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六十九章 生个孩子套牢她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唐绵绵心尖一颤,紧张不已,小脸上凝上一层薄汗,心有戚戚焉的问,“什么,什么意思?”

    “你觉得呢?”他把问题丢给她。

    这可让小绵羊为难了,本来一晚上就在纠结这事儿。

    甚至想过这段突如其来的婚姻有可能维持不下去,这会倒好,他居然还要有实质性的进展。

    唐绵绵面有难色,犹犹豫豫的开口,“我还没准备好,而且你知道的,我亲戚来了。”

    龙夜爵浅眸低低的笑了起来,“你真可爱。”

    “……”

    什么意思?

    她又说错了什么吗?

    龙夜爵在她额头浅啄了一口,这才说道,“今晚从皇都回来,你的心情好像有些低落,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吗?”

    唐绵绵惊愕的看向他,这也被他看出来了吗?

    难道自己表现得很明显?

    “没,没有。”她矢口否认。

    可龙夜爵是什么样的人精?单纯如她,怎么能瞒过他的法眼?

    拥着她躺下,将她霸道的圈在自己的怀里,给予温暖的同时,也汲取着他想要的东西,缓缓开口,“是不是觉得这个婚姻就像一个梦,不真实?”

    她老实的点点头,没想到他一下子就猜中,还真有些不自在。

    龙夜爵浅眯着眸子,声线悠远,“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啊?真的假的?”唐绵绵微微翘起脑袋,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毕竟他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感觉?

    知道她不信,他才抵着她额头,认真的说道,“当然有,我也是人,不是吗?所以我才说要一个实质性的进展。”

    “可是……”

    说不上哪里不对,但就是找不出问题所在。

    “没什么可是,我早就说过,嫁给了我,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如果你觉得不真实,觉得没安全感,我可以做得更明确,我不介意现在就对外公布你的身份,或者是举办一个盛大的婚礼,拜访岳父岳母……”他逐一的说着。

    其实如果不是考虑她的接受能力,这些,他都巴不得马上去做。

    唐绵绵怔怔出神,被他说的这些骇到。

    而龙夜爵更是低下头,在她耳边浅浅细语,“或者,生米煮成熟饭,生一个孩子,套牢你。”

    炙热的气息在耳边,如同炸弹一般轰炸开来。

    唐绵绵脸颊蓦然一红,心慌的往后躲。

    可毕竟是在男人的怀里,哪里还有躲避的机会?

    他将她往怀里一按,她的耳朵便贴服在他的胸前,能听到稳而有力的心跳声。

    脑子之中还是他刚才那句惊骇的话。

    生个孩子套牢她?

    这……不是女人留住男人的招数吗?

    怎么这会儿到他这里,反而成了他的招数了?

    唐绵绵没找到任何说辞,就这么乌龟的静默着。

    龙夜爵知晓自家老婆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也不好逼迫得太急,提点一下,让她自己去想,绝对比自己逼迫而来的结果要好。

    **

    每逢周末,龙家老宅比平时就要热闹一些。

    早茶之后,大家纷纷在讨论着如何度过周末。

    龙若水笑容满面的上前来跟唐绵绵说话。

    这到是让她受宠若惊了。

    “大嫂,一会我跟宛如一起去逛街,你去不去?”

    唐绵绵看了一眼龙夜爵,不知道怎么回答。

    可又想起昨晚莫成宇提到的,过几天就是龙夜爵的生日了,自己肯定得买个礼物什么的,便点了点头,“好啊。”

    回过头来的时候,又征询了一下他的意见,“可以吗?”

    龙夜爵有些意外,虽然恨不得小女人时时刻刻都在自己身边,但还是点了头。

    龙若水笑了笑,眼底的笑意逐深。

    回到念园换上外出服,龙夜爵抱着双臂在门口站着,俊脸有些不爽。

    唐绵绵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无奈的叹气,转身面对他,“怎么了?是不是我出去你不高兴了?”

    “当然。”他大方的承认,“周末的时间,你不是应该全天候24小时陪我的吗?”

    唐绵绵被他这说辞给逗笑,“那你能把我拴在你身上啊?”

    “这个建议不错。”他扬起神采奕奕的眸子,好像狠人真的而在想找个建议。

    小绵羊被他逗得囧了起来,“你真是……”

    一时间还真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他。

    “跟龙若水那丫头逛街,你长点心吧,别被卖了。”龙夜爵半开玩笑的说道。

    “那可是你妹妹!有你这么说你妹妹的吗?”唐绵绵无奈至极。

    “带卡了吗?喜欢什么就买,不要心疼老公的钱,你要使劲花,老公才有动力去挣,知道吗?”他揉揉她的头,宠溺的道。

    唐绵绵微微一笑,“好的,我绝对会不客气的。”

    他被她逗笑了,一把搂住了她,报了好一会儿,又吻了好几下。

    惹来唐绵绵的抗议,“我刚抹的唇彩!”

    “唔,那再抹点好了,我帮你。”他丝毫不以为意,拿起梳妆台上的唇彩往她唇上抹。

    桃红色的粉嫩诱惑,让他喉结不住的浮动,“诶,不出去了吧,在家陪我。”

    唐绵绵,“……”

    这男人真是够了!

    唐绵绵紧赶慢赶,才甩脱了男人的纠缠,出来的时候,龙若水跟苏宛如已经在念园外等着了。

    龙若水显然有些不耐烦,但也没表现得太明显,只是抱怨了一句,“大嫂,你可真难等。”

    唐绵绵歉意的笑了笑,不好再说什么。

    龙若水跟苏宛如都是大家出身,衣服什么的,向来都是非大牌不穿。

    连一个包包,都是普通人家一年的开销。

    反观唐绵绵,就想得寒酸多了。

    衣服都是龙夜爵之前备下的,都是大牌,但包包配饰这一类的东西,都还是用的以前的,自然是拿不出手。

    但她也没注意,毕竟已经习惯了,所以没放在心上。

    龙若水开着她的宝马,载着两人出了老宅。

    苏宛如坐在副驾驶,跟龙若水不时的交谈着。

    不是做什么美容,就是名牌包包,或者是什么珠宝首饰……

    唐绵绵完全插不上话,只能坐在后座随意的玩着手机。

    苏宛如眼尖,看见了她手里的手机,不免好奇的问了一句,“绵绵,你手机真好,是romms限量版的粉钻手机,全球只有四部呢,价值两百多万。”

    唐绵绵惊得手机都差点掉在地上……

    两百多万!!

    这玩意两百多万?!

    龙若水惊讶的回头,确定她手里拿着的就是romms的闪爱手机,不免羡慕嫉妒恨了,“我哥送你的吧?太偏心了,我找求了他多少回了,都没给我弄,现在居然送给大嫂,好偏心啊。”

    唐绵绵汗颜无比,“我也不知道这么贵……”

    弄得她现在都恨不得将这手机给捧在手心里,千万不能摔了。

    苏宛如只是笑笑,但笑意却不抵眼底。

    几人去了美艺购物中心。

    这是隶属于祁氏旗下的高级购物中心,以销售奢侈品名品为主。

    以前唐绵绵只敢在外面看看,从未进来过。

    见到二人直接进了店里,不免拽了一把自己的钱包。

    虽然龙夜爵给了卡,但她没打算买很贵的礼物啊,毕竟这钱,以后是要自己出的。

    送人东西,拿自己的钱比较有意义。

    当然,她现在也没啥钱……

    “大嫂,快点啊。”龙若水不忘催促。

    唐绵绵只能硬着头皮跟上了,苏宛如微不可见的勾了一下唇,跟龙若水交换了一个眼神。

    唐绵绵算是见识了有钱人家买东西的方式。

    龙若水买东西,完全不看价格,就跟扫货一样,一进去指着一架子的衣服,把自己不喜欢的几件跳出来,其他的都要。

    这架势,这阵仗,唐绵绵只能肉疼。

    这得多少钱啊?

    她趁两人不注意,悄悄的看了一眼身旁一件裙子的价格……

    1.2.3.4.5……

    这么多位数!

    “绵绵,你怎么不试试呢?这衣服很合适你的。”苏宛如拧着一件毛呢裙子过来,在她面前比划了几下。

    唐绵绵赶紧摇头,就怕表达不了自己的意思,补充道,“我不用买衣服了,家里还有很多衣服是新的。”

    “不是来逛街嘛,你一件都不买,不就没意义了吗?”

    “真不用!龙夜爵给我准备了好多衣服,到现在都还没穿上,再买就是浪费了。”唐绵绵尴尬的说道。

    苏宛如一挑眉,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难道是没钱吗?”

    “不会吧?我哥没给你钱吗?”龙若水试了裙子出来,听到她苏宛如的疑问,惊讶的问道。

    这语气里,有了几分讥诮的意思。

    因为她跟苏宛如都知道,就算她跟龙夜爵结婚了,也顶多是拿一点零花钱罢了。

    “没有没有,他给了我卡,就是我觉得没必要再买。”唐绵绵赶紧给龙夜爵解释,就怕她们误会。

    “卡?”龙若水到是讶异了,“什么卡?”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卡,反正是烟色的……”她不自在的回答。

    烟色的卡?!

    心里有些不舒服,毕竟当时龙夜爵给自己的时候,她往包养那方面想过,自然也怕龙若水跟苏宛如这么想,很伤自尊。

    可龙若水跟苏宛如则是变了脸,显然有些消化不了这个事实。

    烟卡是无上限的卡,就算她们是富家千金,也没办法办理这种烟卡。

    本来还想嘲笑一下她,结果倒好,人家直接有烟卡了,这感觉就好像是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一样,分外难受。

    苏宛如率先反应过来,笑着说道,“既然都有卡了,还担心什么,买几件喜欢的不是更好吗?”

    “他买的那些衣服,我也喜欢啊。”这一点,她实话实说。

    撇开款式不说,光是价格,就让她不得不喜欢了。

    当然,款式也十分好看,分外合适她,每一件都像是量身定做的一样合身。

    这句话本来是解释,可谁知道听在二人心里,就是炫耀了。

    苏宛如握紧了拳头,沉了眸将衣服放了回去。

    龙若水也失去买东西的兴致,看她的包不好,便说道,“不然去买包吧,我看你这包,好像看不出什么牌子来,不值钱吧?这拧出去,得给我哥丢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