。

    有了这,苏宛如送的粥自然就被某人给丢掉了。

    “那好歹也是人家的心意啊。”唐绵绵无奈的说道。

    龙夜爵凉了她一眼,“以后长点心吧,苏宛如这个女人不简单,你最好别接触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她嘀咕了一句。

    龙夜爵讶异挑眉。

    小女人难道也看出这心思来了?

    他该高兴吗?

    因为她这是在乎他的表现,才会发现这些隐藏现象。

    一看龙夜爵又盯着自己,唐绵绵赶紧低头,恨不得将脸给埋到碗里。

    她说得很小声了好伐,这男人用那种眼光看着她是嘛意思?

    几瓶点滴吊完,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龙夜爵坚持不让她住在病房里,毕竟比不上自己家,她也没坚持。

    而且只是崴脚,沈少恭已经处理过了,也没那么痛了。

    烧更是老早就退了,既然他说回家,那就回家好了。

    只是当她起床穿好鞋打算让他扶着自己走出去的时候,却被男人一把给抱了起来。

    “这么多人,你抱着我做什么?”唐绵绵心虚不已。

    本来他就是一个发光体了,现在倒好,这样一抱,更是引来了n多围观者。

    她将脸低在他的颈项里,掩耳盗铃的希望能遮住一些羞涩。

    可龙夜爵却很理直气壮的说道,“我抱我老婆,谁有意见?”

    “……”

    这……还能谁有意见?

    沈少恭正好下班,见到龙夜爵抱着唐绵绵的样子,自然不忘取笑一番,“哟,爵少,你对你老婆也太好了吧,公主抱啊,真行,身体倍棒!”

    龙夜爵浅眯凤眸,看了一眼沈少恭,才淡淡的说道,“我娶我老婆,只花了几天时间。”

    沈少恭本来还因为处于上风而沾沾自喜的表情,一下子僵住,僵住,再僵住!

    丫的!

    龙夜爵这个混蛋!

    总是往别人痛楚戳戳戳!

    可他没有反驳的机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进了电梯。

    咬咬牙,他拿出电话,按下一串熟悉的号码,一脸沮丧的告状,“临湘,龙夜爵说他只花了几天就娶了老婆,我被他嘲笑了!!”

    电话里,女子不知道说了什么。

    原本还一脸沮丧的沈少恭,一下子高兴起来,“真的吗?你的意思是你要嫁给我吗?”

    “……”

    笑容又猛然僵住……

    于是,一旁一群迷恋沈医生的小护士们,只看到她们的男神,像男神经病一样,一会笑,一会哭的。

    太不忍直视了。

    沈少恭恨不得撞头。

    他跟临湘告状,临湘说,你也可以啊。

    他本来还以为是她答应嫁给自己了。

    可谁知道临湘的下一句,直接将他给踹飞。

    她说,你转身往旁边的护士部走去,随便跟一小护士求婚,她肯定恨不得全家都嫁给你!

    全家都嫁给他!!

    他不要!!

    他只要临湘,只要临湘啊!

    **

    唐绵绵被龙夜爵直直的抱到了车子里,这一路上换来了多少的羡慕嫉妒恨啊。

    特别是在看到她被塞进他那辆兰博基尼中时,更是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个崴了脚的女人。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长得好看又有钱的男人,简直就是极品中的极品。

    而自己就是那种天上掉馅饼,砸中了脑袋的人。

    车子开出去很久了,她都还有些蒙蒙的。

    龙夜爵带她直接回了海天一线。

    唐绵绵有些惊讶,好奇的问了一句,“不是住老宅吗?”

    “太远了。”他淡淡的回答。

    听上去很有说服力。

    可唐绵绵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但她并没有多想,毕竟这里住着,她才自然一点。

    只是当男人将自己直接抱到了他的卧室之时,她有些不安了,赶紧说道,“我的卧室在隔壁啊。”

    “你生病了,必须跟我住一起,我好照顾你。”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还是很有说服力的理由,她根本找不到任何理论去反驳,只能被她放入了那张kingsize的大床上。

    她一下子就陷了进去,还没说话,他低头偷了个吻。

    本来只想浅吻一下,可她的味道太美好,总是一沾上,便无法自拔。

    不由自主的便慢慢加深起来,辗转在她唇上品尝着属于自己的甜蜜。

    唐绵绵本来还有些沉醉,可渐渐的却想到了一个问题。

    她现在在感冒啊!

    这样接吻,会不会传染?

    一想到这个可能,她便猛然的推开了陷入深吻的他。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龙夜爵猝不及防的被推开老远,一张俊脸,瞬间扭曲。

    唐绵绵一看他烟了脸,说话就开始结巴了,“我我我,我感冒了,别吻我,怕,怕传染给你。”

    龙夜爵眯着眸子,双唇勾着妖冶的笑,一步步走了回来,眼神充满了侵略的光,“我很多年没生过病了。”

    “啊?”

    这说的是哪国语言?为什么她听不懂!

    “所以,我不介意病一次。”

    “……”

    他的意思是,他还要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