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六十七章 炫老婆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唔唔唔……”她挣扎几下,等他反击够了,才松开。

    小脸一片红潮,怒瞪着美眸咬牙切齿,“龙夜爵!你属狗的啊!”

    “嗯,属狗的,专咬你。”他勾唇戏谑。

    唐绵绵只能咬牙,恨不得自己也扑上去咬他一口。

    但想到这样的后果,吃亏的绝对是自己,索性就忍了下去。

    两人出了办公室,看样子是要下班的样子,cindy知道他本来还有行程的。

    但看这架势,也知道这会boss肯定是陪老婆重要,那些个所谓的行程,形同虚设,自发的埋头推约去了。

    摊上这么个boss,她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

    皇都,一如既往的纸醉金迷,多少人在这里迷失自己,多少人在这里消遣寂寞。

    奢华非凡的包间内,本应该是酒会胶着,言笑晏晏的样子。

    可大家却一致的大眼瞪小眼,每人手里一杯果汁……

    河西爵的唇角抽啊抽啊抽啊抽……

    丫的,他来皇都可不是来喝酒的好不好!

    这样下去会没朋友的造不造?

    祁云墨这货是脑子抽了?居然高什么果汁派对。

    派她妹啊!

    果汁这东西是给小奶娃喝的好不好?一点都不符合他河西少爷的身份好伐?

    几个男人气氛僵硬,但唐绵绵跟付染染则是和乐融融,一副说不完话的样子。

    这让两个被忽视的男人,有点不爽了。

    相互看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各自行动,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拖回来。

    开玩笑,这个时候,自己女人的眼里,只能是自己,哪怕是一粒沙子,都不可以!

    唐绵绵聊得正欢,忽然被男人揽了回来,有些茫然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有点头晕。”他故意靠在她的肩上,微不可见的磨蹭着。

    这样的亲昵,让她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脸红心慌的看了看其他几人。

    虽然她跟他关系越来越近,但那在外人面前这么亲昵,她还是有些不习惯。

    河西爵不爽的撒手,将果汁杯子往桌上狠狠一搁,剑眉一挑便讥诮起来,“我说,祁云墨,哥哥我吃荤不吃素,这玩意我多年不碰,你今天到底是几个意思?”

    被点名的祁云墨只是淡淡的扬眸,嘴角是让人刺眼的笑意,“我女人怀孕了,不能喝酒,所以只有果汁,你要是不愿意喝呢,门在那边,慢走不送!”

    河西爵瞪着眼,“你女人怀孕了又不是我们怀孕了,你让她喝她的果汁,我们喝我们的酒,凭啥为难哥们啊?”

    被他怒斥,祁云墨反应还是淡然,“酒精味道会让她想吐。”

    河西爵差点没被呛出血来……

    这是逼迫他们友尽的节奏啊!

    付染染到是大方的开口了,“其实你们喝吧,没关系的,如果不是我怀孕了,我也陪你们喝酒!”

    “染染。”唐绵绵信以为真,赶紧叫道。

    开玩笑,她还怀孕,怎么能喝酒?

    祁云墨一听就烟了脸,“绝对不行!不仅现在不可以,以后的以后,都不可以沾酒!”

    这一点,他分外强调。

    付染染一听就来气了,“凭什么啊?你以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你是我的谁啊?这么管我。”

    祁云墨的男人底线被挑衅,自然怒不可遏,一抬手就按住了她,激烈的吻了上去。

    付染染哪知道他会来这么一招?

    呆愣片刻,在他侵入自己口腔之际挣扎起来,可祁云墨人高马大的,而且也已经有了对付的招数,双腿一夹,便控制住了她乱踹的双腿。

    两只手也死死地按在她胸前,完全是一个暧昧得不能再暧昧的姿势……

    啧啧,看得一众人血气上涌。

    唐绵绵干脆捂脸,不敢去看好友这惨状了。

    龙夜爵却掠着嗓子在她耳边低语,“这个招式不错,回去我们也试试。”

    唐绵绵本就面红心跳的,听到他这么一说,更是无地自容,暗中掐了他一把。

    龙夜爵这三番四次被她掐腰,已经被虐上瘾了。

    更有一种一天不掐,憋得慌的感觉。

    付染染被吻得服服帖帖了,才被祁云墨放开,黝烟的眸子闪过几分精芒,“我是你男人!还需要我再证明什么吗?”

    付染染吻得气喘吁吁,又被他的话给气得,但又不好当面反驳,只能恨得牙痒痒,“的确是男人,不需要再证明,但身份仅能是情人了,管不了那么多。”

    祁云墨被她嘲讽得烟了脸,有股隐隐的怒气在两人之间萦绕。

    唐绵绵听出了付染染这话中隐藏的意思,不免担忧起来。

    莫成宇不想气氛闹僵,便转移话题说道,“过几天就是爵的生日了,打算怎么过?”

    河西爵一拍大腿,“是啊,你生日我们必须要喝个够,来个化装舞会什么的,多邀请点女人来,那才刺激,喝果汁这种东西,只适合三岁小孩。”

    他到现在都还耿耿于怀。

    一个男人参加一个果汁派对,那得多丢脸啊?

    “今年生日你们送礼物就成,不办派对。”龙夜爵慢里斯条的回答。

    河西爵想不通,第一个质问出口,“为什么啊?”

    莫成宇也是不解的看着他。

    他却只是将身旁的女人搂了搂,“这是我婚后的第一个生日,当然是跟老婆过二人世界,你们来参合做什么?”

    河西爵忍不住骂了一串脏话。

    连谦谦君子莫成宇都忍不住讥讽了一句,“老婆奴。”

    龙夜爵丝毫不在意好友的贬低,反而很心安理得,“老婆奴就老婆奴,那能证明我有老婆,你们连老婆都没有呢。”

    那表情,要多得瑟,有多得瑟。

    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这么一下,刺激得两个大男人是无语望天。

    什么时候,流行炫老婆了?

    “你们都在啊。”门被推开来,苏溪精致的小脸出现在了门口,见到相拥着的唐绵绵二人,微微一怔,眼底黯淡一片,却只能扬起笑容。

    河西爵见到苏溪,自然是二话不说赶紧上去伺候着,“你怎么来了?自己开车来的吗?”

    “嗯,我跟一个朋友在这见面,听经理说你们这,我就来了,没打扰你们把?”苏溪眼神时不时的飘向沙发边上的男人。

    可惜进从进来到现在,他都未曾抬眸看她一眼。

    受伤,是必然的。

    好在心理治疗能力已经达到了某种境界,再加上河西爵的插科打诨,她僵硬片刻便能淡然起来。

    苏溪一进来,唐绵绵就能明确的感受她的视线,便不自在的想要从龙夜爵的怀里挣扎出来。

    可才一动,男人便不满的捏着她的腰,桃花眼一阵轻佻,“再动我也吻你了,而且保证比他们更销魂。”

    唐绵绵知道这男人说到做到,自然是不敢动弹了,只能任由她搂着了。

    祁云墨制服了付染染,这才说道,“今天的聚会其实就是告诉你们,以后她就是我女人了,罩着点。”

    付染染小声的嘀咕了两句,音乐声太大,几人都没听到。

    但相隔不远的唐绵绵,却能听得真切。

    她抬眸在龙夜爵耳边说了一句出去一下,便站起身来去拉付染染,“陪我去一下洗手间吧。”

    祁云墨显然不乐意,正要开口拒绝,付染染马上说道,“正好我也要去呢。”

    祁云墨不甘心也只能让她去了。

    两人出了包厢,河西爵才阴阳怪气的说道,“女人就是麻烦,连上个洗手间都要一起。”

    祁云墨却冷哼一下,“这是一种情谊,你当初就没成群结伴跟男人一起上过厕所?”

    河西爵被反驳得一阵吐血,感情今儿就他吃瘪是吧?

    不由得感叹,“还是宇好,从不说人坏话,是吧?”

    他对着莫成宇扬了扬下颚。

    莫成宇拿着杯子冷艳一笑,神补刀了一句,“他不仅上过,还捡过肥皂。”

    “混!”河西爵恼羞成怒了。

    再也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

    他冷着一张俊脸,“我出去抽支烟,你们好好洗一下毒舌吧。”

    说罢摔门出去了。

    他这性子大家也习惯了,都是挚友,没什么间隙。

    苏溪终于能跟龙夜爵说话,在他身旁不远坐下,低声问了一句,“你生日快到了,打算怎么过?”

    祁云墨还不知道苏溪的心思?

    便勾着薄唇说道,“他刚刚说今年生日打算跟老婆过二人世界,不打算办聚会了。”

    “啊?”苏溪显然有些惊讶,也有些受伤,“爷爷也同意吗?”

    龙夜爵冷了眸子,漫不经心的回答,“爷爷估计巴不得呢。”

    “为什么?”祁云墨十分好奇。

    “为什么?想抱重孙了呗。”

    苏溪脸色一白,握着杯子的手也是一紧,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站起身来说了一句要去打个电话,便出了包厢。

    窒息。

    有时候,一直给你氧气的那个人,一旦撤离,你便只有窒息,一点点的剥离自己的灵魂,空乏其心。

    对她而言,龙夜爵便是一直给她氧气的人。

    洗手间里,唐绵绵担忧的问她,“你刚才说他不可能娶你是什么意思?”

    付染染微微的笑了一下,却不达眼底,“我们之间身份悬殊,当然不可能结婚。”

    “这个我明白。”唐绵绵心疼好友,“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对不对?”

    “好像是。”她漫不经心的样子。

    唐绵绵在一旁着急,“什么叫好像是?那你现在跟祁云墨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孩子不是他的话,他什么那么关心你?”

    付染染终究是笑不出来了,沉下表情,半响幽幽的说了一句,“绵绵,我好像抽不开身了。”

    “什么意思?”唐绵绵没能理解过来,特别是在看到好友眼里的成片悲伤,更是被骇到。

    这还是自己那个开朗活波的好友吗?

    这些天,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来不及细问,两人便听到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