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少宠妻无度 第六十五章 我想吃你
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      更新:2016-04-08
    “停!”唐绵绵紧急叫停。

    他打什么主意,她还不明白吗?

    双手挂在他肩上,笑眯眯的说道,“我家亲戚说,你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男人果断烟了脸。

    亲戚,亲戚……

    这个亲戚是全天下男人都讨厌的吧?

    他拉着脸夺走她手里的毛巾,没好气的说道,“躺下,我给你擦头发,以后生理期不要洗头了。”

    “那你受得了?”唐绵绵乖巧且享受的任由他擦拭着头发。

    终于能享受回报了,这感觉,极好的。

    “受不了怎么办?”

    “……凉拌!”

    龙夜爵弹了她额头一下,“没良心的小东西。”

    唐绵绵捂着自己被弹疼的额头,腆着脸问,“是不是真的受不了?那不然你去睡沙发?别瞪我啊,我这可是中肯的建议,你好我好大家好。”

    “沙发?那什么玩意!我龙夜爵才不睡!”他自大的道,并且压低了嗓音凑上前来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

    “啊,我还是睡觉吧,不讨论这个话题了。”唐绵绵果然收手了。

    丫的,再继续下去,这男人又要无节操了。

    看她回避的样子,他被逗笑,手上动作更轻柔了。

    ****

    龙若水回到房间,气得摔东西泄气。

    苏宛如不断的安慰着,“若水,你不要生气,不值得的。”

    “那个唐绵绵太过分了!”龙若水一肚子气,一点都想不通。

    为什么啊?凭什么啊?

    她才是龙家正儿八经的小姐,应该是备受宠爱的,可为什么爷爷就是不待见?

    而且自从唐绵绵来了之后,她更是不受待见了。

    昨晚苏宛如告诉自己,绑架这件事情的疑点之后,她才惊觉这唐绵绵真的是心计深沉。

    好不容易说服朱文怡去煽动爷爷。

    却不想爷爷反而不相信自己的儿媳妇。

    这让她这一口气怎么憋得住?

    “别生气了,你这么单纯,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而且你爷爷特别的偏袒她,不信任你,你现在说什么都是无用的。”苏宛如一脸无奈的样子。

    这无疑是给龙若水添堵,气得红了眼睛,一抬手将一旁价值不菲的装饰品给扫落在地,摔得四分五裂。

    苏宛如只能避开。

    动静太大,招来了朱文怡的敲门。

    苏宛如起身去开了门,见到是朱文怡,有些尴尬的说道,“若水在生气呢,我怎么都劝不住。”

    朱文怡明白自己女儿是什么脾气,越过了她直接走了进来,看到一地的狼狈,不免蹙起眉头,“你已经十八了,不是八岁了,这种摔东西的事情,像是一个大家千金所为吗?”

    “妈,你怎么还教训我呢?”龙若水心有不甘,一脸受伤的样子。

    朱文怡沉了脸,“我不教训你教训谁?”

    “当然是教训唐绵绵去,你既然是婆婆,你就做一个恶婆婆,怎么能吃她的亏呢!”龙若水不服气的直嚷嚷。

    对她的吼叫,朱文怡只能无奈摇头,“你一个女孩子,整天想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家里的事情有爷爷,有我们,你操心那么多做什么?是想让你爷爷更不满意吗?”

    “我就是不扶服气,凭什么啊,我才是爷爷的亲孙女,她充其量就是个不值一提的女人,万一哪天我哥不喜欢她了,她就什么都不是了。”她一心想要赶走唐绵绵,自然满心愤恨。

    朱文怡知道自己的女儿很固执,但却还是谨记着老爷子的那句话,家和万事兴。

    朱文怡毕竟做了龙家这么多年的长媳,又如老爷子所说,是豪门大家闺秀出生,这点道理还是懂的。

    万一大房真的出了这种事情,最开心的,还是其他几房。

    为此,她沉下脸来说道,“你啊,就是你这个性格不卖乖,爷爷才不喜欢你的,如果你继续折腾下去,万一真被你爷爷送到强制化管理学院去,那时候我看你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可帮不了你。”

    听到她说道这个,龙若水是真心有些忌惮了。

    那种学校,完全就是没人性的。

    才不管你有没有强大的背.景和家产万贯。

    “现在知道害怕了吧?害怕了就给我老实点,别一天去招惹事情,少败家,你爷爷最讨厌的就是无节制的花钱买奢侈品,知道吗?”

    龙若水咬着唇,十分受伤,“我们家又不是没钱,买点东西怎么了、我受了气买东西都不行了?”

    朱文怡实在是劝不动,狠狠的戳了她脑门一把,“你啊,当真是想气死我,要是不听我的,我以后不管你了。”

    “妈……”龙若水赶紧撒娇起来。

    “我跟你说,爷爷最近肯定是不能招惹的,而且唐绵绵是他现在护着的人,你自己看着办吧。”朱文怡苦口婆心了半天,就是希望女儿能明白这个大道理。

    龙若水满腹委屈,松开了拉着她的手,沮丧的道,“反正我不是亲生的!她唐绵绵也别得意太久,我知道我哥不是真心喜欢她的。”

    “你又知道了。”

    “当然,难道你不觉得唐绵绵长得很像那个谁吗?”龙若水意有所指的说道。

    朱文怡脸色一沉,赶紧说道,“这件事情你可不要乱说!小心你爷爷现在就把你给丢出去。”

    “我知道啦!啰嗦!”龙若水躺倒床上,虽然不服气,但心里已经开始计划起来。

    她总不能让唐绵绵得意太久的。

    朱文怡出了房间,龙若水才从床上蹭的一下坐了起来,满腹怨恨的道,“我就不相信,我还搞不定她唐绵绵了!”

    “你妈,是不是被你爷爷说了什么,不然怎么忽然倒戈了啊?”苏宛如好奇的问道,专挑一些龙若水注意不到的细节。

    龙若水也是意外,“是啊,刚才她不是跟爷爷说疑点去了吗?怎么回来反而帮着唐绵绵说话了?”

    “可能……你爷爷骂了你妈吧,不然她怎么会这么忌惮?”

    “都是唐绵绵!”

    龙若水有些竭斯底里的叫了起来,自己的生活劝都是因为唐绵绵的出现,才弄得一团乱。

    失宠不说,连自己的母亲都不受待见了。

    不行!

    她不能坐以待毙,她一定要让唐绵绵知道,这个家的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宛如,你一向比我聪明,你给我支支招吧。”龙若水向好友求救。

    苏宛如有些为难,“这不太好吧,你妈刚才都说得那么严重了,万一……”

    “哎呀,你帮我也是帮你自己啊,赶走了唐绵绵,你才有机会跟我哥在一起的嘛,难道你不想嫁给我哥吗?”龙若水拉着她的手哀求。

    苏宛如眼神微眯,抿抿唇,“好吧,我可以给你想计策,但是如果出了事情,你千万不能把我抖出去。”

    “你就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把你说出去的!”龙若水举起手来发誓保证。

    苏宛如这才笑了起来,“办法也不是没有。”

    ****

    吃到了她送午餐的甜头,第二日的唐绵绵没能幸免。

    吃了早餐回去补眠了一会儿,才拿起书,大少爷的电话就打来了。

    唐绵绵眯着眼睛接起,声音十分慵懒,“大老板,你现在可是在上班,日理万机,一秒千金,给我打电话会不会太浪费时间了。”

    “给老婆打电话,永远都不会浪费时间。”他好听而低沉的嗓音传来,这让唐绵绵心尖触动不已。

    不由自主的想到一些有的没的……

    早上这家伙起床的时候,还不忘要所谓的晨间福利。

    总是将她吻得气喘吁吁,才意犹未尽的去冲冷水澡……

    这可让她心疼了。

    就算是身体好,长时间这么冲下去,万一弄出个什么病来,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可如果不让他这样……那就意味着……

    啊,想到这些,她的脸就滚烫起来。

    “我饿了。”男人没等到她的回答,自发的说了一句。

    唐绵绵下意识的回应,“你饿了去吃饭啊,找我做什么?我又不是你的食物!”

    “怎么?你以为我想吃你?”他勾着薄唇问道,声音里有着浓浓的戏谑。

    唐绵绵这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一下子慌神起来,“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说什么都解释不了了。

    “虽然我也很想吃你,但是你现在不合适啊。”

    “……”

    让她撞墙吧!别拦着!

    “好了,不逗你了,我说真的饿了,给我送吃的来吧,老婆。”

    最后这个称呼,可是放低了嗓音,分外诱惑。

    哪怕是隔着电话,都能撩拨得她一颤一颤的,恨不得将手机丢掉,可又明白丢掉之后会舍不得。

    “你是公司的大老板,一声令下,多的是美女给你送吃的来,昨天那个什么沈小爱的,她肯定很乐意。”她故意傲娇起来。

    那方握着电话的龙夜爵微微眯起烟眸,“老婆,醋可以吃,但是吃太多,牙齿会受不住的。”

    “……”

    丫的,总是能让他占上风!

    “我才没有吃醋!”她很强调这一点,免得这家伙总是这样调侃她。

    以前的自己虽然不太善于说话,但也没到这样窘迫的地步啊。

    龙夜爵这个坏男人!

    “快点送吃的来吧,你不送来,我就不吃午餐了,你忍心让你的老公饿肚子挣钱来养你吗、”龙夜爵继续淳淳善诱。

    总裁办的门被敲响,他说了一声请进,继续他的电话粥。

    “我没说不送啊,你说那么严重做什么?”唐绵绵娇嗔了一句。

    龙夜爵扬起了剑眉,俊脸上满是愉悦,“那我就等你,早点过来,让司机送你过来吧。”

    “……”

    还这么兴师动众。

    “好吧,要吃什么?”

    “你……”

    (琉璃的妈妈生病了,白天在医院输液,下午才回来,所以更新晚了,还有一更可能会在八点多,熊猫看书同步比较晚,可能在九点钟,大家稍等一下。—)