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六十六章 不要这么聪明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喂!”她有急了起来,能别调戏她了吗?

    龙夜爵低低一笑,“我说的是,你带什么,我吃什么。 ”

    “……”

    总是被他吃得死死的,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龙夜爵满脸愉悦的挂了电话,再抬头看向安义时,又恢复了专业的老板脸,“看够了?”

    安义被老板这飞速的变脸模式有些适应不过来,尴尬的咳嗽了几下才说道,“这个是jr传来的回馈书,你过目一下,看看需要做什么调整。”

    龙夜爵淡然的接了过去,一边翻看一边问道,“让你做的珠宝市场调查,怎么样了?”

    “已经在吹了,调研的人也在陆陆续续的反馈了。”

    “嗯,记得速度些。”

    安义有些想不明白,爵式的规模不小,赚钱的项目更是不在话下,为什么老板忽然要开设珠宝板块呢?

    “我会跟好进度的。”虽然疑惑,安义还是回应道。

    龙夜爵简单的过目了一下,指出了几个需要改进的地方之后,便让安义回去忙。

    安义出门的时候询问了一下,“爵少,午餐还是照旧吗?”

    “不用了。”他淡淡的拒绝,“以后午餐都不用帮我订。”

    安义有些意外,难道爵少以后都不用吃午餐了?

    不过他既然这么吩咐了,他也不好多问,只能跟以前经常送餐来的饭店打电话过去,取消订餐了。

    估计人家老板还以为是大厨不好呢。

    唐绵绵让徐全做了一些龙夜爵爱吃的菜,说是要给他送去。

    徐全有些意外,大少爷虽然很挑剔,但也从没让家里每天都送吃的过去。

    难道另有其他?

    他看了看唐绵绵,好像明白了什么,才点头,“好,我这就吩咐去准备,大少奶奶请稍等。”

    唐绵绵这才上楼继续看书……

    她发现好就没看书,看一看书还是有好处的。

    至少,看起来好文静。

    以前爸爸老是觉得她像一个男孩子,从不会安静下来的看书之类的。

    想到固执的老爸,她有有些忧伤了。

    总是说找机会回去看爸爸,可总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现在肯定是不行的,毕竟她跟龙夜爵结婚这种事情,家里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而且父母一直以为是以前的那个男朋友……

    要是让他们知道她是闪婚,古板的老爸还不知道要多生气呢。

    郁闷了一会儿,正想给老爸大哥电话,管家就敲响了门,恭敬的说道,“大少奶奶,饭菜准备好了。”

    “啊,好。”她将手机收了起来,打开门出了房间。

    下了楼看着双人份的饭菜,明白管家是给她也准备了,心里不免有些感动。

    这个老管家,很像以前已经逝去的爷爷,很慈祥,也很贴心。

    她感动的说道,“谢谢你,徐伯。”

    徐全受宠若惊,“大少奶奶千万别这么说,这是我的本分而已。”

    唐绵绵又想到了龙夜爵的那些话,这才点头说道,“虽然这样,但我还是要感谢你。”

    徐全不善言语,只能笑了笑。

    其实唐绵绵心里的感谢更多,只是不明白怎么表达。

    从自己住进龙家老宅之后,徐全便忙于念园跟华苑之间。

    有时候甚至多半时间都在念园。

    连爷爷那边,都没这么照顾了,虽然知道这是爷爷的意思,但她能感觉出来,徐全也分外的照顾。

    开着电瓶车到了车库,本想自己开车去爵式,却发现那里早有司机在等着。

    在看到她到之后,很恭敬的开了车门,邀她上车。

    “其实,我自己开也可以。”她弱弱的提议。

    老张笑了笑,“是大少爷吩咐的,我不敢怠慢。”

    又是龙夜爵。

    唐绵绵知道无法阻止,只能上了车。

    对这个男人的霸道主义,又有了新的见解。

    上一次自己出事,不过是因为别人故意撞上来的而已,又不是自己的错,他那么不相信自己,很受伤好不好?

    不行!

    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得跟他摊牌,不能这么霸道了。

    唐绵绵一边想着心事,眼神随意在车窗外游走着……

    却不想这么一撇,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正好逢红绿灯,车子停了下来,让唐绵绵能看得跟更清楚。

    严悠蓝被一个烟衣男子拉着在说些什么,而严悠蓝很气愤的甩开了他的手,那男人却蛮横起来,貌似骂了几句……

    两人就在这大街上争执着……

    因为还是有一点距离,加上车流的声音,她听不见二人到底起了什么争执,想要仔细观察,绿灯却已经亮了。

    老张开动了车子,两人争执的身影也渐渐远去,而唐绵绵还有些狐疑。

    那个烟衣男人,看起来好熟悉的样子。

    自己是在哪里见过吗?

    车子抵达爵式,唐绵绵像龙夜爵分度的那样,直接去地下车库,搭乘他的专用电梯,去了总裁办。

    输入密码的时候,她有些兴致的想了一下。

    870214.

    这个数字好像是生日号码。

    是谁的呢?

    难道是龙夜爵的生日号码?

    可她不确定,毕竟她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生日。

    唐绵绵一到,cindy十分热络的带她进了办公室。

    龙夜爵正在打电话,似乎在谈生意。

    唐绵绵自动的消音,默默的将食盒打开,摆好。

    做好这一切,龙夜爵的电话也已经打完了,直接走了过来,将她往怀里一揽,重重的吻了一口才说道,“这么久,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我是打算不来的。”她半开玩笑的说道。

    男人却勾唇笑了起来,飞扬的眸子分外璀璨,“如果你不来,我不介意马上回去吃你!”

    “我是人,不是食物,不适合你吃。”

    “我都没吃过,你怎么知道你不适合我吃?”他眯着眼睛问道。

    唐绵绵不想继续这么有深度的问题,端起碗往他手里一塞,“吃你的吧!”

    “嗯,吃你。”他很执着于这件事情。

    唐绵绵只当做没听到。

    他那么辛苦的忍着,让他占一下嘴上之快,也成。

    徐全的确是个万能的管家,饭菜完全是按照二人的口味备的。

    一顿午餐是吃得爱意绵绵。

    他揽着她的腰,一刻也没松过。

    唐绵绵很不习惯在一个男人怀里吃饭,可终究是反抗不过他,只能这么吃了。

    吃完饭,他拥着她休息,“一会儿我提前下班,去一下皇都。”

    “又喝酒?”唐绵绵对酒局已经有些抵触了。

    上一次自己是被活生生的灌醉的。

    龙夜爵知道她担心什么,给她舒心道,“放心吧,今晚没人敢灌你酒。”

    唐绵绵才不信,哼哼的反问,“那上一次怎么就有人敢灌了?”

    龙夜爵不回答,却径直的吻住她的唇。

    这个时候说这些,太煞风景了。

    可唐绵绵这一下聪明了,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把推开了龙夜爵,“哦,我知道了,是不是你默许的?!”

    “唉,老婆,不要这么聪明。”他给炸了毛的小绵羊顺毛。

    唐绵绵那叫一个怒不可遏,“你这狼子野心,到底是打算做什么?你不会是打算趁着酒后行凶吧?”

    “我到是想啊。”他施施然的道。

    唐绵绵囧了一下,推搡了一把,“龙夜爵,你怎么能这么一肚子坏水呢?我告诉你,我喝醉酒品很不好的,万一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丢脸的可不止我一个。”

    “嗯,的确是酒品不好。”他很认同这一点。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这小醉猫就狼吻了他。

    忽然想起来,他们的第一次接吻,还是她主动的!

    这可让某只腹烟狼满心愉悦,比谈成一笔大生意都要来得舒爽,“虽然你喝醉酒的样子不敢恭维,但偶尔还时很可爱的。”

    “这是讨好的还是真话?”她怎么可爱了?

    实在想不出一个酒鬼有什么地方是可爱的。

    “真话。”

    “那怎么可爱了?”

    男人薄唇一扬,深不见底的眸子闪过一抹晶亮,“秘密。”

    唐绵绵切了一声,自己努力回想,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可她一喝醉就就断片,实在是想不起来,只能放弃,“其实我喝醉酒的次数很少,第一次是十岁,以为我爸的酒是什么好吃的东西,抱着喝了个醉,把他所有的书画都给撕了。”

    “原来你还有这么辉煌的岁月。”龙夜爵半惊讶半调侃的道。

    唐绵绵红着脸问他,“是不是觉得很没淑女风范?”

    他毕竟是龙家的大少爷,平日里接触的,都是那些懂规矩,端庄得体的大家闺秀。

    而自己整个一粗糙未雕琢的原石,即使再好,那也只是一块原石,没有经过打磨设计,撑不了传世之作。

    龙夜爵知道她这是自卑的表现,捏了捏她的包子脸才说道,“你本来就不是淑女风格的,这一点,我早见识过了。”

    是吗?

    唐绵绵有些疑惑,“什么时候?难道是那次推严悠蓝下游泳池?”

    龙夜爵浅笑着不回应也不解释,只是说道,“说道这件事情,你当时的胆子也真够大的,那么多人,直接就冲上前去,将新娘子一把推到了游泳池,别人没受伤,反而是你自己受伤了,这得多失去理智啊。”

    “……”

    怎么有一股酸酸的味道?

    唐绵绵红着脸,“当时还不是因为太生气了。”

    如不是严悠蓝挑衅,她怎么会失控?

    可龙夜爵关心的重点显然不再这一点上,而是她的愤怒,“你当时为了苏世杰,连命都豁出去了。”

    “……哎呀,果然是醋味。”她笑着取笑起来,总算能让她居一下上风了。

    龙夜爵干脆两只手将她的脸给各自往外一拉,拉得她脸都变形了,才嫌弃的说道,“我就是吃醋了!以后见到那个姓苏的,给我绕道走远一点,不然你就等着惩罚你吧!”

    “吃醋不仅牙齿受不了,胃也会受不了的。”她左顾而言他。

    龙夜爵给的反应则是一把按住,强吻了。

    小丫头逮着一点机会就不停的反击,当他是病猫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