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六十八章 回去急着生孩子啊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苏溪,忘记他吧。 ”河西爵抽完烟出来,正好碰上苏溪。

    过道回音很重,加之又是安静角落,洗手间的二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苏溪似乎在哽咽着,细微的抽泣声传来,让付染染疑惑的看向唐绵绵,用眼神无声的询问着。

    河西爵又说道,“你等了这么久,不累吗?”

    “累……怎么会不累?”她的声音疲惫无力,飘渺虚无,“有时候累得仿佛觉得自己都找不见自己。”

    “我就不明白,你这么做值得吗?你看他现在,找一个陌生人结婚,都不理你,这样的伤害还不够吗?”河西爵十分心疼这样的苏溪,恨不得将她拥在怀里狠狠的给她力量。

    苏溪只是苦涩的笑了笑,“我已经习惯了。”

    一句习惯了,便能诠释一切。

    唐绵绵拽紧拳头,耳朵里开始轰鸣起来,好像都听不到世界上的声音。

    可却又真真切切的听得两人的对话声。

    真是讽刺。

    没多会儿,河西爵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走吧,回去了,一会儿我们喝酒去。”

    “好。”苏溪回答得爽快。

    只是因为这是她唯一能让自己遗忘痛苦的方式。

    两人的脚步声离开,唐绵绵才回过神来,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付染染拉着她的手问道,“怎么回事?那个女人喜欢的是龙夜爵?”

    “应该是吧。”她不敢肯定。

    但从河西爵那句话中,她还是听明白了几分。

    娶了一个陌生人……

    那个陌生人不就是自己吗?

    好讽刺的名词。

    先前的甜蜜,都变成了此刻的悲哀,心底莫名的难过。

    付染染握了握她的手安慰道,“不要想太多,或许不是你想的那样,如果这个苏溪跟他真能有什么的话,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最重要的一点,龙夜爵对唐绵绵的好,她能感觉出来。

    话虽如此,但唐绵绵心里还是有一种悲伤。

    染染不了解自己,不了解之前自己在小桥流水对苏溪的那种感觉,所以更加不能理解她此时的心情。

    毕竟是遭遇过背叛的人,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她此时就是这种感觉。

    付染染还想说些什么,她却已经迈步出了洗手间。

    默默的叹了口气,她跟在后面回到了包厢。

    包厢里热闹起来,毕竟有河西爵在,气氛都不会太。

    苏溪跟河西爵合唱着一首歌,苏溪的音线略微凉薄,却十分好听。

    情歌唱得也恰到好处。

    只是她对着的人,不是河西爵就对了。

    唐绵绵想找个理由离开,可一回到包厢,就被龙夜爵给抱了过去,片刻都不愿意撒手了。

    这样的亲昵,看在旁人眼里,别提多恩爱了。

    唐绵绵却如履薄冰。

    她的回避,让龙夜爵不爽了一下,勾着她的唇便吻了上去。

    正好河西爵的词唱完,轮到苏溪唱的时候,她断了片儿。

    这让众人都抬眸看了过去。

    苏溪这才慌神的回过神来,说了一句抱歉,便关掉了音乐,“今天嗓子不舒服。”

    她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既然嗓子不舒服,就不唱了。”河西爵体贴的说道。

    付染染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我觉得唱得很好啊,听不出不舒服。”

    祁云墨拉了一把她,意思是让她安静。

    她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气氛陡然僵了下来,唐绵绵便开口说自己累了,想要回去休息。

    作为老婆奴的龙夜爵,自然是心疼老婆为主,“你们几个玩,我们先回去了。”

    “这么早,你们回去急着生孩子啊?”河西爵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却感觉到身旁的人又是一颤……

    唐绵绵则是头都不敢抬起来了。

    龙夜爵扬着薄唇浅笑,深幽的眸子流光溢彩,“那就借你吉言了。”

    河西爵,“……”

    丫的,还蹬鼻子上脸了!

    回家的路上她很安静,一直闭着眼睛好像很疲惫的样子。

    龙夜爵以为她是生理期疲惫,也没打扰,还找了路边停下来,将车座放低了一下。

    唐绵绵睁开朦胧的双眸,有些恍然的看喜爱你给他。

    他只是温热一笑,“这样你睡得舒服点。”

    很体贴的一句话,让唐绵绵心中的难受驱赶了几分。

    她又默默的闭上眼睛,继续闭眸假寐。

    耳边是流淌的音乐声,以及他那若有似无的呼吸声。

    车速不快不慢,减震很好的车子让她十分安稳,舒服得好像是梦里。

    仿佛这一切都是一个梦……一个旖旎而美好的梦。

    抵达老宅,已经是八点多了,华灯初上,灯火璀璨的老宅有几分梦幻色彩。

    唐绵绵正欲下车,却被打开门的龙夜爵给一把抱了起来。

    正儿八经的公主抱,让唐绵绵有些囧然,“我可以自己走。”

    “没事,我抱你到车子里去。”他丝毫不以为意,步履平稳的走向电瓶车。

    她不想挣扎,也懒得挣扎。

    两人回到念园,照例是药膳奉送而上。

    今晚她到是很乖巧喝下,没什么抗议。

    反而是身旁的男人难掩失望之色。

    唐绵绵一见到那眼神,脸色蓦然一红,“你看着我做什么?”

    “本来还以为今晚有福利呢。”他半开玩笑的说道。

    “美得你吧。”她哼唧了一句,“这药膳没有昨天那么难喝了,而且还有些爽口。”

    龙夜爵哦了一声,有些后悔自己昨晚的吩咐。

    看来是药膳的口味变好了,所以她不需要自己了。

    真是失策啊!

    早知道让徐伯弄得更难吃一点,自己才有更多的福利。

    唐绵绵上了楼,简单的淋浴之后,躺在床上看书。

    龙夜爵去了书房一会儿,便回了房间,见到她手里的书,略微怔然了一下,“哪里来的书?”

    “哦,这个吗?你书房里找到的,我打发时间用的。”唐绵绵随意说道,并没注意到他表情的微妙变化。

    他并没多说什么,转身进了浴室。

    唐绵绵也没在意,继续看着书,但却发现从他进来之后,自己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

    龙夜爵湿漉漉的从房间出来,逆光的白雾在他身边蔓延。

    矫健的身躯透着一股野性的美,穿衣显瘦脱衣显肉的身材好到没朋友。

    她坚定的将眼神移回自己手中的书上,不让自己去看那让人遐想的一幕……

    龙夜爵却没忽视掉她脸上的一抹红晕,扬着眸子浅笑起来,“老婆,你的书拿反了。”

    唐绵绵心里一惊,慌忙看向自己的书……

    却发现书并没有拿反,自己这么慌张,反而着了他的道,不免气愤起来,恼怒的瞪着他。

    一阵低笑传来,他坏坏的扬着棱角分明的嘴唇,“看来你是正没认真看啊,我还以为是多专心在看这本书呢。”

    “我本来很专心的在看……”

    她不自在解释,心里却没什么底。

    只能说,她在他进来之前,都很认真的在看,想要借着看书,让自己安静下来。

    “本来?”龙夜爵漂亮的桃花眼潋滟流彩,“难道你的意思是,我进来干扰到你看书了吗?”

    “是的!”她有指责的意思。

    可不料龙夜爵却扬起了更大的笑容,眼神分外明亮,“我很荣幸。”

    “……”

    荣幸你个头!

    她在心里默默的骂,不敢明骂。

    “既然这书没我吸引力大,那就不要看了。”他一把抽开了她手中的书,嫌弃的往一旁丢去。

    唐绵绵没拽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扔掉了书,“喂,你别这么霸道好不好?”

    她只想好好的看个书,安静安静。

    龙夜爵却已经欺身上来,嘴角是颠倒众生的笑容,“我还可以更霸道一点。”

    一看他那眼神,她就明白这那人脑子里又在想不和谐的事情,自然是脸色泛红的想要推开。

    可男人跟女人之间的力气,终究还是有区别的。

    龙夜爵得天独厚的吻住了她的唇……

    从刚才聚会回来,他便感觉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唐绵绵的心情不好。

    到底是什么不好,他没问,等着她告诉自己。

    可这小女人一直没开口,好像不打算告诉他的样子。

    这可让他有些吃味,作为老公,难道不是她第一个分享心情的人吗?

    一吻作罢,他抵着她额头喘气。

    紧绷的肌肉让他看起来分外狂狷。

    唐绵绵感觉到他的炙热,慌乱的别开眼,“你头发,头发还没干,我给你擦一下吧。”

    他叹了口气翻下身来,“不用了,我自己处理,你不舒服多躺一下吧。”

    唐绵绵心安理得的躺着,不再说话,只是用一双眼睛不时的看看龙夜爵。

    男人只是几个简单擦头发的动作,都性感得要命。

    这么一个出色的男人,自然是不乏追求者。

    这一点,她早就有心理准备。

    可为什么当这一刻真的解开时,又有些玻璃心的接收不了呢?

    难道是因为在乎的多,所以要求也多?

    她心思紊乱,剪不断,理不清。

    龙夜爵感觉到她的视线,微微回头对她一笑,“怎么?对你老公的身材还满意吗?”

    “啊?”走神的她还没反应过来。

    男人的眸子蓦然一沉,一抹火光蔓延起来。

    这女人居然在走神!!

    这么浪漫的时刻,她能别这么扫兴吗?!

    看来是他太惯着她了,龙夜爵将毛巾一丢,便跨步走了过来。

    每一个步伐都是那么的强劲有力,深不见底的烟眸涌动着诡异的精芒,征服的血液在疯狂的涌动。

    “龙夜爵,你干什么?”

    唐绵绵被他看得无比慌乱,不由自主的拉高杯子。

    这架势,有些危险的样子。

    小白兔想要抽身逃走,却发现双腿虚软无力,好像被大灰狼夺走了李念一样。

    “老婆,我决定我们的关系,需要再进一步。”他冷魅的嗓音响起,眼底是燎原的火焰,以一触即发。

    (吵着要肉汤的孩子面壁去吧,琉璃是纯洁滴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